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野到我心上了

书名:你野到我心上了

作者:许我无忧

文案:

知名音乐人Longai(常晴)成名五年,却从没有在人前露面,有人说她长得丑不敢露面,也有人说她性格孤僻不喜见人。

直到她参加了某音乐节目,害羞内向小可爱的形象惊呆了众人。

当晚,害羞内向小可爱醉酒把人qiáng行推进房间,“心肝,你说,我是你的宝贝小甜甜吗?”

纪叙:“……”

恋情曝光那天,Longai人设一夕崩塌,有人传她私生活混乱,和投资商有见不得人的jiāo易,跟车行老板牵扯不清,还被爆和一个修车师当街拥吻。

众人群嘲,说她荤素不忌。

直到有人拍到邋遢修车师的全球限量版越野车:对不起,打扰了。

事实证明,不会修车的车行老板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商。

不以身相许的英雄救美都是耍流氓!

[一句话文案:五年前做了我的英雄,五年后就要做我的男人]

移动哔哔机小钢pào音乐人*坐怀不乱点读机退伍车行boss

小剧场:

常晴小号的签名:当我说车坏了意思就是我想你了。

后来,一望无际的荒野,黑色的公路延至远方,火红色的越野车肆意停在路中间。

纪叙倾身把人困在车前盖上,“怎么?想我了?”

常晴像妖jīng一样缠上来,“不,这次是真爆胎了。”

他嗤笑一声,低下头,狠狠咬上了她的红唇。

这姑娘嘴里没一句实话,唇型好看诱人,却不适合说话,只适合接吻。

曾经我征服过这片土地,如今,在这土地上,我心甘情愿臣服于你的红唇。

常晴:我喜欢绝对的崇拜,或者绝对的自由。

纪叙:我喜欢帮你补轮胎……

#我的车胎又破了,我的车胎又又破了,ps:别问,问就是我太美车见爆胎#

#以为我馋的是他的车子?不,我更馋他的身子#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常晴纪叙 ┃ 配角:下本《舞至心尖》求收 ┃ 其它:最野萝莉再线撩汉

一句话简介:我馋的不止你的车,还有你

第1章

南大位于南寻市的市中心,占据一块很大的地皮,被市民誉为土豪级皇家学院。

可音乐学院作为学校最消耗钱的专业,却有着最朴素的宿舍。

普通的四人寝,上chuáng下桌,并没有外人传的那么壕。

常晴的运气好,正好被分到楼梯转角的两人寝,空间大,且清净。

午后两点,宿舍里很安静。

电脑显示器上闪着绿色的光芒,机械键盘上五颜六色的光芒跳跃着。

常晴修长白皙的食指搭在机械键盘上轻敲着,半分钟敲出一个字,又被她删掉,如此循环往复。

她拧着眉对着电脑屏幕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仿佛每删掉一个字就会掉一把头发。

桌上的小垃圾桶里金色被口香糖的包装填满,她口里的口香糖已经被嚼到没了味道,眼前的文档却还是空的。

作为音乐系的才女,常晴照样也有没灵感的时候。

不巧,这段时间就是。

她耗了近一个星期,文档就只写了歌名,还是瞎写的。

校园歌手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她的原创作品库里还是一穷二白。

听说隔壁的师姐已经创作出佳丽三千,她却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生出来。

闹钟响了,莫言晚午睡醒来。

她下chuáng凑到常晴的桌子边,往她的电脑屏幕上瞄了一眼,忍不住噗簌笑出声,一字一句的念出了歌名。

“人性泯灭,灵感gān枯却还是要被bī着写词作曲的花季音乐天才少女该何去何从?”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耗时一个星期的杰作?歌名这么长陈老师知道吗?”

常晴嚼口香糖的动作一顿,“……就你会叨叨!”

常晴手指习惯性地敲打这键盘,敲出一连串无序的乱码,深深叹了口气。

“陈老师上次说我的作品好听有余可情感不足,简而言之就是三个字,假大空。”

“呵~”

莫言晚嘲笑了一声。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母胎单身写出来的情歌你不狗谁狗?隔壁那位可不像你,人家情史都能出书了。”

常晴苦着脸,本来还想做作的悲秋伤chūn一番,却被莫言晚一句话堵得没话说。

“我都要自闭了你还跟我说这个?晚晚,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嗯哼,是的,你当时还说吃不饱来着。”

常晴:“……”

莫言晚一边说着一边将爪子伸向桌上的口香糖。

最后一片。

就在她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常晴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不行!”

莫言晚瘪瘪嘴,“小气。”

她一边嘟嘟囔囔,一边挣扎。

桌子小,东西又多又杂,也不知道两人的手碰到了什么,桌上的瓶瓶罐罐咕噜咕噜滚了满桌。

还有一个黑漆漆圆溜溜的东西滚到了桌边。

“嘶~”常晴深呼吸了一口气,睁大了眼睛,想伸手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东西越过了她的手,直接掉进了……

桌边的水桶里。

黑色的圆柱状固体沉下去又浮上来一点,最后彻底地沉到了桶底。

速度快到常晴连惊呼都来不及,只来得及哀鸣。

“小度!”

莫言晚被她凄厉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连忙把已经在水里游了一圈的小度捞起。

看着手里湿漉漉的东西,她脑袋里突然闪过了什么。

下一秒,她把小度像个烫手香芋一般扔到了桌子上,疯狂甩手,一脸嫌弃地看着常晴大声控诉。

“常晴,我艹你大爷,你又不倒洗脚水。”

常晴不理会抓狂的莫言晚,正抱着小度给拿纸巾它擦水。

短路的小度,发出断断续续“兹兹兹~”的声音。

常晴连忙拔了插头,愤怒地看向莫言晚。

莫言晚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要不我们去修修,随便去逛逛街?”

……

决定出门就两分钟,出门却要两小时。

“可以走了。”

常晴走到莫言晚面前,好奇的看了眼莫言晚的手机,“你看什么呢?”

莫言晚收起手机,挽住常晴的手漫不经心道,“就一条关于拐卖父女儿童的新闻。”

“拐卖?”常晴侧目。

“嗯,这些人贩子真的不是人,我们边走边说。”

……

常晴今天穿着简单的连帽卫衣百褶裙,及锁骨的中长发被扎了个小小的丸子。

小姑娘生得唇红齿白,脸圆圆的有点肉,身体的骨架子却很小,看上去很可爱。

因着单纯无害的样子沿路被人搭讪无数,可只有莫言晚知道这都是假象。

常晴是她见过的最有迷惑性的人。

看着街上的一对对小情侣,常晴抱着怀里的小度,看向身边高了她快一个头的莫言晚直叹气。

“为什么她们都有男朋友呢?我也想有啊。”

莫言晚嗤笑了一声。

这话她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早就习以为常,并从不当真。

她抬头看了眼红绿灯,一把揽住常晴和人流一起上前走。

“走吧小晴晴,待会跳红灯了我们又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五星路口的路况很复杂,五条长短不一斑马线组成五角星的形状。

五个红路灯立在五个角上,无论是行人还是车辆,每次等红绿灯都要很久。

不过每次走过复杂的斑马线再回头看人流的时候都很震撼。

莫言晚再次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赞叹了两声。

常晴却没反应,她又看到那辆车了。

这几天她老是能看到这辆车,一辆又高又帅的黑色越野车。

每见一次她就心动一次,每次都控制不住想要坐上去的欲望。

这次也一样。

有些东西对某些人像是有天生的归属感,比如撒哈拉沙漠之于三毛。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