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买桂花同载酒

作者:醉斩明月 阅读记录

欲买桂花同载酒

作者:醉斩明月

文案

俞国丞相谢暄清冷端方,乃是举国闻名的君子。

俞国摄政王楚霁风流轻佻,乃是众人避之不及的流氓。

殊不知再君子的人也会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再流氓的人也会有天真纯情的时候。

所以六年前,天真纯情的楚霁把年少轻狂的谢暄给睡了。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于是两个悲伤的人在六年后走上了只要掐不死就往死里掐的道路。

清冷端方傲娇执着受×作天作地把自己作死了攻

食用指南

1.我觉得应该……不nüè?HE预定

2.有百合线,介意勿入

3.有大量回忆杀

4.破镜重圆藕断丝连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天之骄子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暄,楚霁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永安六年的京华,冬天来的要比往年早,也比往年冷。

风裹挟着大雪纷纷而下,地面上落了一层又一层的白,醉风楼前的一株gān枯的杨柳撑不住这么大的雪,“噼啪”一声落了枝子下来。

二楼靠窗的雅座上坐了一个年轻男子,身着素色衣衫,一张脸俊秀清雅。他面前的桌子上摆了几碟小菜和一壶温好的酒,jīng致的银筷还摆在原位上,显然是没有动过,反而是酒壶已经空了大半。

他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又倒了一杯酒,嫣红的唇沾上素白的瓷盏,像是雪地里的一点红梅,无端端显出了几分昳丽。

谢暄不喜欢雪天,湿冷的空气钻进骨头缝里,浑身都疼。

今年的雪天,好像格外多些。

他又饮了一杯酒。

身边一直跟着的老管家忍不住劝道:“家主,酒多伤身。”

谢暄轻轻“唔”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不多时,一个护卫模样的人“蹬蹬”跑上楼梯,附在谢暄耳边说了一句话:“家主,北境的粮草出现问题了。”

谢暄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随即站了起来:“即刻进宫。”

老管家忍不住心疼道:“家主,您的腿……”

谢暄摇摇头:“老毛病了,不妨事。”说完就当先走下了楼。

前头的人步伐一如既往地端方稳重,完全看不出疼痛难忍的样子。老管家叹息了一声:“都是冤孽。”随即拿起谢暄落在桌子旁边的伞追了上去。

大雪的天气,加上又不是饭点,酒楼里没有几个客人。几个伙计跟掌柜的围坐在火炉旁边嗑瓜子,眼看着一行人被风雪彻底淹没了,才敢悄悄地说两句话。

一个伙计道:“哎,你们说这谢丞相匆匆忙忙地是要往哪里去?”

另一个伙计吐了一口瓜子皮,挤眉弄眼道:“咳,这摄政王外出征战不在京城,谢丞相忙一点也无可厚非不是。”

哪怕是京城中如他们这般的平头老百姓都知道,丞相大人跟摄政王政见不合,明面上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暗地里指不定怎么你死我活呢。眼下摄政王亲自带兵北击匈奴,京城里可不就是谢丞相的天下了。

头一个伙计听到这句话倒是有些唏嘘:“说起来这两个人年少的时候也是形影不离的关系,怎么就成这样了?”

“嗨,傻了不是,年少时的情谊,当不得真的。”

正说到这里,一位客人进来喊了一句:“小二,来一壶酒!”

“哎——来了——”

雪下的越发大了。

前些年俞国内忧外患闹得厉害,朝廷里这帮子人没有胆子动手脚,现下稍稍太平了一些,就有人按捺不住了。

谢暄赶到皇宫的时候,小皇帝摔了一地的碎瓷片,怒气泄了个gān净,委屈就升了上来。看到谢暄进来,直接就近踢了一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太监一脚,把一gān唯唯诺诺的宫人喝退,冲上来抓住了谢暄的衣袖,眼眶当即就红了。

谢暄叹了一口气,抚了抚小皇帝的头发。

小皇帝的脑袋垂了下去,声音闷闷的:“丞相,朕是不是很没用?皇叔还在前线,朕却连军需粮草都没有办法安安全全地给他送过去。”

楚逸今年才十六岁,六年前俞国最混乱的时候被推上了皇位,那个时候他才是个十岁的小孩子,这么些年都是靠着谢暄和楚霁的操持才把皇位稳稳地坐了下来。对于楚逸来说,不同于一般的君臣关系,谢暄是他的师傅,他的兄长,是这个世间为数不多可以信赖的人。

楚逸虽说人小,却还是把楚家祖传的骄矜继承了个十成十,如果不是看见信赖的人来了,断然不会露出丁点软弱担忧的。

谢暄听到某个熟悉的名字,手指忍不住僵了僵,却还是温声劝哄道:“陛下已经做得很好了,这次是沙匪劫道,算不得陛下的错。“

上一篇:冷清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