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受宠日常

《世子妃受宠日常》作者:六鲤

文案:

秦初苧为救父出狱算计国公府世子柳暄,柳暄姿仪伟秀,文成武就,偏偏乖张狠戾,无人敢惹。

京中都以为秦初苧惹了柳暄铁定活不了,没成想秦初苧不仅活得好好的,还敢卖了柳暄的药材,散了他的人,毁了他的清净,放肆得不得了。

京中诸人:她哪来的这么大本事与胆子?

世子爷低笑:本事我教的,胆子我给的,有意见?

诸人瑟瑟发抖。

*

世子爷收了一个姑娘当徒弟,虽不见面却时时飞鸽传书,徒弟哭诉身处困境,世子爷怜她疼她,给她出谋划策,日子一长,他察觉出了不对劲,怎么给徒弟支的招儿都落在自己身上?

后来,世子爷将徒弟堵在大殿一角求婚,“成了亲,还能教得你无法无天,容你更加恣意妄为,答应么?”

徒弟(秦初苧):我不能拒绝吗.jpg

*

世子爷与人约定三年不杀生,余生深居宫观,不曾想有个姑娘太招他疼,让他一再违背约定再入朝堂,只为给自己的心尖尖独一无二的宠爱。

本文又名《我教徒弟攻略我自己》全架空。

护短宠妻醋王世子爷VS稳中带皮大美人

一句话简介:女主她恃宠放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初苧,柳暄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建元三十二年,京城。

暖日和风,莺啼燕舞,枝上柳绵随风散开,徐徐落入车水马龙的顺和长街,突然间“砰”得一声响动砸入了熙攘的人群,随之有人大喊,“武安侯家的大门被张家砸啦!”

行人接二连三拔足来看热闹,武安侯门前人头攒动,议论声此起彼伏,“说是侯府大公子在飞鸢楼偷偷绊了张家二公子一脚,二公子不愿意了!”

武安侯府日渐势微,张家却是当今皇后娘娘的娘家,素日在京中风光无限,也从不仗着权势欺人,但若是旁人欺负过来,必要五倍十倍地还回去,府中的二公子更是受不得半分气,也未告知家中长辈,当即命人讨理来了。

“讨理儿便讨理儿,何必砸门?”有人嘀咕。

当即有张家人冷笑,“还不是因为侯爷没种开门!”

“侯爷要是有种,十年前也不会推庶弟出来替他受过了!”

猛然响起的男声宛如一道惊雷,轰然炸起无数惊呼,“庶弟?可是那个当年被赶出京城的蒋仲清?”

“是。”那道男声中满是愤愤不平,将昔年真相抖落得gāngān净净,“二十年前,武安侯府与国公府结仇,祸根原在武安侯大公子,也就是现在的武安侯蒋仲仁身上,可蒋仲仁胆小懦弱,不敢承认,侯府就推了蒋仲清出来替他受过,当时候府为了平息国公夫人的怒火,不顾一丝亲情,不仅把蒋仲清从族谱中剔除,还把他赶出了京。”

周围哗然一片。

张家人一听武安侯还有这等丑事连声冷笑,“可怜了蒋仲清了,竟摊上了这么一个不仁不义的兄长!给我继续砸!”

接连不断的“砰砰”声引来更多的行人,一时间侯府门前热闹极了,无人注意到,路边拐角处静静停着一辆马车,管家秦穆走至车帘前低语,“姑娘,张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出半个时辰,整个京中都会知晓,老爷蒙受了二十年的冤屈终于能洗刷了。”

车帘被一只玉笋般的纤手掀开,露出秦初苧一张瑰姿艳逸的面容,微微上翘的鼻尖浮着些暖融融的日光,她的父亲正是众人口中的蒋仲清。

二十年过去了,京中人都以为杳无音信的蒋仲清大抵上是死了,岂能料到当年蒋仲清绝处逢生,改姓为秦,娶妻生子不说,还带妻儿回了京城,只是没想到,才进京不到半年,就因做了一桩木料生意被牵连进宫中的案子,被人诬陷下了狱。

秦初苧无父无兄,孤身在京中奔走数日,无一人能帮,就在此时父亲好友告知她,若是国公夫人肯出面,或可还有一线生机,但二十年前那段旧仇让国公夫人恨极了武安侯府,或者说恨极了蒋仲清,又岂会帮忙?

远处传来一声叹息,“想来国公夫人也被侯府蒙蔽了数年!”

秦初苧听罢沉吟道:“可以去国公府了。”

马车一路碾过闹市,所到之处都在议论二十年前的旧事,有人信,亦有人不信,消息像生出了翅膀飞一样传入了国公府。

阔大的厅堂里,只听“砰”一声,茶杯被摔得碎了一地,国公夫人猛地站起身来,眉头狠狠拧着,“去查当年之事!蒋仲仁若敢欺我,我必定饶不了她!”

身边一人速速去了。

此时厅外进来一妇人,上前劝慰,“夫人息怒,那武安侯府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还不是随夫人揉捏,眼下最关键的是世子爷一事。”

上一篇:入他眉眼中下一篇:遇萤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