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轮回》作者:七童夫人

文案:

小道士下山奇遇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yīn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七 ┃ 配角:清风明月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道士下山奇遇

==================

☆、第一章

汉江以北有座佛桑山,佛桑山上没有佛桑花,却有一座佛桑观。

小道士白七和师父了凡是佛桑观里唯二的道士。

白七不知道师父出自哪一家道派,也不明白他那些道法究竟有多厉害。

只知道山下那些人常有来请他去作法的。

而师父从来不肯带自己下山。只是每次下山归来他都会带回许多吃的玩的。

看到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白七对山下光景的向往就会多上几分。

他总是央求师父下次一定带上他一起,师父总不应他,每次都用带回来的酒肉塞住白七的嘴。

师父是不忌荤腥的。他总说,酒肉穿肠过,道法自然来。

也教导白七要及时行乐,从来不用寻常那些三禁六忌去规束白七。

所以养得白七越来越皮性,也不愿去习他那些道术了。

山门后,有一间藏书阁,里面装的全是师父从各处搜集来的秘术道法。

白七不爱学道念法,却喜欢跟着那些书上所讲,做出很多奇奇怪怪的玩意儿来。

这些秘术做出来的东西若是拿到山下,件件都是稀世的法宝。

白七天分很高,一旦做出来,功效与书上所载便相差无几。

但山上只他师徒二人,没什么用武之地,所以他只当是小玩意儿而已。

师父总叱他不学无术,只知投机取巧,若不踏踏实实修习道术,再过千百年也无法出师自立。

白七可不在乎,师父那些道法修炼之术在他眼里都是老掉牙的东西了,明明有轻松的法子,为何一定要加qiáng自身道术才可呢?

道法也需要创新,需要发展的嘛!

在这个问题上,师徒二人次次都要争吵个不休,但整座佛桑山只他二人,又没个人来评判,所以他们一直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这天,白七又做出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法器来,想练练手,下山的念头勾得他心痒难耐。

便苦苦央求师父,准他下山。

了凡见他已然十六,是时候放下山去见见世面了。

破天荒的,第一次松了口,允他下山。

白七为向师父证明自己已经长大,qiáng忍住心中的雀跃,装出一副沉稳老练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在天亮之前就收拾了他那些杂七杂八的“多年心血”,背起包袱便下了山。

山上到山下的路,原本是捏个诀,眨眼就能到的。

白七第一次下山,想多见见山间的景色。于是,便一步一步走下山,直到天快黑时,才将将走到山脚下。

再行一段,便是杏花村了。

待到清新香甜的杏花芬芳入鼻,白七知道,他到村前了。

这杏花村就在佛桑山脚下,白七频频听到师父提起。

他说杏花村里有一种酒叫做杏花白,是很久很久以前赵国密制的古法酿造出来的。

酒味甘醇,酒香扑鼻,好喝得紧。

声名在外,外人却不得其法。

除酒外,杏花村还有道奇景,便是这里的杏花。

一年四季,常开不败,有花无果,芳香不散。

所以那些出仕的官员总有来这里常住的,也有退了商海的富人来这里定居,以致这杏花村虽名为村,却比天子脚下的京城都要繁华。

夜间的风带着杏花香,也不免有些寒凉。

夜深了不好找客栈,白七只好到一处破庙落脚。

迎门又是一株开得正盛的杏花,直直立于庙庭中央,满树繁花被风chuī的飒飒地响。

白七绕过那大得惊人的树gān,踏进庙中,稍作整理后,正准备歇下,却听得一道惊雷劈天而来。

吓得他弹坐起来,望向门外,什么也没有,只有那棵大杏树而已。

当他再一次准备入眠时,又是一道雷,夹杂着闪电,晃得门外一瞬亮如白昼。

恍惚间,白七看到那杏树下似乎是有一道黑影…

莫不是眼花?

白七眨了眨眼,爬起来,背上他的包,往门外那棵杏树探去。

刚跨出庙门,又是一道闪电,白七这次终于看清了。

那哪里是什么黑影,分明是一只披散着长发的白衣鬼魂…

鬼魂?那不是正好可以拿来练练手吗?

白七心中有些雀跃,他摸了摸后背的桃木剑,据书上说,鬼都怕桃木剑的。

“你不怕我?”

白七尚未走近,那“鬼魂”却先开了口。

他有些蒙了,怕?为什么要怕?他是道士,它是“鬼魂”,怕的人难道不应该是它吗?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