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佛陀不抵你(86)

“听花悠然说,你最喜欢饮着桃子酒,我便亲自去花子坞学会了,可你却再也喝不上了。”

自他出现在花浓的视线里,花浓便一直贪婪的望着他,眼神一刻都不想从他身上移开。

他说着打开了密封桃子酒的塞子,一声闷响,桃子酒的清香便充满了整个院落。

花浓本就有些嗜这桃子酒,再加上这是释然亲手酿的,诱惑力别提有多大了。

她施着隐身术法坐在他旁边,一直吞咽着口水。

“也不晓得你在地下会不会害怕。你再等等我,待念浓再大一些,我便下去陪你。”

花浓听着他平淡又带着些宠溺的对着墓碑说着这样的话,鼻子酸了。

莫不是自她离开,他便一直这样生活?一个人对着冰冷的墓碑自言自语。

她可是已经离开了十年啊。

花浓哭了,还有一滴泪不小心落在了释然的手背上。

释然还以为下雨了,起身便要去收晾晒在外面的经书。

天色渐晚,释然又从桃树下面挖出一罐桃子酒,又坐回到墓碑前,仰头喝了起来。

他如今,也变得异常嗜酒。只有喝醉了,他才能好受一些。不然,漫漫长夜,他只能独坐到天亮了。

花浓见他饮酒,她也馋的厉害,微微使了一个障眼法,便将那罐桃子酒尽数饮了去。

凡人时候的她,酒量不好。万万不曾想到的是,她如今已是仙人之躯了,酒量依旧那么差。

她已经有些头眼昏花了。

“这桃子酒的后劲,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她扶着墓碑起身,一边嘟哝道。

正饮酒的释然,仿若听到一些声音。他放下酒坛子,环顾四周,又失望的垂下眸子。

“这次还没醉,便听得你的声音了。”

花浓再也绷不住了,踉跄着扑到他怀里。酒坛摔碎了,桃子酒撒了一地。

释然定睛望着扑在自己怀里的女子,一把抱紧了她。

花浓也不甘示弱,微微抬头便覆上了他的唇瓣。

情浓之时,释然早已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抱着她回到了房间。

花浓醉的快,醒的也快。她酒醒的时候,释然还在她身上驰骋。

她羞涩的抱紧了他,一个指尖汇集了昏睡的术法,将释然弄昏了。

趁着释然昏睡,她连忙溜回了青丘。

待释然睡醒,身下的粘腻却是那般真实,可身侧却空无一人。

他连鞋袜都来不及穿上,跑到墓碑前。

碎酒坛子还在原地。

他昨日当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了,不像是梦。

花悠然午膳后来到芳华院寻释然,开口便问:“你昨日有梦到花浓么?”

释然猛的抬头。

又听得花悠然道:“昨日,父王母后都梦到她了。我也梦到了。她说她一切安好,让我们不要担心,好好活下去。”

释然欣喜:“她回来看我们了。她当真回来了。”

后来的几日,释然都在她的墓前摆一坛桃子酒,可再也没等到她。

花浓逃回青丘,在狐狸dòng回味了好几天,竟然又有些想念桃子酒的味道。

于是,她又偷偷溜下去了。

后来,释然隔三差五的总会梦到她。而释然的身上,也总是隔三差五的出现咬痕。

直到释然老成了老头,她依旧隔三差五的出现他的梦里。他才明白,这不是梦。

作者有话要说:花浓与容尔的番外、以及花浓与容尔的第二世,见专栏内《纨绔村花太撩人》,存稿中。

无缝更新《làng花[军旅文]》,感兴趣的可以收藏。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