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娇娇女

书名:这般娇娇女

作者:曚小溪

文案:

满京城谁不知道,静安郡王府的昭安县主,人美,爱娇,性子傲,稍不如意便挠人。京中的夫人们,面上一派亲和,心底却是暗暗摇头。

渐渐地,卫熙到了适婚之龄,然而却亲事艰难。

有人问其原由。

一人道:“姿容太盛,恐招祸端。”

又一人道:“生性骄矜,恐难驯服。”

三人道:“喜好奢华,难托中馈。”

独一人笑道:“我甚喜其姿容,爱其骄矜,愿供其奢华,信托以中馈。”遂求之。

初见时,卫熙抱着一个坠彩珠的绣球,弯着眼睛,看着谢青玄娇娇地唤道:“四叔好。”

男人一袭素衣,轻笑着点了点她发间坠下的金铃,“小丫头,你好。”语气像是在哄自家的幼妹。

直到新婚之夜,男人才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我吗?”卫熙轻扬下巴,语气娇纵又肆意。

谢青玄一挑眉头,轻笑一声,伸手拨了拨她凤冠上垂下的琉璃珠,道:“傻丫头,那是我哄你玩儿的,你还真信了?”

予之华服美玉,任之嘻笑怒嗔。

颜控任性小公举VS自带bī格表里不一大灰láng

阅读提示:

1、本文架空!全程身心一对一,男主比女主大八岁

2、更新时间一般为晚上十点,有事会请假

3、本文主旨是谈恋爱,要是剧情逻辑有问题的话,能圆则圆,圆不了的话,还请小天使们海涵,鞠躬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熙、谢青玄 ┃ 配角:预收文古言《人人皆道我好命》日常甜宠向!现言《心尖淌蜜》小甜文!求收藏! ┃ 其它:种田文

一句话简介:一切始于颜值!

第1章 擦肩而过

在位的皇帝已过知命之年,但仍无子嗣,众人均猜测是要从宗室中挑选过继的人选。

是以,暗流渐渐涌动起来,但百姓们犹自不觉,建平城中依旧是繁荣平和的景象。

三月,草长莺飞,chūn风和煦,正是踏青的好时候。

“公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穿着灰衣短打的小厮,立在一扇门前,轻扣着门说道。

不多时,门被打开。

露出屋中人的面容,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薄唇透出淡淡的殷红,五官极浅,却负气含灵。

面容轮廓棱角分明,孤傲清俊,丰神俊秀,清雅出尘,不似人间客,倒如天上仙。

年纪仿佛弱冠,着一身半旧不新的宽袖轻衫,身形修长,仪态风流,颇具魏晋之风,扬手间露出一截清瘦白皙的小臂,更添隽逸。

“知道了。”男人应了声。

径直走出,小厮静声跟在身后,直到男人轻撩衣袍上了车,才赶紧上前驱车。

如此好的天气,那些贵女、公子们自然也早早地约了一起,往青山游玩踏青。

青山是建平郊外的一座山,不高不深,也并不陡峭,但名山有的好景它一样也不缺,自然上头还有座极出名的庙了。

既是游乐,那些贵女、公子们再怎么胡闹也不敢跑到庙里去玩乐,若真是这样家中信奉的长辈知道了,免不了要挨顿骂,动手也不是不可能。

青山的山脚下已停了不少马车,马车上挂着的各类铜牌装饰之物,被山风chuī的铃铃作响。

一辆三驾的华盖缓缓驶来,引得上头挂着白玉玲铛铛作响,如溪水激石,车角系着的五彩丝带飘飘扬扬,带出点chūn日斑斓的色彩。

车纬扬动间,隐隐馨香飘扬而出,露出点里面的景象,一双彩绣坠珠玉的双履,和几个颜色绯丽的衣角。

其中一个看起来颇为华贵,并不是说它的颜色,相反,它的颜色最为浅淡,但却是泛着淡淡的光泽,宛如初晨日升时的第一抹霞光。

若是有那识货的见了,必定要感叹一句,用百金才难得一匹的霞云罗做衣裳,当真奢侈至极。

好一会儿,马车上才下来一人。

碧霞流彩飞花上衫,月华凤尾销金裙,银白底翠纹兜帽,梳垂鬟分肖髻,簪白玉梨蕊,插溢彩琉璃钗。

纤细白嫩的手指摘下兜帽,露出一张巴掌大的盈盈的小脸来,弯弯柳叶眉,星星点漆目,一点朱唇似桃粉染过,粉妆玉砌,冰肌玉骨。

此时粉唇一嘟,清凌凌地声音流出:“早知道就不来了,这路也太难走了。”

