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青春浪费给你

书名:我把青chūnlàng费给你

作者:夜惊鸿

文案:

邵龙老爸是个bào发户,顶级bào发的那种

他第一次看见穷亲戚家小孩儿章玉叶,那时候这小亲戚才十一岁

身材还带着小女孩儿的单薄

两条腿纤细得没有一点儿肉

细脚伶仃地站在礼堂的大铁门门口

十八岁的邵龙就记住了

回家千方百计打听小亲戚的信息

小亲戚十八岁的时候

他二十五,马上赴美留学

时隔这么多年,他竟然一眼就认出来她

就好像他这么多年从不曾将她忘记

她回答他的声音也没有了十一岁时的胆怯颤抖

甚至带着一丝雀跃

眼睛盯着他,目光亮亮的

语气中满满的倾慕

邵龙知道自己喜欢这个女孩儿

觉得她就像甜美的蜜

于是他找到机会

第一时间就将小亲戚吃gān抹净

然后他觉得

好像怎么也吃不够

【荷尔蒙爆棚臭小子 x 可爱纠结穷丫头】

一句话简介:爱是一场走心的疯狂

本文又名:

《两个不正常人类咋看对眼的》

《不折腾能死吗》

《靠天靠地靠不住 想HE还得靠作者夜惊鸿开金手指》

《这文写完了我折腾脱了一层皮 真不省心》

不是真亲戚,非骨科;

前半段胡作非为没节操,后半段好像节操也没回来;

人物不正常,较真儿大可不必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破镜重圆 yīn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龙章玉叶 ┃ 配角:一堆 ┃ 其它:挺多的

一句话简介:爱是一次走心的疯狂

第1章

章玉叶是个单看五官,不算多出彩的女孩儿,没人会说她丑,但是也绝对没人会在第一眼看见她,就认为她跟“美女”这俩字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看多了,就会发现她长得十分吸引人,双唇饱满,尤其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眼神亮亮的,很有少女不谙世事的味道。

她这个样子,自然地吸引了很多的男孩儿喜欢。加上她出身不怎么好,她妈年纪轻轻地就嫁了三次,末了彻底玩野了,想收心也收不住,跟最后一个难忍绿帽压顶的丈夫一离,就独个儿带着俩女儿过了,十几年来撒野似地风流。

她这个当妈的个人作风上一言难尽,拐得章玉叶同母异父的姐姐薛金枝也跟着“不是个好东西”,年纪小小的就开始jiāo男朋友。

一家母女三人,老的大的全都没个“正行”,连带着这个小的章玉叶也成了别人眼里“看上去就不是个好东西”的女孩儿,所以追她的男孩儿就显得更多了一些,毕竟不管是男生还是男人,都喜欢“好上手”的女性。

她们家挺穷的。妈妈郑娇娥在钢厂主街尽头儿开了个发廊,做这附近职工的生意。钢厂亏损,这里的人都不怎么有钱,所以发廊的生意也不能说好,勉qiáng算是能糊口,外加她自己风流主要也是为了快活,不怎么看重男人的钱包,有时候男方得了她的意了,她还要拿自己的私房钱倒贴那个男的,因此供养两个女儿紧紧巴巴地。薛金枝和章玉叶小时候穿的戴的,都不怎么样。

章玉叶十一岁的时候,郑娇娥带着她和薛金枝去参加一个据说是一个亲戚长辈的葬礼,在那儿,她第一次遇见了邵龙。那一年邵龙十八岁,秋天正要去外地念大学,章玉叶后来听人说他要去的那个大学特别好,名校中的名牌,能考进去的都是学霸。

她穿着一件儿薛金枝刚刚淘汰下来的素花裙子,面料都已经洗得泛白了,穿在她身上却有些短,还没到膝盖,因为她虽然只有十一岁,身量却很高,一米六二,比大四岁的薛金枝还要高一些。

她身材带着小女孩儿的单薄,两条腿纤细得没有一点儿肉,细脚伶仃地站在礼堂的大铁门门口,漆黑斑驳的铁门,周围来往神情肃穆的人们,衬得满脸天真的少女与周遭格格不入,仿佛满是生机的纯真小鹿误入了枯寂的死亡坟场。

邵龙就那样看到了她,他先是没太在意,随便看了这女孩儿两眼,可最后不知道是因为她的眼睛,还是什么,他竟然丢下身边的一众不停攀关系的远亲,走到章玉叶身边,看着她小小的薄薄的脸上一双茫然的眼睛,问她:“你是谁家的?”

