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雎》

鲸落

内容简介: 老实木讷水官攻X痴情妖jīng受 (文章不长,看着好玩哈)

第一章 泸州治水

话说这北宋某年间,泸州城发了一场大水,百年难得一遇,洪水冲垮房屋农田,淹死牲畜,夺人性命,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闹得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新皇帝登基,只顾玩乐,娇奢yín意,不知百姓疾苦,诸大臣联名上奏,为解泸州水灾。

皇帝卧躺龙倚,抬眼瞄殿下埋首伏地的臣子,语气懒散,"不知哪位爱卿愿为朕治理泸州水患?"

众大臣面面相觑,皆不敢毛遂自荐,个个屏息凝神提心吊胆,忽一位白发老者颤声道,"老臣斗胆进言…"

"林爱卿为我朝元老,不必拘谨,且说与朕听听…"

"老臣想推荐罪臣顾庆庭之子顾良生,顾良生天资聪颖,自幼长在江边,其父顾庆庭在位时乃我朝水利重臣,更是将毕生所学教授于顾良生,故他深得水利筑造之事,何不让顾良生带罪立功,若治水成功就免去他牢狱之灾,反之失利则旧账新罪一并处罚,不知圣上意下何如?"

话音未落,满朝哗然,众臣议论纷纷,皇帝微微眯眼,左手食指在龙倚雕花扶手上抬了一下,身边太监总管姚公公立马躬身上前,低头附皇帝耳边轻道,"回皇上,那顾庆庭因被人指控对先帝大不敬让先帝抄了家,全家下了狱,三年前死在狱中,他儿子顾良生自小被称作神童,天文地理无不jīng通,只因他爹的缘故一直关在牢里。"

"哦?现在多大了?"

"算到今日有五个年头,刚好十九。"

皇帝许是心情好,换个姿势靠着,身后粉饰着纱的宫女摇着扇子,皇帝嘴唇一张,没管殿下喧哗,道,"就如林爱卿所言,传令下去,命顾良生即日起程,前往泸州,治理水患,以解百姓之苦。"

片刻安静后,满朝百官叩首呼道,"皇上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半月后,泸州城里来了位从京城派来治理水灾的水官,正是被皇帝临时暂封为水部员外郎的顾良生。

顾良生在开封与和他家父结jiāo甚好保他出狱的林廉清告别后,便前往泸州,因是罪臣之身,身边也没个随从,只身一人骑一匹枣红马赶路,他入狱五年与世隔绝,如今出狱实感恍如隔世,家母自他出生因难产过世,家父也惨遭恶人陷害,如今只剩他一人苟活于世,顾良生顿生悲凉。

到了泸州才知灾情严重,农田被淹,庄稼全部烂在地里,百姓没有收成,吃不上饭,流落街头,bào利商贩更趁机哄抬物价,只有富人才吃得起米饭,穷人只好啃树皮挖野菜,到后来树皮野菜也找不到,体质弱的老人孩子先支持不住被活生生饿死。

顾良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每日白天前去实地查看发洪水的潜河,立于河岸,专心查看水情,研究水道走向,分析上游下游水流的变化趋势,夜里坐于桌案旁,执笔绘图,详尽绘下潜河水系,并一一标注,寻解决处理之法,往往在桌前一坐就是一夜,流下的灯油滴在桌上都能堆起花来。

这日清晨,顾良生照旧来到潜河,这些天的查看研究反复琢磨,顾良生大致想出一个抵御洪水的方法,但他不敢确保法子一定行之有效,所以才又来到潜河,想再仔细看一番。

现今洪水早已退去,潜河的水面恢复到以往高度,潜河两岸堤上长满了丛丛茂盛浓密的芦苇,此时正值夏秋jiāo替之际,天气不热不凉,有微风扶面,撩起河面上层层的波纹,带着纯白如羽毛般的芦苇絮蹁跹飞舞,偶尔天空飞过三两向南的鸟儿,这景色美的好似画般,让人沉溺其中忘了自我。

顾良生忆起儿时,在江边长大,钓过鱼虾玩过野鸭,夏天常游到芦苇dàng里摘芦苇叶带回家给家母做粽叶,而今一切云散雨逝,他轻叹一声,执起笔往本上画图,本上还未沾墨,便是一愣。

不远芦苇dàng露出一个人的身体,那人背对顾良生,上半身露在水面,因离的不远,顾良生清楚地看见那人白`皙无瑕的后背,姿态优美的蝴蝶骨微微突着,晶莹的水珠顺着后颈往下滑落。

顾良生顿时红了脸,看那人长长的发,纤细的后背想必是哪家的姑娘,也真是不小心,在这里洗澡,顾良生心中念道多有冒犯,急忙低下头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生怕那姑娘转身发现自己,以为自己是那yín乱之徒。

刚手忙脚乱收好东西,却听那人笑了两声,声音悦耳动听,好似环佩叮当,顾良生不禁抬头,正对上那人偏过头来的视线。

这姑娘长得好生俏丽,肤如霜雪,眉似墨描,鼻子挺翘,红唇若胭,一双眼眸更是明亮如星,直勾勾的盯着顾良生,顾良生这下耳朵也烧红起来,急忙低头拱手道歉,"这位姑娘,在下顾良生,来此查看水情,打扰到姑娘,实在不该,若有冒犯纯属无心,望姑娘见谅。"

上一篇:风雁行下一篇:上校每天都在攻略我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