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宫里的皇子+番外

作者:孺江/不虞 阅读记录

《冷宫里的皇子》作者:孺江/不虞

文案

如一杯淡茶,含入口时温润,滑入喉咙滋润。这便是执废的性格,平淡如茶,平凡如常,只想好好活着,奈何重生在天家……

有雷,慎入。(这句话很重要,别怪我没提醒= =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不伦之恋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执废,殷无遥 | 配角:执秦,执语,执仲,闻涵,沐翱 | 其它:执默执清执铸常相离宋景满以及过眼即忘NPC若gān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耽美小说http://www.25645.com/】

第1章

铛——铛——铛——

美妙又动听的钟声每一次敲响,都如同一次次的祝福洒向美好的日子里受着大家祝福的白色身影,洁白的婚纱映衬着女子美好白皙的面容,雪白的西装衬托着男子从里到外的魅力和表露于外的喜不自禁。

花车彩带,明丽的伴娘还有教堂古色古香的中世纪琉璃天窗,望着牧师身后的耶稣和十字架,站在身穿黑色长袍的牧师面前那个略显害羞的女人和自信满满的帅气男子,身边一片祝福声和羡艳声,突然觉得一切都恍若隔世,一切都不那么真实了。

“小闲,等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无论前路有多难,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但是没有你,我会撑不下去……”

那个人,那些话,到头来像风一样,雁过不留痕,随云淡去。

庄闲啊庄闲,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仿佛没有任何知觉,自嘲地笑了笑,又望向被一gān同事好友团团围住的新人,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缓缓踱步至石拱门外。

外面的空气清新多了,没有让人觉得压抑的气氛,那无法融入其中的自卑和罪恶,还是没办法完全从心里驱逐开去。

脚步声渐渐接近,有人靠近了自己。

“不觉得后悔?”

庄闲望着前方被太阳猛烈照she的地面,“后悔……又能怎么样?”

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装裤,gāngān净净,留着黑色短发的青年直面阳光的时候还是眯起了眼睛,“作为你的主治医师,我有责任告诉你,是你提前了你的死亡,本来还有一两个月的……”

眨了眨眼,庄闲却没怎么觉得阳光刺眼,“反正都是要死,早点死和晚点死有什么区别,早点捐器官和晚点捐器官又有什么区别?”

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庄闲有些厌恶地想了想,在他知道身上几个重要的器官差不多坏死的时候,他还有qiáng烈的求生意志,依靠药物和仪器维持了三个星期的生命,直到三个星期后,与他一同出车祸的周郁也醒了过来,只不过他恶俗地失忆了。

是的,失忆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什么都不知道,像个初生婴儿一样什么都要重新学,甚至连吃饭喝水拉屎撒尿都忘得gān净,天真懵懂地视线看着自己是那样单纯,但它不会再含情脉脉地无声看着自己,用眼神告诉他爱他。

一开始,庄闲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想尽一切办法让周郁恢复记忆,但这样只会让他更加远离他,后来,他开始绝望,如果有时间,他还有信心一直陪在周郁身边,哪怕永远也恢复不了记忆,但是他知道自己也是风中残烛,下一刻生死不知。

幸好,自己的器官可以让周郁恢复。

安排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看着一直深深爱着周郁、会好好照顾周郁的女人和周郁步入礼堂,结婚。

那个女人是可以与之共度一生的。

庄闲笑了笑,缓缓闭上眼睛。

没有人是不害怕死亡的,但是提前进入死亡可以安排好自己死亡的方式,庄闲怕疼,他不想自然死,他选择了安乐死,那种睡一觉就可以永远陷入梦中的死亡。

李医师豪慡地笑了笑,在他肩膀拍了下,“放心吧,不会让你感到痛苦的。”

庄闲却没有笑。

他笑不出来。

一件件、一桩桩,关于周郁的,关于两个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一点一滴涌上心头,闷得他快要窒息了。

他躺在chuáng上,突然很伤心。

三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哭了。

庄闲苦笑了下,原来自己竟然是窒息而死的么?

周围的空气十分稀薄,身在像水一样的地方动弹不得,难过地动了动,却只听见外面属于女人独有的尖叫声,声声混在一起,无法辨认到底说了什么,似乎十分遥远,又十分迫切。

“娘娘!用力,用力啊!”