旁边的丫头连忙哄道:“要不奴婢替您揉揉。”

卫熙抿抿唇,朝山上望了一眼。

“算了,来都来了,要是现在就走了,多亏呀。”卫熙撇撇嘴,垂首理了下裙衫。

“你跟着我去就行了,用不着那么多人,去了也没你们的位置,叫桃粉在这儿等着就好了。”她对着身旁一个穿水蓝比甲的丫头说道。

那丫头笑着应了,那个叫桃粉的丫头行了一礼,嘻笑道:“那奴婢就在这儿等着县主,谢县主体贴,叫奴婢少走了许多步。”

卫熙鼓着脸颊瞪了她一眼。

要不是她今天jīng心打扮了那么久,不舍得让自己这身好衣衫和好妆容làng费了,她才不要去参加那劳什子宴会呢,在家gān什么不好,非要去做那爬山的累活!

哦,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不坐轿子上去,那是因为某位皇帝答应过这青山庙的不知道第几任主持,说是不管是谁,只能徒步上山,简直奇葩!

桃粉见卫熙瞪她,也不害怕,还在心里偷笑了一下,又软了声音,笑道:“奴婢刚才的意思是,在这儿等着县主回来,好给县主揉肩捶腿。”

卫熙这才满意地哼哼了两声。

她扭头看了眼蜿蜒的山路,认命地叹了口气,提起裙摆往上走。

还好定的地方在山腰,只需一柱香的时间便能到,不然,就算狠心làng费她一身好打扮,她也绝对不去!

行路无聊,卫熙只能自己给自己添点乐趣,边噗嗤噗嗤地往上走,边眼神乱瞟,欣赏欣赏旁边的盎然绿意,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眼神一停,她用手戳了戳身后的丫头:“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人?”

丫头依言看去,只看到一溜的树丛,并不见卫熙说的人影。

她笑了下,道:“县主许是眼花了,那边的路又窄又不好走,寻常人哪里会走。”

卫熙又看了一眼,发现的确没有人,但她还是觉得她刚才没看错,于是不服气地反驳了一句。

“说不定就是有人脑子不好,想要试试呢。”

丫头噗嗤一笑,卫熙瞬间扭头瞪人。

于是丫头非常有求生欲地迅速低下头。

卫熙瞪了她一会儿,没见丫头有什么反应,倒是她自己不知怎的羞恼了起来。

于是,一扭脸,轻哼一声,继续爬山去了。

反正她就是没看错!

……

“公子,那边好像有人。”小厮在男人背后小声说道。

男人余光瞟到一点翩飞碧色,语气淡淡的:“无妨。”

青山寺在山顶,他们不会遇上。

来到寺前,门前已有小僧候着,见到他,双手合十,“主持已等候施主多时,请随小僧来。”

谢青玄挑挑眉,看向他,“那就有劳了。”

身后跟随的小厮难掩惊讶地看着小僧,此次前来,公子并未通知主持,京中也无人知晓,看来这主持倒是深藏不漏……

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明显,那小僧回过头,温和地道:“主持已闻公子进京,想到施主可能会过来,便让小僧每天候在这儿。”

谢青玄闻言,淡淡地看了一眼小厮,而后对着小僧温和地笑了下,“主持有心了,辛苦小师傅了。”

小厮心中一凛,忙低下头,直到几人停下才抬起头。

几人身前是一座小院,幽静禅意。

“施主,主持就在里面,小僧就不进去了。”小僧看向一边的小厮,“这位施主可以去尝尝青山寺的素斋。”

上一篇:天降福女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