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两命

作者:尾束 阅读记录

《一人两命》作者:尾束

文案:

“玩弄感情的人迟早会加入一场诛心游戏,不管他愿不愿意。”

“靳聿祯,你是个聪明人,不用我跟你讲大道理。你就好好问问自己,到底是气他从你身边抢走了你哥,还是气你哥选择他放弃了你。”

※第二人称为主,请注意※

1v1,HE,狗血,偏大纲式,可能有点nüè

“看过《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吗?”

“……没,想想就悲催……”

“那设想一下,如果只剩三天可活,你怎么办?”

“……我太惨了……有其他人知情吗?”

“没有。”

“就三天?”

“对……这是值得纠结的点吗?”

“如果任何时候连请三天假对你来说都是小菜一碟,那就不值得。”

“……要命了,你是想让我亲眼看着你一点点死掉啊?”

“能跟着一起来最好了。”

“那可不行,我要是死了,那可就‘一尸两命’了。”

“……你弟的兄控这么没治啊?”

“愁死我了,他啥时候能嫁出去啊?”

“你可以找个和你性格差不多的人,如果正好也喜欢你弟,那就皆大欢喜了。”

“……好主意啊!怪了,我居然一直没想到……谢谢你啊,雷铭!”

“……?…哦、不客气,等你找到再说吧。”

第一章

你从小就很自立。

喜欢、但不习惯也不会应付别人的热情。

因此并不粘人。

有关父亲的记忆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的。

在那之前你和姥姥、姥爷住在一起,他们对你很好,比对他们的孙子还好。

你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回来一次是常事,在你眼中,他很好。

他很温和,从来都不与你发脾气,和经常打骂你的母亲相比,他很讲道理。你真的觉得他很好,你想他的时候会趁着家里没人,偷偷把脸埋进他那洗gān净后也充满汽油味道的工作服里——他的衣服上总会沾上油漆,需要用汽油来洗。

你从小就知道他一人在外打拼很不容易,你很尊敬他。

但他若回来,你连一声“爸”也叫不出口。

每一次,你和父亲都需要好几天的时间重新适应父子关系,当然问题主要出在你身上。

他jiāo代你跑腿,你会满心欢喜地在乡村的土路上飞奔几个来回,就为了买回来之后得到一句赞叹:“这么快啊!”

他把找零的钱给你,你会拘谨,像收了什么不该接受的东西一样。

那个时候的你,还会比较理直气壮地管你妈要钱,买纸笔和其他文具,也会在馋嘴时稍微撒娇说想吃好吃的,却没有一次主动与父亲说起这些话题。

你不知多少次听过他对你妈感叹你和他生分,你那时尽管还小,心里的难过却只多不少,可惜没人教你这些时候该怎么与他亲近。

或许有这些缘故在里面,你非常擅长把某些感情放在心里,也极其擅长保守秘密。

以致于后来,人生中第一次的恋情也是在心里默默而终。

小学五年级时,你英明有远见的母亲让你转学到城里。

与村里不同的学制使你不得不留级,于是本来上学就很晚的你成为一群城里小孩当中真正的 “老大哥”,土里土气、不善言辞的老大哥因为已经学完了上学期的知识,一跃成为了班上的第一名,整个上半学期,唯一一个与你还算亲近的,是在班上备受排挤的傻大个。

这就很悲剧了。

你不拒绝傻大个的热情,与他一起学习一起玩耍甚至到他家里做客,但也不会很主动地维系与他的友情,更别提让它升温。

你不知人情世故,但从小就知道要保护自己。你清楚与他太过要好,肯定会在某一天被其他可恶的坏小子无差别攻击。

你受不了别人那样对你,于是这一年无师自通地扮演起伪君子。

做伪君子会有报应。

城里的小学很不一样,体育课会正经学些篮球排球,音乐课老师弹琴学生学歌、课余还有合唱队,自然课自己动手做实验,还有小礼堂看jiāo通安全教育片。

你长到二十五岁过马路还规规矩矩地等绿灯、绿灯来了还左右看有没有违章闯红灯的车辆,一定都是在那部血肉横飞的教育片里看到了太多惨案的原因。

某个下半身变成篮球的小女孩是你梦中的第一位女性,她毫无自觉地成为了你半年内噩梦的主因。

不听劝告不遵守jiāo通规则的后果很恐怖,但太过听话有礼貌,有时候也可能导致坏结果。

父亲在外打工,母亲也有自己的工作。

你从学前班第二天开始,就是一个人上放学,转学后母亲带你“认过门”,第二天开始你也是独自徒步往返。

上一篇:洪流【CP完结】下一篇:心罪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