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番外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作者:安知晓

内容简介:

七年前一场意外,沈千树怀上了夜陵的孩子。七年后,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国民儿子,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夜陵,“hello,便宜爹地?”。

夜陵看着粉妆玉琢的小王子咆哮,“我的小公主呢?”。

沈千树准备带儿子跑路时被夜陵逮住扑倒,“要跑可以,先把小公主还给我,我们再生一个!”

第1章 他和她的初次遇见

一座古老的城堡屹立于森林之中,宏伟而神秘。

管家路德目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一张白皙鹅蛋脸,有点婴儿肥,模样十分标致,小巧的鼻,樱桃小嘴,一双灵气bī人的眼睛澄澈而明亮,如城堡外的蓝湖,身材均匀而修长,青chūn活力而漂亮的脸蛋透出几分机灵和聪明。

沈千树在路德管家的目光下,惴惴不安。

“有过陪护的经验吗?”

沈千树轻轻摇头,一天两百欧元的工资,就算没有陪护的经验,对于她这种缺钱的留学生也是挤破头想稳住这份工作,可她并不想撒谎。

“你主要的工作是照顾先生的日常起居,不管先生有什么需要,你都务必满足他,并且,不能刺激他。”路德先生的目光非常锐利,像是要层层剥开沈千树的皮囊。

“是!”

“十天内,我已经换了二十名陪护,能不能留下来,看你的运气。”

天啊,十天二十名陪护,这城堡的主人是大魔王,还是多难伺候?

难怪有这么高的工资。

路德管家看着娇小而漂亮的女孩,淡淡说,“有几件事,我务必和你qiáng调一下,先生喜静,不必要时,不要说话。第二,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在你陪护期间,太阳落山前,离开城堡。”

“是!”沈千树莫名地感觉到一股寒颤,细微的电流,爬过了脊椎,莫名的不寒而栗,这座豪华而神秘的城堡,瞬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路德管家领着沈千树上了二楼。

她赤着脚,踩在纯手工编织的地毯上,轻得没有一点声音,路德管家推开门,沈千树像一个好奇的孩子,被房间里雕栏画壁的奢华给迷住了眼,很快却被窗前的一名人影吸引住了目光。

夜陵坐在窗边的沙发上,一袭白衬衫,黑色的长裤,纽扣系到最上面一颗,整个人都透出一股严谨而冰冷的气息。沈千树迎着他波澜不惊的脸孔,心口颤了颤,瞬间惊艳。

他有一张万人迷的脸,五官如最佳的肖像画中所描绘的一般,眉骨略高,显得眼睛非常深邃,琥珀色的眼睛极其罕见,如一块冰冷的宝石,薄唇高鼻,勾勒出一张英俊非凡的脸。

“先生,这是新陪护,她叫sara,从今天起,她来负责你的日常起居。”路德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声音如在一条水平线上。

男人冰冷的目光锁在沈千树脸上,沈千树迎着他的目光,像是有一条毒蛇,黏在头皮上,令她头皮发麻,她深呼吸,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先生,您好,我叫sara。”

路德管家看到她的笑容,微微惊讶,男人的手在沙发上按了键,沙发转身,他背对着他们,一语不发,沈千树莫名其妙,应聘失败了吗?

他不满意?

沈千树随着路德管家下楼。

“管家,先生是生病了吗?”

路德淡淡地点头,沈千树暗忖,难怪他的脸色极其苍白,仿佛不曾见天日,透出一股溃败之感。

“我可以留下来吗?”

路德管家定定地看着他,“如果先生不满意,你会知道的。”

路德管家走后,整个大城堡,仅剩她和夜陵,路德管家给她留下了一个特别详细的单子,几点吃饭,几点吃药,定时定量,她总算知道为什么路德找的陪护都是亚裔。

他所罗列的菜肴,几乎都是中餐。

厨房的冰箱里,都是新鲜的食材,沈千树按照菜谱,准备了饭菜。沈千树端着饭菜,上了二楼,推开了雕花大门,夜陵坐在沙发上,如一座雕像。

沈千树谨记着路德管家的吩咐,没必要时,不要出声。

她放下饭菜和药,轻步离开。

“回来!”她刚要出门,夜陵出声,他的声线低沉而性感,沈千树惊讶回头,夜陵目光冰冷地看着她,“难吃,重做!”

