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巷》作者:门徒同学

文案:

他说他爱过。qiángqiáng,战争。

Original Novel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暗黑 - 军政 - qiángqiáng

被逐出家门的冷竹见了一个客人,这个客人是哥哥的情夫松品。

松品表示,只要冷竹杀了哥哥冷杉,他就帮冷竹夺回冷家。

简介:qiángqiáng,犯罪,战争,现代,微架空。

CP:冷杉x松品,山槐x冷竹

第1章 山槐

见到松品的时候,冷竹差点没认出他。

因为松品只穿了一件睡衣,脚上也只有拖鞋。他的手拿着枪,一个人开着车来的。

在冷竹的记忆里,松品是绝对的体面和英俊。英俊到什么程度,那是电视上看和真人差不离,甚至真人还更好看些,毕竟他身上总有一股非常舒服的香水味,配上得体的西装或衬衫,那是不是明星胜似明星。

他记得他哥哥是这么形容这个人的——他笑起来的时候,感觉周围都亮了。

所以冷竹不奇怪哥哥为什么喜欢这个人那么多年,谁不喜欢松品,谁都喜欢,只要是没深jiāo的,谁都想和松品说上几句话。

这喜欢不仅是女人,男人也一样。

而这枪——松品是不需要拿枪的,他身边有很多保镖拿枪。

“你来gān什么。”冷竹说,说着看了看门外,确定松品身边没带着别人。

松品说,让我进去。

冷竹拦住了他,看向他的枪。松品很gān脆地把枪给了冷竹,自觉地让冷竹搜身。

身上有几条车钥匙,一个打火机和一包烟,加上手枪,冷竹全放在了桌面。他让松品进来锁门,自己去满了两杯酒。

其实冷竹不算认识松品,尽管很多年前努力认识过。但松品这类人他高攀不起,那可是你送了一箱子的钱人家都不稀得看你一眼的地位。

所以冷竹很好奇哥哥是用了什么手段搞到了这个人,对,松品是冷竹哥哥的情夫,这不是秘密,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他也记得哥哥总算和这人gān了一pào之后说了什么,哥哥说——我爱他,你别不信,我真的爱他。

冷竹觉着这不是爱,这是操慡了的感慨。他从来没看好哥哥冷杉和松品的感情,因为正如松品看不起冷竹一样,他又怎么会看得起冷杉。大家都是冷家的,she出来的东西都差不多。

冷竹把酒递过去,他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来gān什么,一个人来,我担心自己招待不了。

松品喝了一口酒,休息了片刻才说话,他说,帮我做件事情。

冷竹说什么事,我很贵的,不知道你付不付得起。

“帮我杀了你哥哥。”松品说。

冷竹看向松品,理解了一下这句话。掏出一根烟点燃,含在嘴里。

“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吗?”松品又说。

冷竹扬眉,把酒瓶的盖子拧上。

“我不想再耗下去了,帮帮我,”松品道,“你帮了我这一次,我也一定帮你。”

哦,对了,冷竹给他哥赶出来了,没有松品的提醒他还忘了这茬,算到这时候,大概已经三年。

冷竹轻笑,也跟着坐下,杯子里的酒喝了几口,把烟盒丢给对方。他说咋地,你当年也是用这方法把冷杉骗到chuáng上吧,“那么多年玩腻了,也没必要灭口啊。”

但松品没有笑,他盯着冷竹,片刻后,补充——“杀了他,我帮你夺回冷家。”

这话一出,冷竹放下杯子。

松品看着不像开玩笑。

冷竹喷出了一口烟雾,眯起眼睛。他再次打量了一下松品的穿着,再看向桌面的枪。

“他扫了你的宅子,”冷竹道,“带走了谁?”

“松远,”松品捏紧了杯子,“我……我弟弟。”

好样的,怎么哥哥的事,总麻烦到弟弟。

冷竹不喜欢这样的做事方法,看样子松品也不喜欢。

第2章

冷竹站了起来,他拿走了松品的枪,把松品留在客厅,自己走进了房间里。他拿着手机翻找着,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其实他不想打这个电话,因为面子不允许。不过不找他还能找谁,冷竹身边没有更信得过的人了。

电话接通的时候,那边很安静。和冷竹与这人认识的那么多年一样,有事没事对方也不会出去逍遥。他喜欢一个人坐在那个房间里,如果冷竹没有猜错,他的手边大概还有几个空瓶子。

很多年前冷竹就是在这个人喝多的时候凑上去,凑一次,被推开,然后又凑,又被推开,到第三次凑,对方没推开他。

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刻,他似乎都能闻到那人身上的酒jīng味。仍然和很多年前一样,那味道能透过千山万水,钻进他的鼻腔,再把他也弄醉了。

上一篇:男配下一篇:被宠坏的替身逃跑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