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名: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文案:

镇国公府的徐五爷出生晚辈分大,混在侄子们里就像一代人。

但闺秀们都知他是长辈,谁也不敢对他献殷勤。

只有平阳侯府的四姑娘,每次看到他都羞答答的,情意绵绵。

徐五爷想,就她了。

阿渔上辈子吃了不少苦,是徐潜将她带出泥潭,护她宠她。

重生回来,阿渔当然要宠回去。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渔,徐潜 ┃ 配角:完结文《国色生香》、《快穿之娇妻》 ┃ 其它:

作品简评:vipqiáng推奖章

镇国公府的徐五爷出生晚辈分大,混在侄子们里就像一代人。但闺秀们都知他是长辈,谁也不敢对他献殷勤。只有平阳侯府的四姑娘,每次看到他都羞答答的,情意绵绵。本文文风细腻,叙述流畅,将国公府徐五爷与侯府四姑娘阿渔的两世姻缘娓娓道来,不急不缓,笔触温柔,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喜欢日常小甜文的绝对不能错过哦!

==================

第1章

凤阳城。

西北的初秋晴多雨少,日头明灿灿的,没几天就把枝头的大柿子染上了一层金红色。

阿渔坐在临窗的暖炕上,对着院子里的柿子树泛口水。

去年她随徐潜来凤阳城赴任,来的晚了些,柿子都被参将府的下人们摘光了,只剩光秃秃的一颗柿子树,今年阿渔看着柿子树慢慢长出嫩芽,看着柿子树开花结果,看着那花生米大小的柿子慢慢变得比她的一个拳头还大,终于盼到柿子要熟了,阿渔就越来越等不及了。

各种瓜果里,阿渔最喜欢柿子了,熟透的大柿子,或是撕开一个小口子哧溜哧溜吸甜甜的果汁,或是剥了皮整颗放到碗里一勺一勺地舀着吃,那滋味,传说中的琼汁玉液也不外如是。

但厨房的王嬷嬷告诉她,落霜后的柿子才好吃,现在还涩呢。

所以阿渔只能继续等。

丫鬟宝蝉挑开帘子进来,看到主子守在窗前的馋猫模样,不禁嘟嘴抱怨道:“姑娘就知道惦记那些不要紧的,给五爷提亲的媒人都快踏破参将府的门槛了,也没见姑娘着着急、上上火,哼,您也不想想,五爷真的娶了妻,您连这参将府都不好住了,哪还有柿子吃?”

阿渔脸一红,慌乱地扫眼门口,确定没人听到他们主仆的话,她才低声斥道:“胡说什么,五爷娶妻与我何gān,我为何要上火?”

宝蝉难受,冲动道:“姑娘这是真心话还是碍于礼法敷衍我的?若是真心话,我都替五爷心寒!是,姑娘以前嫁了六公子,得喊五爷一声叔,可姑娘别忘了,四年前六公子早将您贬妻为妾了,新进门的六太太更是容不下您,才进门就谋害您的性命,若非五爷出手相救,奴婢与姑娘早一起摔死在山崖下喂láng喂狗了!”

阿渔低下头,细细密密的睫毛遮下来,藏住了她眼中的情绪。

宝蝉见她这逃避的样子就难受,眼圈都红了:“姑娘刚嫁进徐府时,五爷就屡次替您解围,当时我只当五爷君子坦dàng行事公允,可经过这四年,我算是看明白了,五爷心里早就有姑娘了!姑娘是六太太,五爷将那份心思埋在心底,姑娘不是六太太了,五爷把您当宝贝疙瘩护着,走到哪儿带到哪儿,绝不让你受一点委屈!姑娘不开窍,始终把五爷当恩人看待,五爷便始终以礼相待,可姑娘啊,您的心真的是铁做的吗?五爷都三十了,一把年纪连个暖房的人都没有,您就不心疼?您就真不明白他是为了谁?”

阿渔脑袋垂得更低了,露出一截细长的雪白脖颈。

二十二岁的她,虽然嫁过人却毫无妇人该有的端庄稳重,娇滴滴怯生生的,依稀还是平阳侯府那个未出阁的四姑娘。

想到主子这许多年的遭遇,宝蝉心软了,爬上炕,跪坐在主子面前,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问:“姑娘,您跟我说句实话,五爷为您做了那么多,您当真一点都不心动?”

徐潜修长挺拔的身形浮现面前,阿渔眼睛亮了,又暗了,苦涩地道:“我,我怎配得上他。”

她都嫁过人了,曾经显赫的娘家也早已败落,而徐潜年少有为,值得更好的姑娘。

宝蝉气道:“什么配不配得上,五爷如此待您,说明他根本不在意那些,否则他早娶那些高门贵女了。”

阿渔隐隐明白宝蝉说的在理,可,徐潜从未越雷池一步,她能怎么做?主动问他?

阿渔一见他就紧张,不可能那样做的。

宝蝉坐为旁观人,非常明白两人的症结在哪里,主子胆小不敢表态,五爷君子,误会主子不愿意,便也不敢在言语举止上流露出什么。

笑佳人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