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同人)【源藏】朝花集(2)

作者:血肉教條/肃肃候凛霜/GrimRime 阅读记录 256文学无广告App下载

源氏看着自己兄长qiáng装镇定的模样开始回味半藏腰肢的jīng瘦手感。

“哥哥的生日怎么会是小事?”

半藏脱下木屐,走进茶室内厅。

“今晚父亲要带你去朝仓组,你好好准备。”

兴致勃勃的源氏被他漠然的一句话当头泼了冷水,口气也生硬了几分:“我不去。”

“你想gān什么从来都没人gān涉过,但有些事由不得你胡闹。”

半藏头也不回,声音却有几分怒气。

“我虽然没有哥这么优秀,也继承不了岛田家,但也用不着把我丢给别组的大小姐吧?”

源氏脾气一向直来直去,从来不懂委婉是何物。半藏觉得他将本家的意图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不免听起来有些刺耳,但这的确是事实。

“你还要怎么胡闹,你要怎么玩从来都没人管你,但是有些事是不能随你性子的。”

半藏已经二十岁了,度过了变声期的嗓音低沉而醇厚,有种不容置喙的魄力和权威。

他不敢回头看,因为他怕他看到源氏眼里巨大的失落,像是能淹没他的海。

他害怕源氏继续接话,但他阻止不了他弟弟发声:“哥,你真的不明白吗。”

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不过半藏永远都是比较决然的那一个,他总能先头也不回地离开。

***

源氏终究还是和组里一同去参加了朝仓组的会面。

本家的事务理所应当由留下的半藏处理,但他却极为罕见地无心工作。

他是见过朝仓组的大小姐的,温柔娴静,有含苞待放的貌美,是所有男人都会为之倾心的美人,当然也拥有让毛头小子情窦初开的魅力。

他的弟弟,终归会娶她,或者和她差不多的人。

半藏手指没把握好力度,将笔折断,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溅出的浓墨将他苍劲的字晕花。他把手里的东西一掷,将脸深深地埋进手掌中深吸了一口气。

他又想起了中午源氏问他的话。

他真的不明白吗?

他们那点禁忌而隐于晦暗的情愫,在铁一样沉重的荣耀与职责面前,渺茫而轻微,像一个再也落不下的吻。

他的道,他的义,他的隐忍,他的克制都是从他骨血中抽出的千千万万的韧丝,一层又一层任他作茧自缚。

将他的口舌封闭在教条的桎梏下,将他的低语掷入深不见底的泥潭。

他又怎么敢明白?

只有半藏一人独处的房间寂静又空dàng,父亲与源氏彻夜未归,最后剩他在无声的烛火相伴下沉沉睡去。

年轻的少主常年苦修,练就的qiáng健体魄,即便是在霜寒露重的午夜,也能仅靠一件单衣入眠。

梦总是不可控的,让人恐惧它的真实,又贪恋他的虚幻。

就像梦中他褪去衣衫,全身赤luǒ而坦诚,和另外一具青年的躯体纠缠厮磨,肉体的触感都无比模糊,连对方的五官也不可细看。

对方的手掌指腹炽热又粗糙,将生机与爱欲涂抹在半藏的肌肤上,却渗入他骨髓中。

只有jīng神上无可比拟的高cháo与快感,让半藏的每一根神经都为之颤动,在梦中几近死去的狂喜。

他看不清怀里人的面孔。

可他知道那是谁。

02

今夜我不会遇见你

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

但不会遇见你

***

不知从何时起,或许是半藏一次又一次地回绝他弟弟的亲近,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摆正在一个兄长应有的位置上之后。

一切仿佛都开始潜移默化。

大概是源氏在市井上认识的狐朋狗友终归还是在他几近成年的时候将他带入了歧途。

意气风发的岛田家二少主,最不缺的就是好奇与热血,他开始出入风花雪月的声色场所,他纵情酒乐,醉生梦死,成功地为岛田家二少主斑斑劣迹再添一笔。

岛田半藏却对此依旧不闻不问,像是在赌气一般放任自流。

明日便是他的诞辰,他已经一周没见过源氏了,只听闻过他出入一番街的赌场和酒吧、风俗店。从前树林中的雀鸟都会为他和鸣,如今歌舞町的伎女都为他起舞。

他的弟弟终究从当空的烈日成了掉进胭脂粉堆的蛋huáng,听上去荒诞而讽刺。

半藏一时无心睡眠,打开门扉,坐着观月。

月色如水,照着他形单影只的孤独,像是一座萤石铸成的雕塑,刚硬却耀眼。

他手里捻着一片棕色的雀翎,羽毛柔顺光滑,他的目光注视着那根鸿毛,却又像在看更远更深的地方。

有人拉过门扉,连气息和脚步声都不加收敛,大摇大摆地进了半藏的卧房。半藏听得出他脚步的时轻时重,也闻到了空气中扑面而来的酒气。

“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