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同人)【敬必/敬泌】敬长安

作者:方长命 阅读记录

#敬必/敬泌#敬长安

作者:方长命

♧剧版延伸,原著无关

第一章 01还情

张小敬是被放花的声音吓醒的。他刚在梦里梦见龙波在人群中点燃了伏火雷,刹那间火星、碎木、血肉尽数向他涌来。

张小敬大吼一声“伏火雷”从chuáng上翻起,双眼狂乱,指节捏得发白,站在窗边的人被他吓了一跳,不动声色地按按胸口转过来看他。

“醒了?”李泌道,又转过去看夜空中残留的一点火星,“正好放完了。”

张小敬左右张望,梦里被伏火雷轰成焦炭的坊市已经不见了,他被细心安置在chuáng榻上,烤着一盆碳火,伤口擦了不知什么贵重的药粉全然不疼了。

“这是哪儿?”

“靖安司司丞房中,”李泌拢着手,拂尘垂在臂弯,头顶的莲花冠在烛火下滑出温润的绿光,“这里很安全,也很安静,足够张都尉酣眠。”

“长安怎么样了?伏火雷如何?可有伤亡?龙波在何处?!”张小敬扯起外衣欲翻身下chuáng,李泌几个跨步追上来把人按回榻上。

“张都尉受惊了,长安无虞,炸了几个坊,折了不少旅贲军,龙波已押解入牢,láng卫尽除,虽不是尽善尽美,但已是极好,如今圣人正与太子在花萼相辉楼上赏灯,林九郎之流妄图执掌大权的美梦也做不成了,”李泌按着张小敬的肩头,一字一句地说,眼底若有若无地浮出一点笑,“我为张都尉拿来了吃食好酒,张都尉可好好休息了。”

张小敬逐渐回魂,终于想起自己这一天如何奔波如何生死一线,胸中郁结的火气终于散开,脊背都颓了三分。

“小李泌,原本我在死牢中一日三餐混吃等死也算舒服,非得你把我拉出来满长安乱窜,我看你不是修道仙子,你是阎罗的座下小鬼。”

“张都尉受累了,”李泌展袖,指着一桌备好的饭菜道,“用膳否?”

“吃!再给我拿两坛酒,丁点大玩意儿怎么够喝!”张小敬也不客气,此时李泌能如此温文尔雅与他共处一室,那长安伏火雷一劫算是渡过了。

李泌跟着张小敬施然落座,隔着一张矮几陪张都尉吃饭。张小敬往他面前摆上两只碗,满酒满肉,无不大气地说:“吃!”

“修道之人习辟谷术,不吃。”

“你就是麻烦。”张小敬哼哼,没勉qiáng,一只jī腿囫囵入口,再出来时只剩骨头了。

“今日张都尉着实辛苦,”李泌忽然抬起眼,脸上又是那股少年老成的气度,“李泌定竭尽全力为张都尉筹谋…”

“行了行了,多看顾狱卒待我好点就成,一日三餐全是水一般的稀粥,受不了。”

李泌咬咬唇,拂尘倒了个方向,双袖拢在一起像道青色的城墙:“今日张都尉出靖安司时曾说过,等抓住láng卫之首曹破延就和李某算账,如今长安危难已解,该李某还情了。”

张小敬斜着眼睛道:“张小敬惶恐!”

“只要是李某能办到的,一定办,”李泌从袖间抬起脸,眼睛里点映着烛火,他看了看张小敬残缺的手指,“就算要李某一指也可。”

“我要你的指头gān嘛?”张小敬好笑,“瘆人,”他又吞下一口酒,“李司丞,你是聪明人,可天下事零零总总,总有你办不到的,话别说太满,担心闪了舌头。”

“但说无妨!”

张小敬邪邪一笑,一对虎目仿佛要划破李泌的衣袖:“若要李司丞与我欢爱一场?”

玉塑成的仙子一时怔忡,张小敬看在眼里,毫不掩饰地笑出声,手指捻了几粒花生丢进嘴里,嚼得放肆。

如此羞rǔ,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童怎么能忍?

但李泌忍了。

李泌把拂尘摆上矮几,默不作声地解了青色长衫去了鞋袜,整齐叠好,只余中衣,缓缓走到张小敬身边蹲下,眼底神思清明,恍若面对的是长安坊市沙盘,而不是张小敬这个五殿阎罗。

“张都尉要,李某就给。”

张小敬半抬下巴,他忘了眼前这个纤瘦的青年有多犟,毕竟才认识一天。

他呼啦一声扯过叠好的青衫把李泌裹起来,眉头抖动:“开不起玩笑是不是?你一个gāngān净净的世家公子要不要脸皮!”

李泌不答,拨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解下头顶的莲花冠,青丝如瀑,扯落肩头长衫。李泌一件件地叠好放到一旁,指着衣服头冠对张小敬说道:“这才是gān净的李司丞,我不是。”

第二章 02 入牢

张小敬愕然,半张着嘴一时吐不出什么狂言làng语。李泌这个小狐狸睁眼说瞎话情真意切还不用打草稿。张小敬怀疑门外正藏着百八守卫,就等他意行不轨之时冲进来就地拿下,顺理成章地扭送牢房,没准还能和龙波遥遥相望。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