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同人) [鬼灭]黑鲛

《[鬼灭]黑鲛》作者:文文文two

文案:

屑老板x人鱼小姐

无洗白情节

true end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yīn差阳错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绡 ┃ 配角:鬼舞辻无惨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鬼舞辻无惨乙女

全一话

屑老板x人鱼小姐

火光中有人在一遍遍呼唤我的名字,我看不清她的面容,只一张溢着鲜血的嘴开开合合。

“阿绡,不可以到陆地上去。”

“阿绡,不可以告诉人类你的身份。”

“阿绡,不可以学会爱。”

“阿绡,不可以……死。”

流动的箭矢上附带着华丽的咒文,在不见天日的海底闪耀着夺目的光辉。我被紧紧抱在怀中,她用自己残破的身体为我挡去一切伤害,奋力甩动着下身的尾巴,尾鳍早已破损,不复往日的瑰丽。

“阿绡,活下去。”

——然后戛然而止。

我常常会做这样的噩梦,醒来后满脸泪痕。而与我一同生活的海guī会驮着装满了血一般鲜艳的水晶珠的贝壳慢慢靠过来,告诉我梦中的我是多么伤心,竟落下了这样的泪珠。

多年前我也是这样从噩梦中醒来,海guī告诉我,我是与族群失散了的人鱼,被他捡到了。他又告诉我人鱼是多么珍惜,因为人鱼的眼泪会因qiáng烈的情绪变为各色的水晶珠,更因为人鱼肉是让人不老不死的仙药,陆上的人捕猎脆弱的人鱼,先是囚禁起来生财,后来便放血割肉,叫自己永葆青chūn。

梦里的血色和海guī残酷的话语jiāo织在一起,把我困在海底许多年,我做好了永远生活在深海的准备,可后来海guī走了,只留了我一个人,再后来,一场风bào把我卷上了海岸。

*

我第一次见到月亮,也是第一次同人类一起看月亮。

“你要把我抓起来吗?”我问他。

“我为什么要把你抓起来”

长卷发的少年肩上披着羽织,腿上搭着厚厚的被子。他斜靠着廊柱坐着,黑色的长卷发垂落肩头,脸庞消瘦、肤色苍白。

“有人告诉我的……像我这样的,都会被你们这样的抓起来。”其实我有些迟疑,面前这个实在不像海guī口中的那些人,我看他连坐着都很吃力了。

他又问我:“抓你有什么好处?”

我也老实回答:“拿鞭子抽我,让我哭,我流下的眼泪会变成值钱的珠子,让你变得富有;拿刀子割我,放我的血、吃我的肉,让你永远维持现在的样子,不用担心死亡。”

他却笑了起来,笑得很吃力,后来又咳起了嗽,像是要断气了。但脸色也因此红润了一点,瞧起来比刚才健康。

“我是贵族之子,最不缺的便是钱财,这座沿海而建宅子里有一间库房,里边金银珠宝数不胜数,你眼泪变得珠子顶多拿来打弹子玩。”说着,他顿了顿,“至于长生不死……我可不想被病痛折磨上一千年、一万年,对你的血肉也没兴趣。”

听了他的话,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艰难地开口问到:“那你真的不抓我?”

“不抓。”他神色恹恹的,似乎是被刚刚的大笑消耗了所有的力气。

他说的是真的。

“那……那我下次再来找你!”

潜入水里之前,我又看了一眼。漆黑的夜幕,璀璨的繁星,清冷的月辉。幽寂的宅院,苍白的少年,帕上的血迹。

他打了个哈欠,随意地挥了挥手,算作是与我的告别,随即扶着廊柱慢慢站起身子,回到里边的屋子去了。

而我也没入海làng之中。

*

我白日里潜伏在海面之下,从仆从的闲言碎语中拼凑出了他的消息。

他是有名的贵族之子,父亲也是极具分量的重臣。他因身患顽疾,被送来海边休养。据说是因为父亲亲自去神社请教,因为他的身体属yīn,无法接受天照大神的赐福,只能退而求其次,祈愿素盏鸣尊的庇护。至于名字……

“我听他们说了,你有两个名字,你喜欢哪个?”

他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问这个gān嘛?”

“你喜欢哪个我就叫你哪个,总不能用你不喜欢的名字叫你吧?”

他又露出了嘲笑一样的表情:“我喜欢哪个又怎样?你就叫我无惨,这是从神社请来的名字。”

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他还是喜欢自己原来的那个名字,但是我必须叫他无惨。

我叹了口气,这不是在为难我吗?假如我真的一直“无惨无惨”地叫他,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他厌烦了,要找这么一个不会抓我还能和我说话的人可不容易,没了他,我天天晚上找谁聊天去呢?

“那我就不叫你名字了,反正就我们两个人说话……我叫阿绡,就这一个名字。”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