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两命(23)

你竟在这称得上温馨的时刻生出疑惑。

虽然想起这对戒指的意义,也承认这对戒指代表着一对“我们”,可现在你不能确定那个“我们”中所代表的另外一位,究竟是不是眼前这个、近在咫尺的这个人。

自己居然怀疑他。

你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齿和难过,往后仰了仰头想避开他灼热的目光和呼吸,……你觉得自己不配。

却很快被他察觉并追bī上来。

他从你的额头一路吻下来,最后覆上你的唇。

你僵住,因为他的嘴唇竟然在抖。

“我比你更害怕。”他贴着你的唇瓣说着不知所谓的话。

而你像被设定了延迟反应的的机器人,到此时才“腾”地一声,从身体中心爆开无法承受的羞涩与窘迫。他仍在诉说,可能是不安,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但你已经无法顾及。你全部的感官都在喧闹着,叫嚷着把各部分的得出的结论汇总。最后你的大脑,这个最高司令收到一张皱皱巴巴的小纸条,小纸条上只有歪歪扭扭的几个烂字。

却比最优秀书法家的如椽大笔挥就出的重彩浓墨更让你心生悸动。

“就是这个人。我喜欢的就是这个人。”你全身上下的细胞都接收到最高司令重新发出的信号。

就是他,就是现在正以最笨拙的方式亲吻着你的这个人。

是的,你喜欢的人,叫靳聿祯。

从来都是靳聿祯。

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八分敏感、两分迟钝,似乎永远自我意识过剩。

你又是个很深情的人,总把真正喜欢的人摆在第一位,而这个真正喜欢的人,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爱人。

可你又是最残酷的那个人,一旦认定,就再也不给人解释和弥补的机会。

你脆弱不堪,不愿受委屈被误解,更承受不了悲剧。

你总想抹灭一切黑暗与悲情,并发自内心地祈愿它们从未发生。

你近乎偏执地渴望并独自贯彻着坦诚,所以你无法理解任何苦衷,你乐意沟通、相信言语的力量,只要那些话是由你想要亲近的人说出口。

我看过很多小说,后来尤其对某一类别情有独钟。

我和你讨论剧情,你每次都仔细地听,然后认真思考,与我辩论。

天知道我只不过是图一时慡快吐个槽而已,根本不会把小说里写的当真。

可你每次都能发挥你那超qiáng的想象力同理心、像是亲眼看到那些角色在人世中挣扎浮沉,严重时书中人物还没如何,你就先一步抓狂bào怒崩溃大哭了。

对此我足有一万次想要疯狂取笑你,最终只是从第一万零一次开始,与你讲述“我一个朋友”的故事。

我那个朋友啊……

他从小就很自立……

……

作者有话说:

之后的就算番外篇啦,会把不明朗的地方都jiāo代清楚,包括“何渭”“刘毓”这两个显而易见的假名字是怎么来的。

第二人称章节中的“我”究竟是谁,可以猜猜看哦,开放想象也挺有趣的。

写的话大概在圣诞节之后,如果有姑娘感兴趣,到时候再过来看吧。

不感兴趣或已经猜到剧情的就可以无视啦~谢谢看到这里、和在旧地址收藏评论的姑娘 ^ ^

上一篇:洪流【CP完结】下一篇:心罪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