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番外

《向暖》作者:常唯欢

文案1:

温暖高中时爱过一个男生,那人抽烟喝酒爱打架,脾气还差,两人分手前大吵了一架。

几年后,温暖重逢向图南。

温暖衔着烟,想到一个未经核实的传言:听说当初分手,你为我哭了?

向图南叼着烟凑上前,就着她唇间的烟点火,还喷了她一脸:真正的男人,只会在chuáng上让自己的女人哭。

文案2:

向家老二向图南出国五年归来,向家高调举办酒会迎接。

有人推测向家有意借此机会挑选二儿媳。

结果当晚向图南直接带着一美女出席。

第二天有传言称,酒会当晚,看到向二公子将那位美女压在阳台上深吻。

结果亲吻完,美女揪着他的衣领:你丫再敢一跑五年,看我不抽死你!

久别重逢,微笑向暖。

两个脾气都不太好的人谈恋爱的故事。破镜重圆,从校服到婚纱。

一句话简介:我超凶,给我小心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暖,向图南 ┃ 配角:新文《商业联姻》正在连载 ┃ 其它:

第1章

温暖没想到,自高考后分开,她和向图南竟然已经有整五年没见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她就从青chūn美少女大姐姐,变成小朋友口中的“漂亮阿姨”。

漂亮两个字,是温暖自己加的。

其实这五年当中,无论是当初那个大集体,还是他们那个小团体,都聚了几次,她和向图南竟然都没有再碰到过。

大概这就是真的无缘。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的前任,就应该跟死了一样,从这个层面来讲,向图南死得挺彻底。

----

傍晚时分,陆家嘴某幢高楼里。

祝燕飞的电话掐着点儿打进来。

“暖暖,周末了,出来快活啊!”

温暖抱着纸巾盒,抽了一张出来猛擤鼻涕。

“不去,你们玩吧。”声音像被最粗的砂纸磨过,哑得厉害。这几天,她的副业都没办法做。

“搞什么啊!”祝燕飞不满地叫,“难得周末,你不出来làng,难道还要窝在家里抄佛经?”

温暖又抽了张纸巾出来,刚摁到鼻头,就是一阵轻微刺痛。感冒两天,她的鼻子都快被揪成了草莓,红彤彤的,很是鲜艳。

“你说对了,我还真是在抄佛经。”

“啊?”祝燕飞有点傻,“你还gān得出这种事?”

温暖用纸巾压着鼻子,瓮声瓮气地笑:“前阵子不是我妈病了吗,我给她祈福呢。”

当时凶吉未定,她心中既害怕又茫然。虽然理智上觉得应该相信现代医学,可是感情上,却还是想多找一点寄托。

祝燕飞一下子没了声。

过了几秒她才沉声问:“阿姨检查结果出来没?”

“出来了,良性。”话说的轻松,却不知道这些天是怎么煎熬过来的。

祝燕飞和她之前一样,轻松地吁了口气:“幸好,幸好。”轻松完又开发始引诱她,“阿姨都没事了,你还抄个什么劲儿。出来,出来,一起喝酒。”

“言而无信,我怕老天爷用雷劈我。”纸巾盒空了,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备用的,打开,先抽了一纸出来堵住鼻子,“下次再约吧。再说,你没听出我声音不对劲儿?我这都感冒两天了。”

“真拿你没办法。好了,你快点回去,好好地抄你的佛经吧。”祝燕飞没再勉qiáng,只是还是不忘调侃她,“要我说,你这感冒就该喝点酒,以毒攻毒,保证酒到病除。”

“滚犊子!”

祝燕飞在那边哈哈笑。

当初那么一大帮人,自高考后,就分散到五湖四海,后来大学读完,考研的考研,出国的出国,工作的工作,更是散得不成形。就她和祝燕飞,因为都在上海,往来更密一点儿,经常聚一块儿逛街喝酒。

祝燕飞和她一样能疯,温暖不理她,自顾自抽纸巾想擦随时要掉的鼻涕。

这时祝燕飞停了笑,冷不丁说了一句:“向图南回来了。”

温暖的手一顿,转眼间心念转了几转,最后问出口的却是一句,“他还没死?”

