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木簪【CP完结】

作者:江海轻舟 阅读记录

《桃木簪》作者:江海轻舟

一根桃木簪,两世未了缘。

一个小傻子遇到了很宠他的桃花妖。

很短的古代小短篇。

第一章

王氏有一痴儿。

这是京城百姓众所周知的事。茶前饭后,闲人们在心照不宣的暧昧笑容中,围住说书人,听他把那些jī毛蒜皮的小事讲了又讲。

左不过这痴儿十五岁了,尚且不通言辞。生母偏又早逝,主母容不下他,得空便chuī王老爷的枕旁风。时日一长,王老爷瞧这长子,越瞧越不顺眼,大手一挥,将他赶去偏院。王家仆婢极为机灵,最会看人脸色,竟也对大公子冷眼看待。

可怜这王氏痴儿,破塌陋席,无处可息,残羹冷炙,无从下口。可他浑然不觉。常卧于荒草,饿极以土为食,嬉笑如常。

渐而他“痴”名远扬,人们都忘了他原名王若,只“痴儿痴儿”地唤他。

说书人说得眉飞色舞,唾沫四溅。听客们瞪大双眼,时而低低叹息,时而啧啧称奇,末了道声“果真痴儿”,一哄而散。

却不想有一日,听的人照例听,散却没散成。

一青年素衣乌发,立于门口。见众人望来,他微微倾身,宽大袖袍随风轻拂:“烦请诸位,王宅何处?”

那日,着实是过于平常的一日。若真要说出个不同来,或许是那晚明月圆得出奇。木兆便是那样头顶清晖,脚踏碎影,翩翩然踏入了小院。

院中荒草丛生,虫鸣格外聒噪。一个漆黑身影半跪于地。他的脑袋没入草中,臀朝后高高撅起,身子一个劲儿向前拱,两手不停扒拉什么。

木兆上前拽住他衣领,用力一提。他猛然受惊,两眼圆睁,张皇又徒劳地挥舞双手,像极脱水挣扎的鱼。长久无人照料,他长发乱如枯草,在头上堆作一团。脸上几乎脏得看不出眉眼。

木兆无视指尖隐隐的粘腻感,伸手虚搭在阿若肩头,柔声安慰:“勿怕,我是你娘亲故人,可唤我木君。”

痴儿瑟缩抬头,目光凝在木君脸上,眼渐发直,嘻嘻拍手笑道:“美哉木君!美哉木君!”

木君一愣,心中且怜且忧且怒。怜他为恩人之子,却沦落至此,忧他痴痴傻傻,易被皮相所惑。换了旁人,必先惊诧他随意进出,再疑他皮相之年轻,这孩子却全然不顾。怒则怒王家欺人太甚,虎毒尚不食子,王父怎可这般对自己亲子?

阿若见他不语,口中直叫“痒”,伸手在破布似的衣间摸索,半晌两指捏一物什,直往嘴里送。

木兆皱眉,忙握住他手腕,引他往井边。“阿若,先擦拭一下可好?”他说得又慢又柔,唯恐阿若听不懂。阿若盯着他脸,嚷几声“好”,乖乖跟随。

木兆打了一桶水,沾湿帕子擦拭他黑乎乎的脸。他一连擦了三次,阿若脸才算gān净。阿若眨着眼,咧嘴一笑,露出唇边小小的梨窝。

木兆细细打量他,恍惚间从他清秀的眉眼中望见他娘――那个闻名花柳之地的舞伎的影子。昔日他未得自由时,便整日看她身影,以此打发漫漫时光。

日出时,舞伎迎风而舞,身影翩跹。她柳腰轻折,褰褰红袖回旋,粉脸微扬,铛铛佩环作响。五陵年少莫不爱其好颜色,千金一掷只为美人一顾,那是她最为风光之时。日中影子渐短,继而为一黑影所覆。那人是富家公子中的一个,万花丛中过,学得不少讨人欢喜的手段。舞伎起初心有疑虑,后在他花言巧语中沉沦,只当所遇为良人。日落,舞伎形单影只,影子在昏昏烛光中缩成一团。镜中芳容犹在,不见良人归来。

她原想儿子生后,自己能母凭子贵。却不想未有所出的王夫人命人抢了孩子去,她未见得一面。舞伎越发郁郁,终在一个深夜,举簪刺心而死。可笑的是,那还是昔日恩爱时,王公子亲手为她做的桃木簪。

十五年后,木兆随师弟重返京城,原以为王若能得照料,却不想王夫人又得一子,对这庶长子百般嫌恶。他正出神,袖子被人扯了扯。阿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嘟囔道:“困。”

“洗好便睡。”木兆回过神,略带歉意道。

夏夜风凉,阿若瘦削的身子在风中颤了颤。木兆加快动作,将帕子在桶中拧了又拧。也不知去了多少污垢,只是擦洗完,阿若肉眼可见地又瘦了点,肋骨突兀显在gān瘪肚皮下,腿仿佛一折便断。难以名状的酸楚涌上木兆心头,他别过眼去,捡起阿若脏兮兮的外袍抖了抖,重为他穿上。

说来也奇,这外袍上身后焕然若新,阿若却未曾注意。他乖乖站这许久,已实属难得,见此将外袍一裹,直把木兆往屋里拽。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