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她炙手可热

《和离后她炙手可热》作者:三月蜜糖

文案:

顾绍祯出生没多久,便被送到金陵城养着,没娘疼的孩子,一身的yīn鸷冷漠,沉重寡言。

病榻前,他肤白若纸,唇红似火,浓黑的眼眸仿佛有着dòng察一切的诡谲心思。

温良良打了个寒颤,解释道:放心,你活过来,我们就和离。

顾绍祯咬了咬牙,用尽全力将热切渴望的心压了回去:离就离!

*

和离后,顾绍祯想,总有一日温良良会哭着回头。

他左等右等,等的心慌意乱,坐卧难安。

直到他装病在chuáng,温良良握着他的手哭的气息微喘,眸光潋滟。

他握住那截柔软,目光灼灼:给我再冲一次喜。

温良良抹了把泪,柔软的肩纱滑了下来。

顾绍祯双颊飞红,咳了一声,又道:夫人,救救我…

*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病体深恶痛绝,是在看到温良良的那一刻。

她如朝阳初升,带着一身的蓬勃之气,自马车款款而下,水青色的软烟罗裙将她周身笼罩如同薄雾缭绕,如梦似幻。

ps:

男主从里到外都是黑的

女主外软内刚

两人天造地设。

一句话简介:和离后前妻成团宠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良良 ┃ 配角:顾绍祯/宋昱琮/温白景等等等 ┃ 其它:蜜里藏刀

第1章

庆安十九年的chūn,下了最后一场雪,便渐渐将寒冬裹了起来,气温日日升腾。

腊梅枝头还挂着莹润冰晶,院中的杨柳便已悄悄抽出新绿,将嫩芽送了出来。温良良手里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踏着碎琼乱玉,从小厨房拐出去经过偏院,见几个仆妇围着那口深井浆洗,便笑了笑,打招呼道。

“若是不急着穿的,便等明日晌午再洗,眼下落了日头,风一chuī,手都皴了。”

说罢,轻巧的绕过月门,水青色身影消失在薄雾当中。

三个仆妇对视几眼,其中一个捞起湿淋淋的锦衣,抓到手里一旋,压着嗓音道,“夫人今天心情特别好,你瞧她笑的,金陵城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美的人来。”

另外那个嗤了一声,横着胳膊将自己杵在中间,“那是自然,自打夫人嫁给公子冲喜以来,公子的身体便一日好过一日,便是面上,也多了些暖意。”

三人哈哈笑了几声,又赶忙边浆洗边继续小声唧唧,“公子大好,夫人高兴,两人便能赶紧圆房,生个小公子……”

走近正院,周遭便霎时安静下来,温良良拾阶而上,天色渐暗,房里早已燃了火烛,明晃晃的影子投在窗户上,她吁了口气,推门而入。

房中常年有股药味,温良良转身关上门,透过花鸟蜀锦屏风,她隐约看到chuáng上那人斜靠在枕上,一动不动,似拿冷眸盯着门口。

她动了动唇,终是笑着走上前去,将药碗放在chuáng边的几案上,颇为慡快的说道,“今日最后一碗药,喝完有奖励。”

以往在家中,这个时节便早早将桃花纸换成了窗纱,开chūn时节,虽偶有还寒迹象,却不大妨碍的。

顾绍祯身子弱,一年四季都得靠药养活,不光没换窗纱,房内还燃着地龙,暖烘烘的将那股子药味蒸的四散开来,熏得到处都是。

温良良蹙着眉心,低头凑在衣领上闻了闻,红唇一咬,便攥着拳头来到窗前。

顾绍祯静静的看她行动,温良良今日穿的是一袭素白的软烟罗裙子,外面套着一件水青色chūn衫,她本就纤细婀娜,如今脱去臃肿的冬衣,更显玉洁冰清,娇俏怡人。

窗户支开一条缝,小的只溜进来一股狭长的风,温良良拍了拍手,甫一转身,便听那人淡淡一句,“不冷么?”

像是被人看破了心思,温良良面上微热,随即一拂鬓发,旁若无事的走到chuáng边,坐在顾绍祯对面的圆凳上。

顾绍祯乌发随意披着,白皙的脸上泛着异样的cháo红。他的瞳孔浓黑如星辰璀璨,如今正掩在那排长睫之下,叫人如何都猜不透内里。他斜靠在绣兰花暗纹软枕之上,挺拔的鼻梁上沁出几颗细密的汗珠,莹白的锦衣衬的肌肤愈发玉润,漫不经心的模样慵懒而又迷人。

他挑了挑眼尾,温良良端起药碗,纤细的手指慢慢搅了搅药汁,见她方要抬头,便立时将眸光投到chuáng尾,胸口忽然就跳得无比剧烈起来。

“药凉的差不多了。”她往前递了递碗,顾绍祯并没有接过去的意思。

“我只开了一点窗户,透透药气,风是暖的,不冷。外面的腊梅花都要落了,桃树梨树打了苞,再有几日满园都是花香,到时…算了,我去关上吧。”

温良良起身,水青色的衣裳轻轻浮动,她摸了摸热烫的脸,心想,最后一次,就都听他的好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