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古代当捕快

作者:thaty 阅读记录

=================

书名:穿到古代当捕快

作者:thaty

文案

守法朝朝忧闷,qiáng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饥饿。

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

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相声过场诗,借此一用)

就有这么一个痞子,一觉醒来到了书本上没见过的昱朝上面,成了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酸……少年,且刚死了爹,有个不顶事的寡妇娘,还有个更不顶事的胆小姐姐。

痞子能如何?他就是个痞子。玻璃水泥不知道,四书五经睁眼瞎,本想继续做痞子,谁想遇到了贵人来帮忙——捕快可是铁饭碗。

夜深人静,贵人问:你想gān嘛?

痞子答:英雄所见略同!当然想啊!

=。=贵人其实不太贵,不过是个小捕头,所以,此书也可名为“神捕侠侣”(并不!!!)

痞子腹黑攻VS假正经闷骚受。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穿越时空 慡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卢斯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守法朝朝忧闷,qiáng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饥饿。

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

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gān你娘!哪个guī孙子大半夜看鬼片?!

耳边一阵阵呜呜咽咽的女人哭泣声,让卢斯没睁眼就已经起了一身的jī皮疙瘩。当即就要爬起来给对方一个五万,让他知道花儿跟鼻血一样红!

卢斯想得王霸,实际却如被掀了个肚皮朝天的王八似的,他躺在炕上抽抽了两下,根本就没爬起来。卢斯满肚皮的咆哮怒骂也都哽在嗓子眼里,连口唾沫都没能吐出去。

“我的儿啊~~”“弟弟~~弟弟~~”

哭哭啼啼的声音略清楚了点,冷冰冰的液体滴在脸上,恰好就落在了他的眼皮上,化开了卢斯黏糊糊的眼皮,让他稍微睁开了点眼,只见两个双眼血红、面皮青白、披头散发、一身白衣的女人坐在他的chuáng头,卢斯白眼一翻,又晕过去了……

=。=别误会,卢斯可不是被“鬼”吓晕了,而是在看到那两个女人的同时,被剧烈的头痛疼晕的,真的!

再回过神来,卢斯发出了他穿越过来之后的头一句哼哼:“穷……啊……”

穿越,魂穿,一过来就带复制了原主记忆的那种。这尼玛可真有趣了,好人不找、坏人不找、有执念的不找、有妄念的不找,偏找了他这么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了上顿从来不想着下顿,浑身酸懒肉一根混账筋的地痞混混。日你个老天爷不长眼!

先把老天爷和老天爷祖宗十八代骂一遍,脑袋也灵醒些了,他开始倒腾复制来的记忆了。

他现在这是史书上没听说过的大昱朝,劳兴州、食谷县、卢家村,家里穷得要死。让他穿过来的这倒霉蛋也叫卢斯,不用怕以后不小心穿帮了。

爹刚死,亲娘死更早,有个后娘,还有个亲姐姐。卢斯脑袋里头,后娘和姐姐都是老鼠胆子,可原主是个小书呆子,这性格跟卢斯哪有半点相同?他倒是也会演戏,但一时半会的可以,这要是长年累月的……

想得头疼,卢斯把爪子从被里伸出来挠头,这才发现已经是能动弹了。他活动了活动胳膊,又看自己露出腕子来的一双手,嫌弃的咧嘴:“艹,弱jī。”

卢斯十三,还是个病了一阵儿的读书郎,两只手又细又嫩,一双腕子更细更嫩。卢斯现代那会儿也不是壮男,但也是一朵三十的大混混,男人该有的他都不缺,还在平均线以上。

外间传来说话的声音,就是模模糊糊的:“¥@#¥!!!”

不过听声音该是后妈,卢斯歪着脑袋,伸长了耳朵听动静……

“不是我说!红丫头这都十六了,守孝一守就是三年,到头来十九岁的老姑娘,谁家还敢要!”

