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禁遗事

作者:碎鸦 阅读记录

书名:鹤禁遗事

作者:碎鸦

文案:

短篇

架空勿考据。

男主原型借鉴唐宣宗李忱。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nüè恋情深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延亭,陆音眉 ┃ 配角: ┃ 其它:

*序

*

崇化十七年,文朝风雨垂危。

煦帝亡,七岁中子继位,元太后临朝。

宦官房明松与谋诛元戚挟功自用,封侯兼任朝官,借典禁兵拢握朝政,娶姬蓄子,跋扈弄权、贻害四方。边境西北外藩兵戈扰攘,虎láng据势,朝廷镇抚不利,屡屡jiāo战皆元气大伤。

是以朝廷日乱,民不堪命。

崇化十八年,帝罹患尸注,即崩于长清宫内,体恭质仁,功未施,遂谥曰“哀”。

余一句“房常侍我父也”,留与坊隅巷陌作笑谈。

*

五月,晦日,烟雨溟溟。

思齐殿顶浓云匍匐,汩汩向下漱水,由镇瓦shòu仰口承接。

殿内,悄寂无声。

一条浮雕云龙砖道直通金漆殿椅阼下,椅上坐着房明松,后有帘子遮隔,帘后影影绰绰云鬓摇颤。

砖道两边,八位皇子噤若寒蝉,各有心窍。

殿风轩昂壮丽,众人衣饰黼黻焕烟霞。

为末的煦帝庶长子陆延亭一声呵欠打破宁静,其余皇子们提袖掩嘴匿笑,左右转盼间皆是嘲讽之意。

房明松道:“哀帝已逝,咱家深表悼痛。只这朝中无帝无储,也不成个体统。咱家与太后悉心商议过,要从你们中选出一人立作储君。”

应言,皇子们神色不一,互相眸光jiāo流。

唯陆延亭憨顽一笑,然而点漆双目倦倦耷下,内里漠然寡冷得毫无笑意。

房明松望他一眼,歪着身子向后道:“太后可有想法?”

等了片刻,元太后瓮声道:“不如就二皇子罢。延炜秉性玲珑、心地纯良、饱腹诗书,是个人才。”

房明松闷吟一声,道:“只是性子过柔了些。”他望向殿下,又说:“怏怏的,怕也是个多病身。”

陆延炜敛声听着,不敢有异。

元太后默了霎,道:“三皇子经文纬武,可以考虑。”

房明松笑笑,摆首道:“延川行事过勇,难胜治世大任。”

语罢帘内一声叹息,元太后道:“你只管自己决议罢。”

一时又是鸦雀无声。

房明松忽道:“咱家看就延亭罢。”他抻臂指向列位最次,道:“你来当太子。”

当下无人不晓他这番定夺意味深长。

这陆延亭为煦帝妾妃之子,生母出身寒微,生他时难产而亡,陆延亭在内外戚眷上无所依靠。此外陆延亭自幼乖张潦倒,偏僻性子疯疯傻傻,不学无术、胸无点墨,古今不肖无双。

以他作傀儡,房明松必是高枕无忧,梦中也能笑醒。

元太后无话可答,只是身量在椅上打了个战。

房明松道:“那便就这么定了,啊?太后可有异?”

“无异。”

“延亭可有异?”

陆延亭站得歪斜,抖一抖肩嗤然道:“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无异,只要不碍着我斗蛐蛐儿便行。”

房明松訇然大笑,又坐正将他端详,不由心道:这孩子长副好皮囊,可惜是个痴子。

如此就这么囫囵定下了,文朝史上再添一墨:

崇化十八年五月甲戌,立延亭为太子。立皇子延炜为胶东王。

1

岁馀一盘白日,在宫墙上翳出冻疮似的酣红。

宫后苑积雪渐次消融,一声鞭响啸破长空。

陆延亭双膝跪地,双掌捺进雪中,旋即腰背一塌,房明松手握鞭子骑在了上头。

“阿父坐稳了?”他憨痴一笑。

“坐稳了,我儿乖。”房明松双腿一紧一弛,摔鞭喝了声“驾”。

隅中时分,雪中掺水,凉意隔着衣布辛辣地淬进髓骨,陆延亭跽走几圈,四体被冻至消弭了知觉。仆宦站开成四壁,或面无神色,或把拂尘一掸,扫去墙柳落在房明松蟒袍上的化水。

有人疾趋传来剳卷,越过陆延亭,径直呈给了房明松。

房明松施施一笑,整个身子下趴,将剳卷在陆延亭眼前铺开。

“儿可认识?给阿父念念。”

陆延亭背着他漠然扫一眼,道:“匈奴攻塞,背约入盗无道,赵将军军北地,骑卒十万,若非发兵深入,边民之苦弗绝矣。”

房明松欣然起身,向旁人道:“瞧瞧,一匹良驹不过如此,会说话,还会给你念文章。”

几张口齐声应和后,房明松再度趴回陆延亭颈后,好似薅鬃毛般捋捋他髻尾,“那照这事态,儿可有决策?”

“没有。”

“草莽东西!”房明松叱完,又瞬时涎皮笑脸,“阿父言重了,阿父就稀罕你这样,心思单纯乖顺。平日陪阿父逗逗鸟,给阿父骑上一骑,我上哪还能得到你这么矜贵的宝贝?”

上一篇:沉醉不知归路下一篇:女尊:夙念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