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chūn

作者:书云清晓

【文案】:

宁chūn十八岁上为保清白自尽而死,头七这晚趁着是在阳间逗留的最后日子,借着雷雨夜的掩饰,想结果了那县令的狗命,不想被一玉面鬼差拦住。

宁chūn心一横,反正要不了多久,自会去地府找阎君报到,大着胆子谄媚道:“这位爷,通融小的则个,待会儿到阎君面前小的为您美言美言,届时升官发财还不是件容易事,您说呢?”

祁钰继任这届阎君以来,还没遇到过这般伶牙俐齿的女鬼,心中冷哼,看来是没把他当回事,面色微冷,皮笑肉不笑:“那我可要多谢你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史诗奇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chūn,祁钰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渡人渡鬼终是渡己

第一章 报仇

雨夜,雷声大作,树木在这风雨中摇晃不止,随着又一道闪电劈下来,其中一棵松树立时断了枝丫,落在新立的碑上。

骤明骤暗的光下,隐约可以辨出,碑上写着“宁chūn之墓”,只有这四个大字,此外无他。

少女的魂灵漂浮在空中,看着这四个大字,嘴角牵扯出嘲讽的弧度。孤魂野鬼,莫过于此。

宁chūn不过十八岁,尚好的年华,却为恶人所迫,自尽而死,葬在了荒郊野外,今儿是她头七。

这几日祭拜的人寥寥无几,大多是朝她墓碑吐唾沫的,她着实是被人恨透了。

实际上她又做过什么呢?十八岁还未嫁人便活该被县令qiáng娶做小妾吗?她不从便骂她爬chuáng还想立牌坊,直接把她重病的爹爹投入牢中。

更绝的是,县令之妻林氏生不出儿子,和她以姐妹相称,趁她放松警惕之际,将她关起来,预备送给县令。而她意识到不对时已经晚了,只得抄起剪刀了结了自己,死也要清清白白的。

最后县令对外宣称,新纳的小妾与外男不清不楚,被发现后畏罪自尽。

呵,多么美妙的由头,将自己摘的gāngān净净,她死了还得受人们唾骂。

宁chūn唾了一口:“色胚子,是你害的我,我就不信你晚上睡觉不心虚。”

她想过了,她要赶在投胎前要了县令的狗命给她陪葬,大不了罚她一时半会儿不入轮回,眼下没有比报仇更要紧的事情了。

今天是宁chūn在阳间的最后一天,据说子时之前yīn司会派人将不愿走huáng泉路的鬼捉走,以免乱了世间万物运行的规律。这是她以前在夫子的书房偷偷看到的。

约摸还有两个时辰,她得抓紧工夫了。

此处在宁县西南角,许久无人耕作,荒草从生,成了穷苦人家的墓地。穷人么,自然没钱买棺椁,人死了卷张草席,挖个坑葬了便是。宁chūn就是这样被埋葬的。

回头看看那处葬着自己身体的小小墓地,矮小的坟包经雨水冲刷更矮了几寸,宁chūn愈发觉得那只是个小土坡了。新坟,湿土,过不了多少时日,谁还知道这里葬着一个捍卫清白而死的穷人家女儿。

不再有一丝留恋,她知道再也回不到那具躯体了,宁chūn向着人们的居所而去,那县令就住在宁县最大最好的宅子里。

此时人们大多点起了灯火,辛劳了一天,正是要歇下的时候。没有人看到,雨夜中有个少女在疾行,不惧风雨,不惧寒冷,向着明确的方向而去。

宁chūn先前在书上看到,人死后化为鬼,这鬼在阳间行路是飘着走的,实则不然,她现下是时间紧迫,为求快便飘在空中,其实她也可以和为人时一样脚着地行走的。

话说那县令自从qiáng迫宁chūn不成,一时不防她竟自尽了,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尽管对外宣称她是畏罪自尽,可就怕有人发现事实大相径庭,那他还不得被赶下县令之位?

不过那女娃长得虽然好看,性子那样烈,最后寻了短见也怨不得他,而且她只有一个病重的父亲,势单力薄的,也没谁会为他说话,想到这些,他心里稍安,如此相安无事过了几日。

可今日到了宁chūn头七,他莫名惶惶不安起来,白日里还好,阳气重,尚能克制住惧意,安慰自己就算她化成厉鬼也不敢在白天索命。一整日都没发生什么怪异之事,但到了晚上,他又害怕起来,连在素来宠爱的妾室房里都不能安心。

察觉到县令今晚兴味索然,那小妾瞋道:“老爷,您还不如去找夫人。”

县令听出宠妾生气了,忙抱着人哄:“等会儿,你知道府里我最疼的就是你,这个时候哪能再去找旁人呢,几下里都不好看。”

“老爷。”那小妾声音娇媚,攀上了他的脖颈。

宁chūn在门外听着,暗骂了一句“色鬼”,推门走了进去。

上一篇:男神他是只猫[娱乐圈]下一篇:轮回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