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翻身+番外

书名:(重生)pào灰翻身

作者:风chuī翦羽

钟晓禹上辈子就是个pào灰。

爹不疼妈不爱,jiāo往多年的男友,其实心中另外有“真爱”,bī他退让成全两人的爱情不算,还勾结外人搞垮他的公司、卷走他全部的财产,令他官司缠身走投无路,最后不幸惨死车轮下。

意外重生之后,钟晓禹发誓,他不会让欠他的人好过。

再遇前男友和“真爱”,这一次,看看到底谁才是pào灰!

pào灰重生,翻身作主角,斗渣男斗小三,斗极品恶毒配角,最后顺利抱得美人攻(?)的奋斗史!

重生pào灰受 VS 高gān菁英攻

内容标签:重生 qiángqiáng 高gān 小三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晓禹、闻骥 ┃ 配角:段麒飞、路栩、傅建仁、陆言 ┃ 其它:重生、复仇、金手指、狗血、1V1、HE

==================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耽美小说http://www.25645.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一章 撞见

钟晓禹坐在出租车上,心情颇为愉悦的哼着歌,眼神瞥到放在一旁的大衣,脸上的笑容加深了许多。出租车载着他来到一栋高层住宅楼前,他付了车钱,提着自己的行李便下了车。

初冬的夜晚已经很凉了,他穿着大衣走向住宅楼门口,门口的警卫见了他,热情的打招呼,他也点点头表示礼貌。进了电梯之后,深深的吁了一口气。

他出差十来天,原本预定三天后才能回国,不过这次谈合同的过程异常顺利,客户没有多加刁难,很顺利的便签了约,所以行程也缩短了。上飞机前,突发奇想的想给爱人一个惊喜,因此便没有通知爱人行程更改。

此刻他站在电梯里,放在大衣兜里的右手紧握着一个绒布小盒子,心里有些紧张。不久之后,“叮”一声,十五楼到了,他提着行李走出电梯。

电梯外只有左右两户人家,钟晓禹和他的爱人住在右边,他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小心的开了门,不想惊动里面的人。打开门之后,低头一扫,脱鞋子的动作一顿。

门口的玄关处,多了一双鞋子。

他有些疑惑,那双鞋子不是他的,看尺寸也不是爱人的,那是一双男用运动鞋,难道家里来客人了?抱着这样的疑问,他转过放在玄关的屏风,全身顿时僵住了。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两个高脚杯,杯里还有残留的红酒,一旁的沙发上,散落着一堆衣物,爱人的黑色CK内裤刺眼的摊在一旁的地毯上。这时,一阵隐约的呻吟从卧房传出来。

他轻轻放下行李,木着脸一步一步走向那间房门半掩的卧房,来到门前,声音顿时清晰了不少。暧昧的呻吟和粗喘,伴随着肉体的碰撞声,一声一声刺激着他的耳膜。

“小妖jīng……宝贝……慡死了…我爱你……”爱人低沉的嗓音,夹带着浓浓的情欲,冲进他耳里。钟晓禹瞳孔一缩,心里瞬间勃发出一股怒气,“啪”的一声用力推开房门。

房里头的大chuáng上,爱人正压在另一个人身上,赤luǒ的躯体纠缠着,被压着的少年满脸绯红,双手双脚攀在他的爱人身上,两人的下体更是紧紧连接在一起。

本来正享受着情欲,欲仙欲死的两人,没料到会有人推门进来,都被钟晓禹给惊住了,四只眼睛愣愣的盯着他看。压着少年的爱人率先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扯过一旁的被子,将两人赤luǒ的身体盖住。

“晓禹,你怎么提前回来了?”惊慌过后,爱人又恢复沉着冷静的模样,平静的开口问道。

“不提前回来怎么看得到这一场好戏?”钟晓禹冷冷的开口,放在身侧的拳头握得死紧。

“晓禹哥,是我对不起你,你别怪建仁哥。”少年怯生生的开口,缩在傅建仁身后,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看得钟晓禹气不打一处来。

“晓禹,不怪小言,就是没有他,我们的感情也已经到头了。”傅建仁一听陆言委屈的嗓音,赶紧皱着眉说道。

钟晓禹面无表情望着眼前相依偎的两人,傅建仁、陆言,一个是他相恋多年的男友,一个是大学的师弟,前些时候受他提拔,才能到公司上班。

没想到他一时的心软,竟然引láng入室,让人撬了自己的墙角!