“!!!”后娘的音儿没听见,听见个尖嗓子的刻薄音,刺得卢斯咧了嘴。

“嫂子,可是那赵三……”这个细细弱弱的,就是后娘柳氏了。

柳氏其实是买过来的商家婢女,跟潘金莲一个出身的,按着原主的记忆,性子却跟秦香莲差不多。虽是叫柳氏,其实她连自己的姓氏也是不知道的,只原来的主家给了她一个柳儿的名,被卢安猛买来后,入籍的时候便成了柳氏了。

“柳氏,不是我说你,你就算是做后娘的也别做得这么黑心,为了让红丫头给你再gān几年活,就这么误了她的终身!”

“嫂子,我不是……”

“呸!要说我兄弟也是个有大能耐的,怎么就折在外边了?怕不是你这女昌妇在家里见天的吸人jīng气!将我那兄弟吸得骨苏筋软,失了阳气!”

“啪!”门开了,堂屋里一婆子一少妇一少女。当中站着的婆子穿着粗土布蓝褙子,扎着简单的圆髻,头上除了别一根银簪,还能瞧见红头绳绕在发髻上,这妇人大脸盘大眼大鼻子大嘴,看面相很是热情敞阔。却是卢斯的二大妈,孙氏,也是卢家村有名的泼妇。卢斯出来时,她正叉着腰,指着对面身着重孝的少妇与少女。

脸白如纸,眼角含泪的少妇,便是卢斯后娘柳氏了。少女因背转着头,整个人被柳氏搂在怀里,卢斯只见了个后脑勺,却也知道那是原身嫡亲的姐姐红线。

见是卢斯走出来,柳氏喜色上脸:“栓柱!你醒了!”听到柳氏的声音,红线这才转过身来,顿时也是一喜,唤了一声:“弟弟!”

孙氏看见卢斯小小惊讶了一下,一双眼睛瞅着卢斯上下打量。

卢斯的形象可不太好,披头散发,身上套着一件白麻布长衫,也不系扣,就敞着怀,露出里头歪七扭八的发huáng里衣,裤子系得也是邋邋遢遢,一条裤腿长得耷拉在脚面上,一裤腿短得露了小腿,更怪异的是,他手里还拎着个夜壶。

孙氏打量着他,先是暗恨咬牙,后又摆出一脸亲近的关心:“栓柱啊,你且说你这后母与姐姐是多狠的心肠?方才竟与我说你已是病得起不来炕、认不得人了!这不是咒你却是如何?如今你可是这家里的顶梁柱了,你可是要撑起这个家来,莫要让那些不要脸的妖jīng骗了去!”

孙氏长相慡利敞亮,声音却是尖酸得很。卢斯更哪里耐烦一个老婆子说教?提着夜壶,卢斯朝着孙氏就去了。他故意走得歪歪扭扭,孙氏看着夜壶摇晃,肚子里骂着,也跟着后退,却不认为卢斯真敢做什么,因此嘴巴里依旧不停。

“呵呵,二大妈,你说得是,说得……好!”

卢斯手臂向前一倾,一道huáng色的水线浇了出来,当先的几点好巧不巧的浇在了孙氏的鞋面上,便是她得裙摆上也沾了那么几滴。

孙氏嗷一嗓子就叫出来了:“栓柱——!!!你……你……”

“二大妈,您这说了这么半天了,口渴不?喝茶不?”卢斯笑了起来,他从小便是个坏痞子,长得也就是个普通人,居移气养移体,别人是朝好处移,坏水里泡大的他自然朝黑里移。就是真欢喜的笑一笑,好人家看见的都是要绕道的,更别提心里藏了龌龊的时候。

可那是过去啊,卢斯直接就拿过去当现在了。原主记忆里……没他自己长啥样的记忆,他又不照镜子,梳头啥的,小时候有爹、有姐姐,有后娘,长大了,自己梳一梳,挽起来就好了,要啥镜子?洗脸的时候,也没怎么注意水上的那张脸。

所以,卢斯现在长啥样?

那可是俊得很呢——原身全随着爹娘的优点了,又是个十三岁的读书郎,皮肤白,鹅蛋脸,眉毛黑得很,如两笔浓墨,眼睛不大却眼尾细长上挑,鼻梁不高又正好合了小鼻尖,一张薄唇。原本这孩子读书入痴,双目无神,卢斯过来后,一双黑眸灵动至极,整个人便点了睛,有了魂。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