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道长别来无恙

作者:绝歌

文案:

高举清水大旗,大概约摸依然是逗比风,或许小nüè,很可能不nüè,写惯逗比风,大概是写不了nüè文了,总之就是相爱相掐,最后HE。

柳雨:带人去“搬”图腾柱,中招了,变山民祭礼供拜的花祭神。花祭神就花祭神吧,可二十一世纪了,地球都成村了,这帮从不与外界来往的山民连两块钱一包的盐都吃不起!还能怎么办,带领山民脱贫致富奔小康呗,姐是能拼爹的美少女,还能挖点山里的旧货出去卖。

柳雷:妹妹人格分裂了怎么办?

张汐颜:消灾解难万金油张道长,救谁都不救柳雨,叫你扒我马甲。呃,真香!算了,进山给柳雨找办法吧——文管局吗?大山里发现古迹,有山民们正开挖,需要我带路吗?

考古队:迅速到达现场……

柳雨:那是老娘的祭坛!那是老娘的祭祀品!那是老娘的祭祀鼎,那是老娘吃饭的家当,张汐颜,你赔!

张汐颜和中毒(蛊)致幻导致人格分裂以为自己是花祭神的柳雨相爱相掐的故事。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nüè恋情深 传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汐颜,柳雨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三月的清晨,窗外飘着绵绵yīn雨,水滴沿着长满青苔的瓦沿滴落在屋檐下的石缸里,发出嘀嗒声响,院子里的梨花开得正盛,一团团一簇簇地挂在枝头被chūn雨湿透,滴滴答答的滴着水珠,与满地的残花形成一片雨景。

窗外的屋檐下,一位老发胡子眉毛全白,身穿深蓝色短褂道袍的老者坐在蒲团上打坐。他的面前放着一个香炉,正燃着袅袅青烟。他的身后是一扇紧闭的窗户,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屋里有不时有水声响起,待听到有人在水里挣扎的声音时,老者便会说:“静心,凝神,静气。心静,则万物皆静。”

屋里是张汐颜,此刻无话可说,也说不出话。

她泡在无质检、无详细成份、无具体功效的三无产品纯中药浴水中,全身上下像被蚂蚁咬,从皮肤一直咬到骨头里,想要挣扎起身,肩膀上压着一只力气奇大的手压得她起不了身。

那只手惨白gān枯,像脱水的jī爪,皱巴巴的像是骨头上只裹了层皮。手的主人,头上挽着道髻,身上穿着白色的jiāo领道袍,收拾得一丝不苟,乍然看起来仙风道骨,但不能看脸。那张脸约模就是头骨上覆了层苍老且苍白的人皮,宛若一具行走的gān尸。

这一位是张汐颜的三姑奶奶,也就是她爷爷的三姐,是屋外盘腿打坐的那位老太爷的女儿,亲生的。

她一直怀疑三姑奶奶在本色出演鬼片,但是她没有证据。

老宅yīn森,她总觉得有鬼,晚上睡觉害怕,太爷爷派了她三姑奶奶来给她壮胆。

三姑奶奶夜里睡觉听不到呼吸声,盖再厚的被子也是手脚冰凉,摸她鼻息和脉门,她就睁开眼,扭头,骷髅式的脸,冷幽幽的眼神,对你说:“睡吧,jī鸣时分你又要起chuáng泡药浴了。”

提到药浴,张汐颜只剩下满心无力的吐槽。

她真心认为,过时的东西,该束之高阁的就不该继续留用。

道士这职业,如今随着各种宣传,听起来非常高大上,但实际上,在以前就是属于“三教九流”中的“三教”之一,绝大部分的道士就是底层百姓,和平民百姓打jiāo道,专攻各项疑难杂症,但凡医馆药店里的大夫搞不定的事,回头就有人找到道士和尚那。什么看病抓药以做法事的方式从心理角度攻克病人癔症问题都属于比较斯文的,经常会有那种bào力倾向的疯子,被家属当成中邪,找到道长、大师头上。怎么办?不管是中邪还是病,人家就要道长们治。道长们能怎么办?抡起拳头上呗,打不过的话,还得被骂“这个道士法术不行”!道士还有一项重要业务——丧葬。料理丧事,开棺迁坟,都得道士去。埋了好多年的尸体不知道滋生了多少细菌毒虫,古人还特别喜欢搞防腐,各种自制药剂往尸体身上糊,往棺材里添,越有钱的家庭越爱弄这些,迁坟的时候不愿意自己去拾取先辈的骸骨,都是让道士下坑。那时候没有手套防毒防菌服,都是徒手拾拣。

道士们遇到往尸体或棺材里填剧毒物的,死在坑里的,人家就得说:“呀,煞气好重,这个道长法力不行连煞气都挡不住,死里面了……”

哭都没地方哭!

久病成良医,她家祖上的那些道士琢磨出一套防治方法,其中之一,就是先增加自身抗体——药浴改善体质,还是走以毒攻毒的路子,再加上包治百病的心态,恨不得一副药把人泡成铜皮铁骨老百毒不侵。

绝歌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