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臣要造反+番外

书名:公主殿下,臣要造反

作者:花九戈

文案:

一直以来,戚国都有三害——妖怪,qiáng盗,以及公主珑曦。

后来,妖怪和qiáng盗都被消灭光了,珑曦公主这个祸害却仍屹立不倒。

再后来,“珑曦公主有克星了!就是那位新来的督官慕离!”

听闻此消息,整个宫城的人都喜极而泣,只有珑曦本人愁云惨淡——她发现,那个叫慕离的家伙,可谓是极品恶魔。

珑曦的毕生愿望,就是摆脱这个腹黑且毒舌的慕离,可惜二人这一纠缠,便是永无止境。

1.蛮横嘴pào沙雕女主X腹黑毒舌扮猪吃虎男主

2.1V1,HE,男主甜宠撩。

3.后期世界观展开,奇幻元素增多。

【!排雷!】:【1.男主腹黑且热爱nüè渣,nüè渣时会不择手段】

【2.女主成长型,前期不谙世事沙雕傻白,后期脑容量逐渐增加独当一面】

【3.前期女主被男主牵着鼻子走,后期女主霸道压男主】

【4.第一本书,求轻喷。】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爱情战争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珑曦,慕离 ┃ 配角:《狐狸的使用方法》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在本公主眼皮底下造反?

第1章 祸害

珑曦公主被封为戚国皇储的时候,只有七个月大,那时她咿咿呀呀,满地乱爬。婢女们满皇城追赶珑曦,最终累的气喘如狗,却碰不到她半根毛。

后来珑曦爬到了皇宫的宝库中,捧着一颗夜明珠开始磨牙。传国玉玺就放在旁边,她爬过去就是咔嚓一口,竟生生咬上两排牙印。

从那之后,戚国颁的所有圣旨,都盖着这个带有牙印的玺印。

周岁的时候,照料她的嬷嬷将她抱在怀中逗乐,珑曦兴奋的一脚蹬在她脸上,那嬷嬷直接摔了个跟头,又在塌上躺了三日,至今鼻子还是歪的。

珑曦公主是宫中一大祸害,人人皆知。但她除了淘气些,力气大些,牙口好些,并没有表现出其他的禀赋。

直到七岁那年,她的父皇指派了一位太傅做她的教书先生。

那位太傅六十多岁,成天笃笃笃的拄着拐杖,身板弱不禁风,读起书来还摇头晃脑。

起初几日,珑曦对这太傅极为尊敬,但每当她抬起头,总能看见太傅在那儿摇头摆脑的,一晃就是个把时辰,实在看的她眼睛发昏。

“太傅,您的脑袋为何总晃来晃去的?”她终于忍不住问道,“是因为里面有水吗?”

太傅对待皇室子弟严厉无比,听这话后勃然大怒,拿起玉板就要打珑曦手心,珑曦不高兴被他打,一气之下揪住了他的胡子。

只一眨眼的功夫,那团胡子便冒出了一团焦烟,又燃起了一团火焰。

珑曦诧异的看着自己掌心中流淌的火光,太傅则举着拐杖屁滚尿流的逃走了。他的半边衣裳被烧的光秃秃,半边脑壳像个没了毛的笤帚。

她竟然会法术,这可是件稀奇事。

那之后的几天,无论珑曦的手指碰到什么,那东西就会变成一团燃烧着的火焰,她觉得很有意思,便四处兴风作làng。

她在宫城中四处乱窜,先是烧了一座宫殿,又烧了一座城门,内官和婢女们都被吓得四处逃窜,宫内的狗被她撵的鬼哭láng嚎。

最后,侍卫们绕到珑曦背后,壮着胆子给了她一闷棍。她昏了过去,这场骚乱才得以平息。

翌日,一群穿的花花绿绿衣裳的巫师来到了青宫中,二话不说就开始围着她跳大神,一面跳,还朝她撒着什么气味古怪的符水。

他们不眠不休的跳了一整天,最后跳的腿都瘸了,也不见成效。珑曦打了个哈欠,不小心放出一团火,惊得他们呜嗷喊叫。

“皇上,且让公主收了神通吧。”那巫师被烧得全身焦黑,一瘸一拐的跑去向戚皇禀报,“依草民看,还是将公主带到‘龙丞苑’去,请护国法师大人瞧一瞧。”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天还未亮,婢女们便将睡意惺忪的珑曦从chuáng上抱了起来,给她穿好衣裳后,又将她塞进了宫外的马车。

