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名:赎魂

作者:青行_

文案:

二人行走在薄烟弥漫的葱翠山谷间,背影修长,长剑加身,端得风骨凛然,他停下脚步远远望着,直到他们的身影被湿漉漉的水雾拢入怀中。

光风霁月的人,阳光仿佛如影随形,而他闷在申家幽寂的大宅中太久,纵使走在光下,仍旧缠着一身的冷气。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岑,玉烟子,申淮 ┃ 配角:申流屏,申果,仲还尘 ┃ 其它:

==================

☆、1.

1.

“我说过你不要再来。”申淮有些生气,皱眉盯着眼前的姑娘。

申果叹息着转身:“大人们就要来了,少主还是早些离开她比较好。”

待她走远,他松开紧握剑鞘的手,悄无声息地拐进巷子,最深处的老屋亮起烛火,窗纸映出一个修长的人影,申淮推门走入。

“阿淮,明天我们绕道走。”女子倚着老旧的木桌说道。

“因为玉罗门?”申淮道,“他们来寻芥姜剑,好像瞄上了这里的剑家。”他盯着自己的佩剑,“来又如何,玉烟子又不知芥姜在我这里。”

“这次不一样。”柳岑垂下眸子,“师傅也在,若突然发难,任谁也敌不过他。”

申淮默默别开视线。

他已与柳岑同行一年有余,一年前,玉罗门为讨芥姜剑闯入伏蜇谷,几乎将申氏一族屠戮殆尽。兄长申流屏让他带着芥姜剑躲去山里,他才从玉罗门人手下逃过一命。

彼时申流屏攥着他的肩膀说:“如果事态恶化,你去找柳岑,她能救你。”

申淮死抓着申流屏不撒手:“可岑姊也是玉罗门的弟子……”

山谷中喊杀不断,他跑到半山腰看下面的申宅,刀剑无眼,遍地横尸,碧溪中血水翻腾,他忽然找到兄长的身影,却发现申流屏的剑锋直指向站在对面的柳岑。

岑姊没有躲,兄长却也没真想杀她,剑锋偏转刺伤肩胛,转眼数名玉罗门人一齐攻上来,长剑捅进他的身体,中央只剩一个血人。

“哥哥……”申淮后退一步跌在地上,过了许久,他在冷风中打寒颤,轻轻扒上草丛,下方已是血流成河,一眼望去竟看不到申家站立的人影,而柳岑跪在一名年轻公子面前,公子仿若世外仙人,与这片血腥地格格不入,她对他说了什么,侍立一旁的女子甩手扇了她一巴掌,公子看也不看,只背过身,柳岑手捂伤处踉跄着站起来,独自一人往相反方向走去。

申淮爬回山dòng里,脑子里空dàngdàng的什么也没有,只是好像一夜之间什么都不一样了,他摸了摸心口,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于是他只是坐在这里,夜里冷,他紧紧抱着自己的肩膀,不敢生火,也睡不着,过了许久,dòng外下起雨来,小雨滴滴答答地拍打着草叶,空气越发cháo湿,他望着dòng口的叶子,忽然间察觉到一些动静。

声音逐渐bī近,他用力握着芥姜剑走向dòng口,太过使劲,攥的手心生疼。

叶子被拨开,死寂夜里响起一阵窸窣。

长剑出鞘扯出刺耳嘶鸣,寒光下,一道纤细的身影显现出来,一身黑衣,长发粘在额间,雨水顺着下巴轻轻滴落。

她漆黑的眼眸中只映出他一个人的身影。

“别怕,申淮,我来接你了。”柳岑说。

☆、2.

2.

清早城门一开,申淮随柳岑入城,她穿着一身宽松的粗布衣裳,头发散散地挽成髻,回头笑着说:“阿淮已经比我高了。”

申淮道:“本来就比岑姊高。”

“胡说,第一次见面时你才多大。”

世事变幻,时间仿佛总爱玩笑,已经是很久远的过去,他却仍然记得那时候。

申家没落已久,倚仗玉罗门相助以恢复元气,族长把大公子申流屏送去玉罗门,算作献上诚意,申淮从没见过申流屏,听说兄长回家,他赶一大早跑去山谷的入口,彼时山林葱翠,谷中云雾弥漫,入眼尽是一片淡青色的朦胧尘烟,他在入口等着,眯起眼睛,发现对面树上掩着一人。

是一个姐姐,长发扎得高,黑衣服帖地包裹住身体,她坐在树上,单垂下一条腿,悠悠地晃,笑吟吟地望着他:“想必是阿淮了。”

他未否认,女子便仰首放开嗓音:“师兄——他在这!”她笑着,“还说不带我来玩,没有我,哪能这么早见到阿淮。”

第一次见柳岑,也是第一次见申流屏,申淮望着眼前这张和他长得极像的冷淡面孔,一时间发了愣,柳岑点了点他的额头,对申流屏说:“看着不太机灵。”

“还小而已。”申流屏淡淡说道。

上一篇:藏在我心底的你下一篇:独家宠爱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