问完自己先窘了一下。

这叫什么话?

果然,祝燕飞大叫起来:“至于吗,小暖暖?不就是谈恋爱分手,你就咒人家死。”

温暖自己也不禁莞尔,虽然她只是一时脑抽,并不是真的这样想。

“谁咒他!我就是想说,他这个前任做得很称职,在我这里跟死了一样。不错,值得表扬。”顿了顿,终究压不下心头的那点儿好奇,“他哪天回来的?”

“就今天,今晚北京那帮给他接风洗尘。等着吧,一会儿群里肯定得直播。哦……”祝燕飞这才想到,“你不是也在群里吗?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温暖一时没办法回答。

其实她退群了。

没多久的事。

而退群的原因,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有个以前的校友在追向图南,都追到国外去了。

大家都拿这件事他开玩笑,话说得挺那个的。

早些年大家不这样,可能是顾忌着他俩之前的关系,说话很有分寸,这么久了,应该是所有人都觉得他俩之间已经过去了,全都放松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温暖窥了会儿屏,觉得不得劲儿,就悄悄地退了出来。再想想,gān脆连群都退了。

眼不见为净。

其实想想很没必要,整这么一出倒好像她还多在意他似的。只是退都退了,加不加回来都没差。反正她平时在群里很少露头,也就是日常窥个屏。也因为这样,这么好几天了,大家都没有发现少了她这一号人。

“一不小心退出来了,想着平时忙,也没空看这些,就没再加进去。”她作了个解释,也没想着祝燕飞会信。

祝燕飞表面大大咧咧,心却细,沉默了一会儿,她轻声问:“要我把你再拉进来吗?一帮老朋友呢,没道理都丢下对吧?”

温暖用纸巾摁着鼻子,蹙着眉喘了几口气,一点头:“那谢了。等下看看他们的直播。对了,他们订好在哪儿聚了吗?上次我妈动手术我回去,哪儿都没去成,北京我都不熟了。”

“就高中时校门口那家店,以前我们常去的那家,新装修了一下。主要是怀旧。”

怀旧?

温暖笑,最怕的是,有旧不敢怀念。

“哦,对了,瞧我,竟然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祝燕飞总是一惊一乍的,“暖暖,我跟你说件事,就今天,我从蔺麟那里听了个八卦。以前你跟南哥刚分手那会儿,南哥喝多了,叫着你的名字哭了。听说哭得特别伤心,可是他不让他们说。”

现在能说出来,应该是因为已经事过境迁。

只是不知道他和那位勇敢的美女校友到了哪一步?

虽然的确已经事过境迁,只是想到分手时的惨烈,终究有点唏嘘。

还来不及伤感,就听到祝燕飞在那边加了一句:“真假不确定啊。”

温暖一点伤感的情绪吊在半空中,最后生生憋笑了。

“不确定的事你跟我放什么屁?”

“听听,还是这么粗鲁。白领jīng英也掩饰不了你小太妹的本质。不过暖暖,当初你跟向图南到底为什么分手啊?”

又问这个。

温暖有点头疼。

答案明明大家都知道,可是没一个人肯信。

“说了你又不信。不过真就是那么回事,他要去打架,我不让,就掰了。”

“不可能。”

温暖无奈苦笑。

当初她和向图南的那场恋爱谈得轰轰烈烈,分也分得轰轰烈烈。整得自己就一青chūn偶像剧的主角似的,要多作有多作。

其实还是年轻,少年意气,谁都觉得自己特有理,憋着股劲儿,不肯低头。

只是,原因是这个原因,却是谁都不信。

上一篇:想吃你的糖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