沈千树,“”

他筷子都没动过,用鼻子嗅着就说难吃吗?

雇主是天,沈千树牢记路德管家所言,服从他所有命令。

“是!”

沈千树为夜陵做的第一顿饭,做了足足两个小时,重做了四遍,沈千树的小宇宙已在爆发边缘。

为了钱,忍了!

第四遍时,夜陵总算吃了,没再刁难。

沈千树吐槽,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怎么就没说难吃,是你饿了吧?

第2章 城堡里的秘密

下午,沈千树在看楼下客厅里学法语,听到了按铃声,沈千树赤着脚,踩着地毯上楼,城堡里雅雀无声,夜陵脾气很怪,偶尔和风细雨,偶尔沉默寡言,偶尔却bào躁如雷,脾气yīn晴不定。

路德管家去了雅典,要走三个月,城堡里就只有她和夜陵。

夜陵有头疼的毛病。

每天下午,她都会为他按摩,这是他脾气最bào躁时。

夜陵如一尊完美的雕像,坐在窗户前,一脸风雨欲来,沈千树照顾他一个多月,深知他的脾气,他的病又发作了,她具体并不知道夜陵什么病。

她只知道,夜陵频繁的头疼,并且很严重。

夜陵枕着沈千树的腿,微微闭上了眼睛,沈千树轻轻地为他按摩,她gān净修长的手指在他太阳xué上轻轻地揉着,力度不轻不重,夜陵烦躁地拧着眉。

他闭着眼的模样,比平时冷峻严谨的模样要顺眼得多,沈千树能看到他卷翘的睫毛,又细又密,极其好看,沈千树觉得自己能忍他一个多月,就是看在这张脸上。

“用力点!”夜陵骤然bào怒出声。

沈千树吓了一跳,加重了力度,心中却忍不住暗暗叫苦,她为夜陵按摩了一个半小时,手又酸又累,却又不敢放松,稍微一放松,夜陵就能感觉到,并且情绪会失控,极其焦躁。

她能感觉到夜陵的痛苦和隐忍。

她不懂,为什么他头疼如此剧烈,却又不去住院。

为什么整个城堡,空无一人,只有夜陵和她。

路德管家说,平时是他照顾夜陵,可他要去雅典三个多月,只能找人陪护,十天却换了二十个陪护,她能坚持一个多月,对路德,对夜陵而言,已是奇迹。

沈千树单纯是为了钱和夜陵的颜,忍下了他一个多月以来的花样刁难。

就这按摩,不停歇两个小时,不是一般人能忍受。

夜陵的额头上,浮起了一层薄薄的汗。

他很疼。

沈千树莫名的有些心软和心疼,他那么疼,却一声不吭地忍着,她的按摩只是稍稍缓解他的疼痛,却无法治愈他,沈千树白皙而温暖的掌心,轻轻地擦拭他的汗水。

夜陵倏然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眼眸一片深沉,定定地看着她,沈千树脸颊腾一下红了,紧张至极,掌心的汗如带了电流,从掌心直穿心脏。

这个动作,太亲密了。

安静的城堡里,只有微风拂过的声音,还有如雷的心跳声。

夜陵重新闭上了眼睛。

“继续!”

沈千树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夜陵给人的感觉,太过于震慑,他的一言一行,举手投足,甚至是一个眼神,都令人畏惧和紧张,他喜静,她谨记路德管家的嘱咐,极少说话。

不知不觉,夜陵睡着了。

夜陵这一觉,睡得并不长,沈千树的腿被他枕得发麻,两条手臂也酸软得不像话。

“我要出门一趟。”夜陵淡淡说,“给我挑一套衣服。”

沈千树很诧异,在她印象中,夜陵是第一次出门,每一次她来城堡,夜陵都在,她走时,夜陵也在。虽是诧异,她还是帮夜陵选了一套衣服。

上一篇:金牌经纪人下一篇:返回列表

安知晓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