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佛陀不抵你(2)

花浓正准备去灵山走一趟,看看师傅,顺便看看昨天到底是谁在渡劫。没成想一出dòng口便瞧见了月老。

月老正半躺在一块石头上打瞌睡。

花浓蹑手蹑脚的走近,弯腰扯下一根狗尾巴草,在月老的鼻尖处晃动。

没一会儿,月老便打了个喷嚏。花浓连忙将手里的狗尾巴草扔进了草地,狗尾巴草刚脱手,月老便醒了。

“哦呦,天已经亮了。”月老从石头上跳下来,微微眯着眼说道。

“对啊,花浓还不知月下老人有在她人dòng口宿眠的习惯。”花浓笑咪咪的调侃。

月老尴尬一笑:“哈哈,这个……那个……是这样的,前些日子老夫翻阅这缘机盘,发现花姑娘你前世有未报的恩情……”

花浓听了皱眉:“我前些日子刚用我师傅的玄光镜照了我自己啊,玄光镜没有照出我的前世呀。”

上次她去灵山玩儿,在师傅的法器室里玩了好一会儿,看到玄光镜在角落里积了一层灰尘,她便拿出来打扫了一番,顺便照了照自己。

据说,玄光镜是降妖伏魔的厉害法器之一,还可以照出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她才照了一会儿,镜中一片空白。她还想继续看看未来,被师傅用一根藤蔓将玄光镜给收了回去。

师傅低沉的嗓音回dàng在法器室。“玄光镜煞气太重,你身子弱,少照为妙。”

月老听了花浓的话,瞠目结舌。众人皆言,容尔神君极其宠爱小徒弟,不曾想连玄光镜这般厉害的法器,也让她把玩。

怪不得,怪不得他会找了自己来办这件事情。月老脸上扬起一抹了然的笑意。

“许是那玄光镜许久未用,失灵了呢。”月老抚着他白花花的胡子说道。

“那我该如何?”花浓问道。

“报恩呀,丫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若是这桩恩情你没还上,那可是万万不能飞升神君的。”月老将缘机盘举到花浓跟前。

对于飞升神君这件事情,花浓还是极其看重的。“怪不得,我没等来天雷,原来我是有尘缘未了。”

月老暗道:“还不是你拜了个好师傅,替你挡了足足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可惜呀,这么漂亮的丫头,情智未开。,不然哪里用的着费这么大劲。”这些话他断然是不敢说出口的,只能在心里说说了。

“花浓还要请教月下老人,这恩情当如何报答。”早早报了这恩情,早日飞升神君可是她近千年来唯一的夙愿。

月老素来喜爱成人之美,不是挡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嘛,那便用九世尘缘还了吧。他在缘机盘上挥了下衣袖,缘机盘转了足足九圈才停下。

“丫头,想来天意如此。缘机盘每转一圈,便是一世的红尘往事。方才,它足足转了九圈。你需要下凡尘,历经九世轮回,这恩情,才算是报了。”

只要能飞升神君,区区九世又如何。花浓慡快的应了下来。“好,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人生不过数十载,九世轮回也不过几百年,这恩情,我报了。”

“如此,甚好。缘机盘已经启动,姑娘还是早些下去吧。”月老话音刚落,捏指念了一段咒语,花浓便被吸进了缘机盘中。

就在花浓极速下落之际,似是听到缘机盘外隐约传来的声音。

“此次,多谢月老了。”

“容尔神君客气了,姻缘际会本就是小老儿分内事。缘机盘已开启多时,免生变故,神君还是早些下去吧。”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花浓嘟囔道。

她隐约看到一股仙气径直冲着自己飞过来,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世马上开始啦

第2章

“陛下,文贵妃...文贵妃...”小太监颤巍巍的跪在大堂之上,不敢抬头直视自己的主子。

皇上听到文贵妃,便有些慌张,匆忙的走到小太监的眼前,揪住他的领子问道:“文贵妃如何了?”

“文贵妃...贵妃诞下小公主之后,便没再醒来,文贵妃...薨了。”

“小公主...小公主...朕的太子...罢了。”身穿龙袍的男子松开小太监有些神叨叨的念叨着。德化帝一早便下了诏,后宫妃子中,无论贵贱,诞下的首个男婴,为德化太子。可说来也怪,自打下了诏,后宫嫔妃怀胎数月,皆是女婴。如今这德化王朝,已经有了二十四位公主了。

“好生安葬。”皇上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自古薄情帝王家。

“娘娘,太医院的太医被皇后娘娘全叫去了,可你还在流血啊。”小宫女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哽咽的说道。

“明月,太子呢?”文贵妃脸色苍白,虚弱无力的问道。

“奴婢这便去将小太子抱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