“再用点力!小主子就快出来了!”

“啊!已经看见头了,再、再用力啊娘娘!”

眼皮越来越重,从黑暗到光明让他的眼皮受了不少刺激,他无法睁开他的眼睛,可他却能感觉到光明,自从车祸以后,他对光线的感觉就变得异常迟钝,那是车祸后遗症,他知道。但,虽然睁不开眼睛,他还是能感觉到光线,这让他有些激动,有些高兴。

不是死了吗?

“出来了,生出来了!是个小皇子!是皇子啊娘娘!”

女人激动的声音异常刺耳,让庄闲很不高兴,他一向喜欢清静,再加上他对现在的状况不十分熟悉,自己不是应该在病房里接受安乐死么,怎么突然有这么多女人,还有个气若游丝的女人哑着嗓音在哭泣。

于是,他将不满诉诸于外,仅仅是因为想骂人罢了,但当他将从来不曾说过的脏话骂出口时,竟然变成了一声声奶气的哭叫。

“哇哇~~呜哇啊啊啊——”

“小主子哭了!小主子哭了!”

有人将他抱到了chuáng上,他还在哭,因为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和全身的疲惫让他的心很乱很乱,他只有哭。但是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竟然变成了婴儿般的声音时,他已经猜到,只是还不肯承认,自己大概是重生了吧。

一双柔软的手抚上了他的脸庞,然后又握住了他小小的手,一把悦耳动听的声音传入他的耳畔:“宝宝不哭哦,娘亲在这里。”

那是比他前世还要年轻许多的女子,大概才十六七岁,正是高中花季的年龄,旁边那个聒噪的女子叫她“娘娘”,不会好巧不巧就重生在古代帝王家吧?

就在庄闲累得很了打算睡了的时候,那个聒噪的女子呜呜咽咽地抽泣:“娘娘!娘娘……小皇子这么可爱,陛下好狠的心!将您丢在冷宫不闻不问,受尽欺负,小皇子才七个月大……呜呜……陛下怎么可以对您这样……”

看来是这样没错了,居然是帝王家,生下自己的少女还是个冷宫妃子,庄闲这才发现这具身体是真的先天不足,哭的时候发现肺活量不行,大概是先天性肺功能不足,以后要好好锻炼才行……这么想着,庄闲陷入了深深的黑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依然睁不开眼睛,含糊的声音断断续续,大概是母亲的嘤咛,低而婉转。

一把鸭嗓子般难听的声音从空旷的房里响起,“沐妃娘娘,陛下传话。”

chuáng榻上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庄闲听出来应该是刚生产完身体还虚弱的母妃起chuáng的声音,带着一点稚气却口气成熟:“臣妾在。”

鸭嗓子清了清嗓子,依然沙哑而难听,“陛下有旨,沐妃虽品行欠佳,但为朕生的皇子仍是朕的七皇子,名执废。”

“……臣妾领旨。”

“娘娘您起身吧,以后小皇子的名字就叫殷执废。”

“辛苦左公公了,绿芳,你送送公公。”

“是,娘娘。”

睡意袭来,庄闲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上下五千年有没有哪个朝代新殷的,商朝?听上去好像不是……而且,这个时代的皇帝,实在不会起名字。

梦里,他见到了周郁,那个与他相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那个曾经身上散发着阳光气味笑容恬淡的男人,却是一脸的忧伤,他靠近庄闲,那浓烈的悲伤怎么也掩饰不住,泪水无声,庄闲投入他温暖熟悉的怀抱,大大的手掌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背,然后,他听到的不是曾经的甜言蜜语,而是,“……死在一起。”

庄闲猛地记起,车子撞到卡车后,玻璃碎裂、水管崩裂、人群喧闹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周郁沉稳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额头上留着血的他几乎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对他喊,“至少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可是现在周郁活了,而庄闲则自私地离去。

就像那时李医师所说,如果不是周郁,他或许不会死,或许还有稍微长一点的寿命,只要他想活。但是当他看到周郁失忆的样子,心脏就被狠狠击中了,想到了死,接受了死,却忘记了这是对他、对周郁最大的残忍。周郁虽然失忆,但他以另一种方式活了过来,而现在庄闲也活了,有了新的生命。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