“晓禹,既然今天被你撞见了,正好,我们便把话说开了吧。”傅建仁拍拍陆言的手,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转过头对钟晓禹冷淡的说道。

钟晓禹看着爱人前后差别的待遇,心里发疼得紧,但是骄傲的自尊让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听傅建仁还在继续说道:“晓禹,是我对不起你,遇到了小言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爱情。”

“小言的年轻和活力,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激情和热情,虽然这样说很抱歉,但是我对你从来不是爱,只是依赖和感激,当初我不应该因为一时心软,便答应和你jiāo往。”

爱人的一字一语,都像利刃狠狠的刺向钟晓禹的心脏,将他刺得鲜血淋漓,他的心越痛,脸上的表情越冷淡,“说完了?总归一句,你要和我分手?”

“晓禹哥,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和建仁哥分手,我可以离开。”陆言一听两人要分手,眼眶一红,眼泪劈哩啪啦的掉,哽咽的说道。

“小言!你怎么可以离开,你才是我的真爱,难道你忍心丢下我吗?”傅建仁一听陆言要离开,紧张的抱着他哄道,陆言哭倒在他怀里,抽噎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可是……可是……”

钟晓禹冷眼看着眼前两人的难分难舍,心里头痛到极致只剩下麻木,他掏出放在大衣兜里的小盒子,丢到傅建仁脚下,“算我这些年来瞎了眼,你们滚吧。”

这间房子是他当初买下,打算送给傅建仁的,产权还登记在他的名下,原本想找时间过户给傅建仁,这下好了,不用办了,也省下一间房子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傅建仁当真没有愧对他的名字,是名副其实的贱人一个。

“晓禹,现在这间房子是我的了。”傅建仁淡淡的说道,随后起身从chuáng头旁的小柜子取出一份文件,走到钟晓禹面前递给他。

钟晓禹接过一看,险些被气昏过去,房子的所有人变成了傅建仁。他深吸一口气,冷冷的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之前我要去办过户,你不是拦着我说不用吗?”

“晓禹,我跟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拿你这间房子不为过吧。”傅建仁双手抱胸,语气倨傲的说道。

钟晓禹几乎要被气笑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爱人,是自己真的瞎眼如此,还是对方变了?多年的感情,竟还抵不过对方和师弟短短几个月的相处。

“傅建仁,你好意思拿我的房子?这些年来你吃我的用我的,我哪一点亏待你?我哪一点愧对你?”钟晓禹忍不住,说到后来几乎是大吼出声。

“我不是你养的地下情人或宠物,你根本不懂我,只知道把我豢养在家里。”没想到傅建仁反而一副受尽屈rǔ的表情,恨恨的对他说道。

钟晓禹只觉得眼前发黑,他掏心掏肺对人好,结果对方根本不屑一顾。当初在一起后,明明是对方说要暂时休息,过一阵子再找工作。

他好吃好喝的供着对方,不管吃的穿的或是用的,都用最好的,到头来换来对方埋怨的一句豢养,让他已经伤痕累累的心,更是千疮百孔。

“傅建仁,做人要凭良心……”钟晓禹咬牙切齿的开口,没想到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晓禹,看在我们也好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不想与你计较,我们好聚好散吧。”

“晓禹哥,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爱建仁哥,求你成全我们。”一旁的陆言突然冲了出来,双腿一弯就对着钟晓禹跪下,声泪俱下的哽咽道。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钟晓禹对陆言骂了一句,傅建仁马上语气严厉的说道:“钟晓禹!有什么冲着我来,何必为难小言!”然后小心翼翼的扶起陆言。

钟晓禹抿紧唇,觉得眼前两人真是碍眼,他甩下手中的产权证书,丢下一句话,“别再让我看见你们,公司也不用来了。”转身便离开这个让他作恶的地方。

他冲出住宅楼,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回到了自己在高档小区的别墅。回到冷清的别墅,他才卸下一身的保护色,趴在沙发上痛哭。

傅建仁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两人在大学时认识,毕业后便走在了一起,当初虽说是自己先表白,但是一开始先做出让人误会、暧昧动作的,却是傅建仁。

因为傅建仁一句不想住在远离人群的别墅,他便找了市区里的huáng金地段,用母亲留下来的遗产,买了一间房子;因为傅建仁一句想在家休息,他便拼命努力工作,赚更多的钱供傅建仁花用。

风吹翦羽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