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爱女主角+番外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人人都爱女主角》作者:请叫我山大王

文案

正经版

五年的牢狱之灾,让韶清的人生彻底被摧毁。

也摧毁了她的骄傲和自尊。

在别人眼里,她是一朵濯清涟而不妖的白莲花,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扎根于肮脏的淤泥之上。

不正经

程薇有一个恶趣味,她想看看自己圈子里那些高坐神坛眼高于顶的男人们被一个女人吃的死死的,

在她二十六岁那年,韶清出现了,她的愿望实现了。

女主外表清纯小白莲,内心磨人小妖jīng。

……

女主攻略文,作者为了满足自己玛丽苏欲望的自娱自乐之作。

纯粹是写来自己慡的。

女主人见人爱,各种修罗场。作者不择手段的苏,苏到没眼看,请谨慎入内。

女主超会撩~~~~撩到你们慡歪歪~~~~~

洁党慎入!!!!!(真正意义上的人人都爱女主角。慎入慎入)

内容标签: 慡文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韶清 ┃ 配角:男性角色太多写不下不写了哈哈哈哈哈哈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这是一个非常符合标题人人都爱女主角的故事,一个非常规女主角,即本文最大绿茶,和一个非常规玛丽苏故事,日常修罗场总有一款打动你,就是苏苏苏,各种苏,总之,人人都爱女主角。作者行文流畅,剧情苏而不腻,一口气看完不费劲不耗脑,是居家旅行睡前坐车之必备。

第1章 韶清

“A7503,出去之后好好生活,不要再回来了。”

生了锈的铁门在身后缓缓关闭。

韶清穿着自己两年前的旧衣服,抱着自己简单的行李包站在新城监狱门口,表情有些茫然。

一辆红色小轿车从远处驶来,在韶清面前停下。

驾驶座的车窗摇下,露出一张艳丽又年轻的脸来,她对着韶清展唇一笑:“上车吧!”

一个月后。

听见门外的钥匙开门声,原本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少年突然一蹦三尺高,然后把桌上的零食垃圾全都扫在地上,顺便把薯片袋里的碎薯片全都倒在了沙发上。

门打开的瞬间,他已经重新躺回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一个眼神也吝啬给。

韶清打开门看见的就是满地láng藉和坐在满是碎屑的沙发上的少年。

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反手关上门,随手把帆布包挂在门边的衣架上,然后把袖子折起来,开始收拾。

少年一边嚼着薯片,一边偷偷斜着眼看弯着腰收拾桌面的韶清。

韶清长得十分好看,一种清纯白莲式的好看,她很白,却并不是那种不健康的苍白,而是像某种玉石一样带着温润的白,她的黑眼珠格外的黑,眼白gān净莹润,脸上没有任何妆点,就那么白白嫩嫩gāngān净净的,侧脸的弧度看着很舒服,面无表情的时候气质看起来有些冷,她留着一头长发,发质极好,幽黑,泛着柔亮的光泽,长发发尾自然卷曲温顺的散在脸侧。她穿的牛仔裤,加一件纯白色T恤,整个人gāngān净净的很清慡。

她犹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似乎完全无视少年的存在。

“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少年不满的质问道。

她连头也不抬:“起得晚了。”她声音也是轻轻柔柔的,很好听,像是羽毛扫在心口,又痒又麻。

昨晚上陪客人陪到凌晨才收工,睡觉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不过昨晚的客人大方,报酬也给的相当丰厚。

见她连头也不抬,少年有些憋闷,说:“我饿了,先去做饭!”

“等我先把客厅弄gān净。”韶清说。

少年嘴唇不悦的抿了起来。

韶清手脚利落的收拾好桌面,然后说:“你先起来。”

少年语气没好气:“不想起。”

韶清定定的看他。

她一双眼睛格外的清澈,眼中写满了不赞同,让人没由来的产生一种负罪感。

少年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挪到了另一边。

韶清飞快的把沙发上面打扫gān净,然后说:“下次不要在沙发上吃薯片了。”

少年翘着二郎腿,混不吝的样:“凭什么呀?你不就是我保姆吗?保姆就得gān这些活!”

他长得极好看的,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头杂乱的huáng毛,但是他皮肤白,生生压住了,五官长得更是jīng致,走在路上经常会被一些女孩子偷拍。

韶清直起身子,粉嫩的嘴唇微微抿着,有些不悦的看着他:“我不是你的保姆,我只是帮你妈妈照顾你。”

少年却是脸色一变,猛地把韶清推倒在沙发上,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一脸怒气的瞪着她:“我不是和你说过!在我面前不要提起那个女人!”他jīng致的五官因为生气而有些扭曲,却依旧无损他的美丽。

韶清眨了眨眼,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

她这么快认输,少年反倒有些不慡起来。

“还不起来吗?”韶清问。

少年这才发现两人的距离挨得极近,这么近的距离,她的脸上还是一点瑕疵都没有,她没有化妆,连粉底都没有,几乎可以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可爱极了,不像他学校里的那些女同学,一个个像是在脸上刷了两层石灰墙,张这个血盆大口,看着就倒胃口。

韶清发现少年突然发起呆来,没了耐心,直接伸手把少年推开,然后站起来,走向厨房。

没看到少年坐在沙发上黏在她背上不肯离开的痴缠目光。

这个女人在半个多月前突然拿着他家的钥匙进了他家的门,说是他牢里的那位让她来照顾他的,他用尽了各种办法都赶她不走,把她的钥匙抢了,她就能蹲在门口等他一整天,执拗的让他头疼,要不是看她长得漂亮,他早就忍不住叫人把她打一顿了!

结果后来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她每隔一天就会过来替他整理屋子打扫卫生,如果他要求,她还会给他做吃的,以前冰箱里都是啤酒和水,现在都被各种菜和水果给填满了。

饭菜都是按照他的口味做的,能辣的人不停地倒抽冷气。

林洋却吃的很慡,韶清给自己炒了一小碟青菜。

林洋一边吃一边问:“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每天那么有空不用上班啊?”

韶清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抬头看着他,表情有些冷淡说:“不关你的事。”

林洋半点胃口都没有了,摔筷子就走。

韶清早就习惯了少年的喜怒无常,默默地吃完饭,把剩下的饭菜放进冰箱,然后走到少年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说:“把饭菜放在冰箱里了,你饿了热一热就能吃,我先走了。”

里头没有声响。

韶清直接拿着自己的包走了。

听到客厅那一声门响,林洋立刻打开门冲出卧室,客厅里哪里还有韶清的身影。

“说走就走!当这是你自己家啦!”林洋满心的不忿,一脚踹在门上,发出震天响。

韶清的确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除了她的名字,他对她一无所知,年纪、哪里人,住在哪儿?做什么工作?电话号码,全都一概不知。

林洋都怀疑要是韶清明天不来了,那就等于是人间蒸发了。

韶清出了小区,找了个自助取款机,把这一个星期的钱转进了一个账号。

是夜。

华灯初上。

小巴黎娱乐会所还很冷清。

小巴黎的化妆间却很热闹。

“昨天那个猪头一样肥的客人简直恶心死我了,一直想摸我的胸,最后才给了我三百块的小费!简直要吐!”

“我昨天晚上倒是遇到一个大方的客人,虽然老了点,但是长得满帅的,给了我小一千呢!”

“这算什么!知道韶清昨晚上陪得那个客人给的多少吗?”

上一篇:情深意馋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