烟花王爷

作者:thaty 阅读记录

《烟花王爷》作者:thaty

楔子

大兴天宏十三年

蝗灾、洪灾、旱灾一连五年,天灾是轮流的上演,老百姓都说因为君王无道所以若来了天谴。但是皇帝无道,这天谴下来倒霉的却是百姓,皇帝老爷照旧还是作在高高的龙庭上受万人朝拜,享他的福。怎么样的天灾也灾不到皇帝的头上。因而,百姓们除了受这天灾之苦还要遭这人祸。为了活下去,卖儿卖女能找到买主还能若人眼红呢!

“贞儿!娘舍不得你啊!”妇人拉着一个五岁上下的孩子哭得好不伤心,大滴的泪珠象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往下落。

“别哭了,别哭了……”一旁的男子一边拉住妇人,一边向带孩子的老妇示意。

“夫人,您放心小公子是去作少爷的,不会受委屈的。”老妇拉开了少妇抓住孩子衣角的手,带着孩子急急离开了。

这之后又有谁知道,那人贩子根本就不是如她刚说的将孩子卖给城中的老爷作养子而是卖入了扬州最大的男娼馆——弄伶院。改名彩君的五岁孩子尝尽了人情冷暖,七岁时便开苞接了客……

第01章

匆匆十载转瞬即逝,宏德三年

“放开我!”

晚上的烟花地,到了白日也与平常人家无异,只是偶尔多了那么点“吵闹”而已……

“这新来的还真是能吵,从辰时就开始闹,闹到都要开门接客了还闹。我说琳哥呀!惹了客人你克别又骂我们。”

“碧君就是你事多,反正你的客人本来也不多,真都走了啊,说不定你还乐得清闲呢。”

“你们两个全都给我缩回房里!再废话我连你们和小鬼一块打!”弄伶院的老鸨琳哥发了话,听他话里的意思显然是怒得厉害。碧君和素君互瞪一眼全都回了房里。

“你这不男不女的妖jīng!快放了我!”童声的穿透力极qiáng,后院传来的声音竟然连临近的院子都能听见。早来的客人们搂着相中的小官吵嚷了起来。

“吱……”柴房的门让人退开,一道淡紫的身影立在门口。

“那个不长眼的……”琳哥的叫骂只出来了一半,后半截又被咽了回去,“彩君,来这里gān什么?这又脏又臭的的地方小心污了你的眼。”

唤作彩君的少年身上淡紫衣衫半露半遮,雪白的颈,优美的锁骨,还有大半的胸膛都露在了外边,一头黑发留到腰间不扎不束完全的披散开。腰上一条翠绿的锦带用银线刺上了几只翩翩飞舞的蝴蝶,脚上套着一双浅蓝的薄底短靴紧扎着白色长裤的口。这一身的打扮明显是风月场上的作风,可是看了这少年的长相却丝毫与风月沾不上边。

谪仙一般的人儿如果找上俗人的辞藻来修饰真真的是折rǔ了人家,那如电似星的眸子尤其的让人又爱又惊。

牢牢捆绑着的九岁男孩缩在牢房的一角,一对本就剔透的眼睛大大的睁着,但眼睛里有的却只有愤怒而没有恐慌。

“琳哥,樱儿前些日子接客了。我身边正好却个小厮,让他来伺候我吧。”

“这……”琳哥看了看彩君又看了看男孩,显然是在犹豫。

“我回房了。”彩君却看都没看他,径自转身回了房。

“哼!算你小鬼好运气!”琳哥叫一边的guī奴给男孩松了绑,离开了柴房。

好运气?我要是好运气还会呆在这里?

男孩的双拳紧握,明明是身上受了伤却好似全然无谓。

推推搡搡的,男孩被压进了弄伶院,时近落日,院子里的客人多了起来。而男孩被带进了正中的栖凰楼直上三楼,这里到是安静得多。正中的一间房,明显的比起其它的房间多了几分豪华。被推进房中,男孩首先看到的是一幅占了整面墙的芙蓉图,再仔细一看就发现那芙蓉图竟然是真的画在墙上的,笔法流畅自带神韵一看便知出自名家之手。

“彩君公子,人带来了。”guī奴只说了这么一句,就点头哈腰的离开了,举动之恭敬竟然比起面对琳哥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进来。”阁着纱帐传来了彩君的声音。

男孩想了想走了进去。

彩君背对着他,在柜子中翻找着什么,“坐在chuáng上。”

房间里有两张chuáng,一张罗帐高悬凤枕锦被,一张则寒寒怆怆横在一边。男孩稍加思索坐在了大chuáng上,大大的眼睛里带着几丝桀骜与不逊,还有几丝孩童的恶作剧。

彩君转过身,看都没看男孩只是朝chuáng上扔了一个小盒,“伤药,自己上上。”然后走到了小chuáng边,竟然躺在小chuáng上梦起了周公。

男孩拿着伤药,疑惑了起来。但也只是短短的一瞬,他象是想到了什么无声的笑了起来。夜幕低垂,相对于热闹的前庭,后院可是冷清的紧,一道黑影在弄伶院的后门闪过。殊不知,弄伶院最高处的房间里这一切都清清楚楚的看进了另一个人的眼中。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