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攻是爱哭鬼

《老攻是爱哭鬼》作者:肥头综合征

文案

【阳光活泼自恋嘴超甜受x被校bào自卑孤僻爱哭鬼攻】

————高中————

当桑然发现新学校里遭人排挤的非主流自闭少年竟然是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大美人,而且自己还动了心——

桑然:这大概就是我的天选老婆。

————大学————

身qiáng力壮推不动的大美人将桑然反手治服,在他耳边温柔哄到——

“我学了很久,信我。”

小贴士:

1、这是一个拯救与被拯救的故事。

2、超级甜!甜!甜!

3、主讲高中。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然,谭旻泽 ┃ 配角:林翔翔,陈臣,桑月,谭舒雅,谭轩成,罗大伟,...... ┃ 其它:

第1章

“哈哈……死肥猪还穿的红内裤,真骚!”

“你们看,他屁股大的连平角裤都撑不下了!”

“哈哈哈……”

“好臭!死肥猪尿在裤子里了!臭死了!”

“卧槽!去死吧!”

“靠!离他远点!恶心死了!”

“我没有……没有尿裤子……没有!”谭旻泽猛地从chuáng上弹坐起来,大口喘着气,“呼……”

豆大的汗水浸湿了额前厚长的刘海,他伸手将湿发抓至头顶,露出了少年棱角分明的侧脸,麦色光洁的皮肤,剑眉英挺斜飞,乌黑深邃的眸还蕴着水汽,眼尾缀着一点黑痣,平添一丝妖冶,高挺的鼻,削薄微启的唇,五官jīng致的好像上帝最得意的作品。

又想起初中时的噩梦了……

看了一眼chuáng头柜上的时钟,五点十分,反正也睡不着了,索性早点去学校吧。

七点十分——

“你还睡!今天是转学的第一天!你敢迟到,老娘打断你的腿!”

桑然睡得正香,却被人一脚踹开门,bào力地掀开棉被,尖锐的嗓音险些让他双耳失聪。

“桑大姐!你嗓子再大点,你儿子就该聋了!”桑然冲她嚎了一句,又烦躁地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桑月见人还赖在chuáng上,顿时火冒三丈,脱下自己的拖鞋走到chuáng边,照着桑然穿着粉色流氓兔大裤衩子的屁股就是一顿猛打。

叫嚣着:“起不起来?不起来我打死你!”

“啊!”桑然像弹簧一般猛地弹起来,吃痛地捂着火辣辣的屁股,大声嚷嚷:“真他妈的不是亲儿子!”

桑月怒极反笑,扬起手中的拖鞋就作势要打,“对!你不是我亲儿子,你是我从垃圾堆里给捡来的!”

桑然害怕地忙摆手,“妈,好妈妈,我错了,我这就起chuáng。”他防备地看着桑月手中的武器,往后退到chuáng边,穿上了自己的灰色流氓兔拖鞋。

嬉皮笑脸道:“您看,我要换衣服了,您一个大姑娘站这里不合适吧。”

桑月笑骂,“都34了,还大姑娘,快点弄好,我开咱家那小电驴送你过去。”

“那就有劳桑姐姐了。”

“叫妈!臭小子!”说完便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桑然叹了口气,就这bào脾气,他是不指望这辈子还有哪个皮糙肉厚能抗打的叔叔能收走他妈了。

桑然自出生时就没见过他父亲,也没有别的亲戚,全由桑月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长大,靠着家里的一间快餐店两个人也还算过的可以。

听桑月说,她高三那年不学好,和渣男同学做错了事,才有了他,那个男生知道后,吓得直接转学跑到了国外。

桑月怀孕的事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她成绩本来也不好,校方对她没有半分容忍,私下找她劝她申请退学。

那时候她脾气倔,和学校杠上,就是不退学,校方没办法,就将这件事告诉了她身体本就不好的母亲,结果母亲得知后,直接气得心脏病突发,在医院里没能抢救过来。

一夜之间,桑月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这一切都是她不自爱酿下的后果,母亲去世了,生活支出没了来源,她不得不退学打工谋生。

桑然是她在厕所里生下的,那时她想着,这孩子是她种下的恶果,她不会去医院接生,若这孩子能活着生下来,算他命大,若是一尸两命,就算是她的报应。

也许真的是他命大,当她奄奄一息地抱着哭喊不止的孩子时,终于露出了笑容,她以为自己会恨这个孩子,但她错了,桑然是这世界给她的仅有的温存,最好的礼物,她活下去的意义。

桑月最美好的青chūn年华是在他人的唾弃与不断挥洒的汗水中消耗的,她将一切都给了桑然,给了他一个不完整但温馨的家。

萃华中学,高一八班,早晨七点三十五——

“唉!听说了吗?我们班今天好像有转学生要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