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文案:

程让肩头有一块刺青,刺青底下藏着个牙印疤,那是十六岁那年江乘给咬的。

后来等程让开窍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他揣着一肚子窥视江乘的贼心烂肺,自以为历经千难万阻地把人追到手,头一件事就是在他肩头上啃了个同款。

啃完后,他就被江乘办了。

程让:……说好的先追的握方向盘呢!

………………

问如何跟一个自带屏蔽器的高冷学霸成为朋友并最终将其追到手?

程让:霸占他的窝霸占他的chuáng霸占他的胃,缠他缠他缠到他上头为止!

问如何跟一个狗皮膏药烦人jīng外加熊孩子十级的弟和平共处并将其扑倒?

江乘:抽就完事了。

程让:???

外冷内热傲娇攻X又欠又làng二百五受

肩上痕,心头痣,你早已在我心里好多年。

程小白跟江乘长大后的故事,对小屁孩时期感兴趣的请戳《刚好你也喜欢我》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让(程小白),江乘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哥咬人

第1章 让哥

“程让,名儿起得挺谦虚啊。”

民警在记录本的姓名一栏上写“程让”,写完了拿笔头敲了两下,抬脸看着对面的小青年,“真名假名啊?”

对面这位刚被请进派出所的小青年留了一头灰不拉几的卷毛,顶张高中生的嫩脸,穿一件无袖篮球衫,刚好露出肩头的一块刺青——也不知道是刺了个什么玩意儿,弯弯扭扭的说不上是蛇还是蚯蚓还是别的什么虫子,总之不像什么安分守己的虫。

他声称自己是某大学在校生,但身上没有任何证件能证明,跟那些谎称自己是在校大学生的初高中肄业青年很像是一丘之貉,实在没什么可信度。

“民警叔叔您这话说的,我能在咱派出所这么神圣的地方报假名吗?”程让懒懒散散地歪靠在椅子上,愣是把硬邦邦的木头椅子坐出了沙发既视感,“我真是B大雕塑系学生,除了挂科留级人生没有任何污点,您可以随便查,我本名程小白,现用名程让,跟我妈姓……”

“到底叫什么!”民警把笔往本子上一拍,“再不老实我们就要严肃处理了!”

“别拍别拍……泥塑,怕碎。”程让从“沙发”上弹起来,宝贝地圈着桌上的几只泥娃娃,对着民警叔叔龇牙笑,“都是心血啊叔,这年头创作不易,您得尊重民间工艺。”

民警:“……”

事就是这一堆倒霉泥玩意儿闹的,二十分钟前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报警者称有人在大学校外摆小鬼,疑似传播封建迷信。民警们当即赶到现场,先是看见校门口聚集了一帮学生,乌泱泱围着一辆跑车,差点误以为是谁在这里搞车展。

后来挤进去才发现“别有dòng天”,跑车旁边摆了一地不人不鬼的泥娃娃,这位青年就靠在车上,手里捧着一只特别丑的小泥鬼,整体造型摆得活像个车模。

由于民警同志们完全看不出来那一地的小鬼有任何艺术价值,只好先把它们归为“封建迷信”,然后将这位疑似大神儿请回了派出所。

“这都是你捏的?为什么要捏一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娃娃?”民警同志牙疼地看着桌上的小泥鬼,就这一堆玩意,说它是民间工艺鬼都不答应,“还有你肩头的纹身怎么回事?”

要没有他肩头的“虫”,人家还没有十分怀疑,看着特别像是那种崇拜某种邪物的邪教标志。

“叔,我这捏的是人……就艺术夸张您知道么,张成什么样都有可能的。”程让指了指肩头上的小纹身,“您比如说这小黑蛇吧,真设计得像条蛇就恶心了,就得这样要像不像的才有艺术感,您不觉得它很像是个龙飞凤舞的‘江’字吗——小时候我哥在这里咬了个疤,我为了记仇特意设计的。”

民警同志嘴角一抽,横看竖看也没看出来哪里像个字,“……行吧,先说说你跑人家隔壁学校gān什么去了?”

“追姑娘啊!”程让没好意思说你们要不去捣乱,他这会儿说不定都告白成功了,“这年头去隔壁学校献殷勤的男生几个不是追女孩啊,民警叔叔您理解我们这些单身狗的苦吧?”

作为正常的单身狗,民警同志表示不太能理解,“你追姑娘送个花啊草的我们能理解,送这玩意不怕把人姑娘吓跑么,周围人都让你吓报警了。”

“他们害怕那也不赖我啊,再说这有什么好害怕的?”程让拿起一只泥娃娃摆在手心里,“您看它虽然丑,但它也很萌啊,送花又土又没诚意,我这可是亲手做的……啊,怎么说呢,泥塑就等于是我的灵魂,我把自己灵魂都献出去了,姑娘要是不能承受,那就只能对不起了,没缘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