珑曦揉揉眼,借着昏暗的光亮,看见父皇戚龄yīn沉着脸坐在旁边,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婢女以前给她讲过许多故事,她们曾说,若是有小孩子不听话,就会被父母半夜扔到山上喂láng。想到这儿,珑曦立即痛哭流涕,试图用哭来引起戚皇的同情。

“父皇,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放火烧殿了,就算烧,也会等殿里没人了再烧……你不要扔了我。”

戚皇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马车驶出了王宫,穿过了清冷黑暗的大街小巷,一路驶出了城外,又转到了山路上。这一路实在颠簸的厉害,她哭累了,便睡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马车已停住不动。她钻出车子,迷迷瞪瞪的打量着四周的景色。

这是一处山谷,放眼望去,尽是碧绿的山和瀑布,到处回dàng着鸟虫叫鸣声。天已经亮了,但天上还飘着蒙蒙的细雨,很快沾湿了她的衣裳。

她嫌弃的拍走身上的雨珠,环顾四周时,却发现不远处伫立着一座别苑,那建筑的模样平平无奇,不恢弘也不华丽,规模还不如她居住的青宫大。

“龙丞苑……”她念叨着别苑外牌匾上的字,不得其解。她一点都不喜欢这儿,这儿的窗户是纸糊的,门把手居然还是木头的……这儿的人也太抠门了,换个金的能花多少钱呢?

她在花圃里扑了几只蝴蝶,戚皇就吩咐婢女将她抱到了大堂去,又将她放在了一张宽阔的椅子中,这椅子对她而言实在是太大,她如同坐进了一艘船里。

片刻后,从屋外走进来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见到戚皇便忙不迭的跪地磕头,口呼万岁。戚皇几次叫他平身,但这老头儿趴在地上,规规矩矩的磕了十几个头后,才站起身来。

在这龙丞苑里居住的,是戚国的护国法师,他们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却甘愿隐居于荒山野林,鲜少过问世事。

他们皆是生来就有法术天赋的人,但他们所谓的法术,也不过是些皮毛,能勉qiáng操控些基础元素罢了。譬如在指尖簇一笑团火,譬如让水滴腾空而起再落下,不过如此。

但珑曦不同,她可以随手放火烧掉一整座殿房,她对此一直很得意。

“朕此次前来,就是为弄清楚公主身上的怪事。”戚皇对白胡子老头说明了来意,“公主不知为何,突然学会了妖术,实属古怪……还请先生指点迷津。”

那老头径自走到珑曦面前,左右检视了珑曦一通,又是赞叹又是点头。

他模样实在很老,还长着一把白色的大胡子。珑曦一看见他,就想起那个被烧掉胡子的太傅,遂咯咯笑了起来,直笑的老头莫名其妙。

当她伸手要去揪那把胡子时,戚皇立即阻止了她。

“那,皇上的意思是……想要臣废除公主的法术?”

“正是如此。”

“皇上恕罪,关于公主的法术,臣实在无计可施。”他不停地摇着头,“法术天赋,生而有之,可疏不可堵。皇上若是想叫公主不再施法,恐怕只能……只能砍掉公主的双臂。”

这老头儿,怕不是故意整她,砍了双臂她拿什么挠痒痒?

她实在听不下去了,趁二人专心jiāo谈时,她悄悄的沿着椅子爬到了地上去,溜出了门。

外面的院子很大,珑曦开心的追赶着蝴蝶,夕颜则惊慌失措的追赶着珑曦,同时苦口婆心的劝她安静下来。

夕颜是珑曦的贴身婢女,珑曦觉得她哪儿都好,就是人唠叨了点,而且总对她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

“公主,别跑了,您不能这么调皮。”

“公主,这不是妖怪,这东西叫兔子……您快松口,别咬它的耳朵!”

“公主,您不是毛虫,不要弓着身子在地上爬。”

上一篇:朕被宫妃刷负分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