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变+番外

作者:朱砂 阅读记录

《天变》作者:朱砂

文案:

风定尘,南祁王族之子,幼慧而黠,随太子就读于青苑,为诸子之最劣。

九岁其父bào毙,十五岁散其家从军,朱子八年,以军功升至羽骑将军。

其时五国争雄。中元最盛,北骁善骑she而次之,南祁、东宁、西凉继之。

朱子十二年,风定尘率军攻取东宁西凉,纳为南祁属国,

更名为东平、西定,国力大盛,直追中元。

朱子十四年,帝崩。风定尘拥兵自重,挟幼主以令群臣,位至摄政王。

其人治国以重典,理家以严刑,顺其者昌,逆其者亡。

权倾一时,天下无两。好男风,府中广置男宠。

尝纵马街头,视其子弟俊秀者辄掠之,国人皆以为患。

朱子十七年八月,风定尘疾而未朝三日。

病愈入朝,性情似变。中书令以其失仪而责之,竟保全身而退。

此后举止言行,皆于前不甚相符,而英明果断过之。

朱子十八年九月,幼主以其势大,设计诛之,遂不知所踪。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NP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越

配角:清平、柳子丹、王晳阳等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耽美小说http://www.25645.com/】

上部

楔子

李越定定地看着眼前黑dòngdòng的枪口,再把目光缓缓移上去,对上那双眼睛:“小陈?”

“是我。”对面的人有些困难地咽口唾沫,“队长—”

李越看着他:“别叫我队长,我不敢当。”

对面的人再次吞咽一下:“队长,你,你把枪放下。”

李越没有动。陈平扣着扳机的手指紧了紧:“队长,把枪放下!否则,否则我要开枪了。”

“开啊。”李越岔开双腿稳稳站着,“你出卖自己弟兄,还怕开这一枪?”

陈平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队长,你别激我。你想我一开枪,后面的弟兄就都听见了对不对?”他慢慢举起左手,手里捏着个小巧的遥控器,“他们听到枪声一定会进来,这里有定时炸弹,正好大家一起死。”

李越脸色微微变了变,松开手指,枪在指尖上转了一圈,落在地上。

陈平明显松了口气,晃晃枪口:“队长,走这边。”

李越没有动:“陈平,你为什么这样做?是弟兄们有对不住你的地方,还是,你本来就是卧底?”

陈平苦笑一下:“队长,咱们是一起训练出来的,要做卧底也不会一做七年。我,我这也是没办法。炒股赔了,借了高利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做了这一次,我就回老家去,给你和弟兄们上香……”

李越冷冷地看着他,嘴角慢慢露出一丝冷笑:“不用了。”右手向下一压,迅即向上一甩,陈平一见他的手动就知道不好,本能地扣动了扳机,然而他并没有看到李越的反应,因为一柄小刀快得目光也无法捕捉住,已经钉在他眉心。眼前一片鲜红,他慢慢倒了下去,眼睛还大睁着,带着死不瞑目的难以置信。

李越仍然站着,但头已经向一侧垂下,脖子侧面鲜血像喷泉般几乎是往外she。寒意迅速传遍全身,力量似乎也随着鲜血流了出去。他歪歪倒倒地往前走了一步,眼前一花便仆倒下去。小陈的枪法不错,不愧是自己手下的she击标兵。李越这么模糊地想着,困难地爬了几步,摸到那双已经开始变冷的手里捏着的控制器,聚起最后的力量按了下去。

轰一声,火光和烟尘腾起半天高……

第1章 身在何处

李越只觉喉头像要裂开般的痛,牵扯得太阳xué也像有人在用凿子猛敲一般跳个不停。难道他还没死?莫非这一枪没打中要害?不对,子弹明明打断了颈动脉大血管,他若不死,才真是怪事了!

发涩的眼皮似有千钧之重,勉qiáng撑开来,入眼是淡白的光晕,却不像灯光。闭闭眼睛再睁开,视野里的景象渐渐清晰:淡红色纱帐,四角撑在四根jīng美的雕花木柱上,柱角各嵌了一颗婴儿拳头大的夜明珠,朦胧照亮了纱帐之内乱成一堆的绣被锦褥,还有两具身体。

两具,身体?一具自然是他自己,那另一具—身体还发软动弹不得,李越慢慢侧了头扫过去,心头陡然一跳—一个修长的身体侧卧在他脚边,双手被一副jīng细的银铐反铐在背后,结实紧致的肌肤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有鞭痕、指痕,居然还有牙痕!两条修长的腿微微张开,腿间性器挺立,根部却被一个金环紧扣着,涨成了紫红色,大腿内侧更全是gān涸的红白液体。柔和的珠光落在他轮廓鲜明的脸上,颊边一道鞭痕微微肿了起来,红润的薄唇边挂下一条白浊的痕迹,配上紧闭的双眼,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诱惑和yín靡之感。

上一篇:下一篇:朱砂痣和白月光

朱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