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

作者:thaty 阅读记录

《冷清》作者:thaty

父子文

楔子

如果要问近些年武林上有什么轶事,那就要说扬州的子瑜山庄了。主要是因为这山庄有三大怪!

第一怪,山庄的名字用的并非是庄主的名而是庄主父亲的字。用自己父亲的字明明自己的家业这可谓是前无古人了!

第二怪,这山庄当初可说是突然之间从地下冒出来的一般,当在武林大会上人们第一次认识知道什么是子瑜山庄时,也是子瑜山庄的少年庄主名震宇内之际!

第三怪,也应该是最怪的一条。但这就要从子瑜山庄的上一代——赵斐卿说起。

这个赵斐卿原先也是扬州一户大家的公子,十五岁就中了举人,还是省试的第四名解元,可谓是前途无量。可就是这位少年举子,三年之后竟然被赵家老太爷,老太太赶出家门断绝了关系,而且将家业给了赵斐卿的表哥继承。人们惊讶之后发现原来他竟与扬州郊外的一名寡妇相恋,还闹着要将那个寡妇明媒正娶,让她作赵家正房。

“孽障啊!孽障!”茶余饭后扬州的老百姓们都这样叫骂着。人们都在等着,看什么时候这位文生公子受不了穷日子大概也就抛了那寡妇回家谢罪了吧?

可没想到,这位公子不但和寡妇拜了堂,还真的脱了长衫,换上短衣,日日劳作养活生活本就不宽裕的寡妇母子俩,这一养可就过了九年。

而这子瑜山庄的庄主就是寡妇的,同时也是赵斐卿名义上的儿子。诺大的一个山庄,别说家奴仆役,光是买房置地就不单是万八千两的问题。而这父子俩拿来的银子呢?

赵斐卿是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多银子的,不然他也不会为了养活儿子弄的一身的病,寡妇也不会早死了!

怪哉!怪哉!

第01章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楼头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清风飘雪之中,白衣男子凝神独立,随是一身的灵秀却也另有着一股的轻愁。

“爹爹……”原怕他忘了吃药所以来看看,没想到竟见着他一个人呆站在雪地里,还满口的愁苦!

“清儿?”男子回了头,看到的就是早高过自己的儿子。他和他娘越长越象了……

“快回房里,一会又受寒了!”走到赵斐卿的身前,冷清抓起他的手就往屋里走。看这两人到象是兄弟两个,不想是父子一对!

被冷清拖着走,赵斐卿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有些个不悦,冷清停住了脚步,转头蹙眉望着他。

“你只有样貌像秀秀,其他的没有一样像。”赵斐卿依旧是笑呵呵的,而且想到了已逝的妻子,笑容中的柔情更深。

“清儿!”猛然间悬空,赵斐卿惊的大叫了起来。

冷清走的快极,被他抱在怀里反抗不得的赵斐卿只感觉自己腾云驾雾一般,晕乎乎的就被放到了chuáng上。清醒过来看着冷清又走出门的背影,赵斐卿苦涩的笑了笑,眼中多了几分与刚刚不同的凄然。

俗话说良药苦口,确实不假。虽是每天都服用这一般的汤药,但这苦不堪言的味道却有增无减,只有……

“喝水,漱口。”递过了清水,冷清的嘴里虽是qiáng硬,但那捧上前的茶杯却温柔的可以。

只有,漱过口才能略感轻松。

坐在chuáng边的凳子上,冷清刚好能看到他披散的发。而立之年未到,他却已经灰白了头发。

“怎么?”感到肩上的重量,赵斐卿回了头,看到的就是冷清正摸自己头发的手。

“我想帮你梳发。”不原离开手上丝绸般的触感,冷清淡淡道。

“这该是女儿对母亲说的话吧?”赵斐卿浅笑。

“少来!你到底愿意不愿意?”

“好好!大庄主说的话,我能不听么?只是,明天可以吗?我现在有些累。”

“想睡了?”帮赵斐卿除了外衣,冷清等他躺好又掖了掖被角。

“冷清……”抓住冷清仍旧放在被子上的手,赵斐卿语带倦意,谦声道,“你还不及弱冠就要照顾我这么个病怏怏的人,苦了你……”

父与子,一条纽带将两人连在了一起;同是父与子,一道鸿沟将两个人阁在了两边……

第2章

江南多少年没下雪了?出得门来,只依稀记得当年也是这般光景。

不知父亲的孩子就算有了母亲的疼爱依旧是受人欺凌。六岁的孩童却已经尝尽了人情冷暖。可突然之间,母子两人生活的小世界里又出现了第三个人。

上一篇:无角龙下一篇:欲买桂花同载酒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