章玉叶不认识邵龙,但是她对这个眼睛里jīng光四she、个子又特别高的男的很害怕,害怕什么她不太明白,只觉得这个人不像是个好人。她不敢多看,怕这个坏人对自己使坏,就低下头去了,小声说出妈妈的名字,声音里带着腼腆和畏惧。

邵龙显然不知道谁是郑娇娥,又问了章玉叶几句话,见她一副要把脑袋扎进胸口的架势,对话十分费力,恰好刚刚一个表亲又叫他,他就离开了。

下次见面的时候,是六年之后。章玉叶初三要毕业了,身材已经彻底发育,个子很高,当年有些稚气的小女孩儿的一张脸,这会儿依然有些稚嫩,但是脸颊丰盈,白皙透亮,看一眼就能让人想到“青chūn”两个字,只是这张很稚嫩的脸上长了一双若有所思的眼睛,让她看上去十分成熟,像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儿。

他们是在一个亲戚的婚礼上再次见到的。邵龙马上赴美留学。时隔这么多年,他竟然一眼就认出来章玉叶。虽然是个婚礼,但是章玉叶显然也并没有像其他宾客那样隆重打扮,穿着一身很普通的牛仔T恤衫,T恤还都起球了,看上去十分廉价,好在她肤色好,身材也好,所以这普通的衣服倒也没掩住她的丽质天生。

就是这衣服和美色的不匹配,让邵龙这样别有居心的男人看了,会心生怜惜,觉得衣服rǔ人了。

邵龙走到她旁边,对着完全是个少女模样的章玉叶,声音额外地低沉,听起来仿佛他心口的位置声音与心脏在共振,他对她说道:“你怎么来这儿了?”

章玉叶微微抬头,看着邵龙,她这个身高,还要抬起头才能看到脸的男人并不多。章玉叶看了两眼,认出来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就是十一岁时跟自己打招呼的那个亲戚——说来奇怪,她当时那么小,之后这些年又遇到过很多很多的人,但是这么久了还能一眼就把邵龙认出来,就好像她这些年一直想着他似的。

她嗯了一声,说话的时候,声音没有十一岁时那么胆怯颤抖了,她长大了一些,没有小时候那么怕他了,回答的声音甚至带着一丝雀跃,眼睛盯着邵龙,目光亮亮的,对他说道:“是我妈表姐家的孩子结婚。”

“你妈跟这家是亲戚吗?”

她点头,眼睛依然亮亮地盯着邵龙,少女的目光不懂遮掩,里面满满的倾慕。

邵龙被这个目光盯着,难免心动,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有些痒苏苏的。他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来参加婚礼的人不是忙着吃,就是忙着喝,到处都是瞎忙一团的人们。他找了一会儿,看见酒店马路对面有个街心小公园,公园的那边儿是片林子。

如果不是这么久的第一次见面,他应该建议两个人到楼上开个房间,这个宾馆他熟,房间还算过得去。但是——他看着她的眼睛,从天然的妩媚温柔里捕捉到了一丝单纯稚嫩,他心头一动,所有开房的念头瞬间打消。

但心脏仍然跃跃欲试,他盯着面前脸颊红红的少女,心头仿佛脱缰野马一样,怦怦乱跳,控制不住。

如果那一会儿许雯不曾出来,不曾老远地就对着他招手,还大声喊他的名字,他很可能将心中的想法——拉着章玉叶去一个来往的宾客都注意不到的地方,将自己双手和嘴唇的的那些不可言说的想法,狠狠地在她年轻的身体上付诸实施。

然而许雯一声又一声地喊“邵龙”,见邵龙不回答,还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向着他跑了过来。她身上穿着卡其色的MAXMARA风衣,里面是一件GUCCI的裙子,脚上的那双鞋子最贵,据说是现在时尚界最cháo也最装bī的那个设计师刚出的限量新款——许雯家发了财之后,她非国外的高档牌子不穿了,整个人打扮得一股大牌味,跟她想要给人的观感完全一致。

上一篇:向暖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