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毕业那年

作者:飒然

文案:

毕业那年他们约好报考同一所大学,她却临时改了志愿,分别三年,又一次毕业季节,他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她的学校.......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邹应楠,张旭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黑暗中,应楠伸手打开chuáng头的开关,日光灯闪烁几下,发出刺眼的白光,她习惯性的撑起上半身,低垂着头,故意让散落的头发遮住一些灯光,等眼睛适应一些了还是半睁半闭的眯缝着眼睛寻找身边的衣服,等迷迷糊糊穿好衣服人也差不多jīng神了。

洗漱完毕她蹑手蹑脚走下楼梯,这是一栋两层的小楼,隔音效果不太好,她早起总是动作很轻,走到楼下饭厅,桌上是前一夜已经准备好的面包和牛奶,她坐定,大口大口吃起来,边吃还不忘确认下手表上的时间。

她跟妈妈说喜欢吃面包,其实是不想妈妈大冬天的抹黑起早为她准备早餐,不过面包味道确实也还好,包装袋上印着“菠萝面包”几个字,其实并没有菠萝的味道,那个年代北方的菜场连个菠萝的影子都看不到,面包也只是表皮颜色纹路做的像菠萝皮而已,上面撒了层椰蓉什么的,有些甜,嚼起来的触感像是吃纸片,虽然她没有吃过纸,不过她想应该差不多是这个感觉吧。

周围静悄悄的,闭眼凝神,好像能听到外面有种混沌的轰轰的闷响,像是大地沉睡的声音,宏大而低沉,面包吃到一半,她扒拉了一下塑料包装袋,悉悉索索的,声音格外刺耳。

她起身走到窗前,轻轻掀开窗帘一角,窗玻璃边缘已经结了漂亮的冰窗花,冷冷的白,从中间向边缘,由密变薄四散开来,透过窗玻璃向外望去,白茫茫一片,地上、屋顶积了厚厚的雪,光秃秃的树枝也有了别样的颜色,她啃完面包,抓起书包轻轻带上院门。

北方的冬天,天亮的总是特别迟,几乎是夜幕之下,落了一夜的雪,厚厚的覆盖在还未苏醒的上学路上,与幽暗的路灯淡淡映she,她踩着新雪,深一脚潜一脚的走着,冰冷的风灌进脖子里,她下意识地将围巾往后拉了拉,缩缩脖子,把下巴藏进围巾里。

gān净松软的雪地上,一串清晰的脚印,踩进去,比自己的脚大好多,一步、两步、三步,她沿着那串脚印迈起大步,头低得更低了,连同嘴巴一起埋进了围巾里,呼出的热气透过围巾又反扑到脸上,热乎乎的。

她小心翼翼,将自己的“小脚”隐没在大脚印里,潜意识里不想让雪地再多留一道痕迹,想假装自己不曾走过。

她这样走着,突然有点懵,只觉猛地撞到了一个软乎乎又有点硌的冰凉凉的东西上,眼前是一双大鞋,白色的,很白很gān净,但不及雪地白,还有一截熟悉的蓝色校服裤子。

“对不起!”她意识到撞到了人,连忙道歉,然后才慌忙抬起头,路灯昏暗闪烁,一个高大的身影,非常迟缓的转过身,他的身高刚好挡住了身后的路灯,逆着光,看不清楚样子,模糊的脸上一双大眼睛诧异的看着她。黑影没说话,停了几秒才转身继续走路。

应楠倒吸了一口凉气,等那人走出好一会儿才提脚朝前方走去。那人走的很慢,她不敢超过去,只得静静地跟在后面保持着距离,从露出的一截裤子和走的方向看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快到学校时,学生逐渐多起来,他也小时在人群中。

操场上已经到校的学生早就打起了雪仗,应楠一进校门就被不知道哪里飞来的雪球砸了个正着,力道不小,刚好落在她头发上,凉凉的,但并不觉得疼。她捧起一把雪捏了捏,又蹲下来在地上滚了两下,看着足够打了才起身看看四周,似乎没有熟悉的同学,刚刚也不知道是谁砸的,她一时不知道应该把雪球往哪儿扔,于是就攥着雪球上了楼,她一边爬楼梯一边用另一只手拍打身上的雪,上到走廊她才把捏紧的雪球堆在铁栏杆上,然后解开头发重新抚顺了才又扎起来,等都弄停当了,她转身走进4班教室。

“邹应楠,你知道这次模拟考你考了多少分吗?啊?”物理老师那双因高度近视而特别突出的眼睛生气而又无奈地盯着应楠。这是高二最后一个学期的期中考,不用说,肯定是成绩不够老师“满意”。

应楠学习成绩算中偏上,中考分数在全年级552名学生中排63名,高中以来,在父母的的“威bī利诱”下,成绩直线上升,最好的时候是年级20名,家长和老师眼睛立马放了光,齐刷刷地将视线she在她身上,一致认为她上升的空间很大。临近高三,从这次模拟考成绩来看,她的学习成绩还是有些飘忽不定,物理老师明显有些焦虑,那双深深嵌着粉笔灰的手挥舞着试卷,应楠出神的看着老师衣服下摆脱出来的线头,想起老师衣服腋下那个dòng,上课抬手写黑板时,一定会吸引全班所有人的目光,那个dòng可不小,难道老师从来没发现吗。

上一篇:寻夏下一篇:青眉煮马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