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楠木可依(高gān婚后)作者:东奔西顾【完结+番外】

文案:

陈思佳托着下巴问宿琦,“叶梓楠是木头,沈言磊是石头,你是喜欢木头还是石头?”

这是一个什么故事呢?大概是一个看似温柔聪明实则迷糊大条孩子气的鸵鸟女被看似温润儒雅实则腹黑毒舌的qiáng势男捏扁搓圆抱回家暖chuáng的故事。

高gān、婚后、全肉宴神马都有!!!

内容标签:高gān 婚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宿琦,叶梓楠,沈言磊 ┃ 配角:陈思佳,江圣卓 ┃ 其它: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耽美小说http://www.25645.com/】

第一章

宿琦坐在学校礼堂的前几排,耳边充斥着尖叫声和喧哗声,本来就乱哄哄的脑子更疼了,她喝了口水,看了眼外面刺目的阳光在心里哀叹,这种天气伤风感冒真是受罪。

旁边的陈思佳显然jīng神抖擞,时不时的拿胳膊碰了她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说话,看得她心里发毛。

宿琦决定投降,转头看着陈思佳,让自己看上去尽量很恳切,“在此之前,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我发誓,他出差回来的事情是我刚刚看到他才知道的。”

陈思佳审视的目光在她脸上扫了好几圈,才勉qiáng收起,有些挫败,“好吧,真不知道你还能知道什么。”

宿琦眨眨眼,关于叶梓楠的事情她知道很多啊,比如他这个人穿衣服一向喜欢那些低调奢侈贵的令人咋舌的牌子,不喜欢粉色的衬衣,喜欢棉质的睡衣,不喜欢吃辣……

这么想着,她的心情忽然好起来,她这个老婆做得还是很称职的。

宿琦回头看了眼那群浑身散发朝气的男孩女孩,他们脸上的兴奋和眼里的光芒让宿琦无奈的摇摇头,不得不把目光投向礼堂中央。

台上那个男人眉目沉静,英俊清朗,一身妥贴的铁灰色西装,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双手微微搭在摆满了各色鲜花的讲话台上,脸上带着一贯的漫不经心,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不受尊重。

从宿琦的角度看过去,那张侧脸当真是完美无缺,夏日的阳光从礼堂最前面的大窗户照进来,好像都洒进了那双眼睛里,眼底都是细碎璀璨的光。他嘴角微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那双眼睛往台下一扫,台下立刻安静下来。

陈思佳立刻兴奋地揪住宿琦,小声问,“这个男人真是个妖孽,那双眼睛是怎么长的啊!那是正宗的桃花眼啊!”

宿琦抽出纸巾擦了擦鼻子,正不正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叶梓楠那双眼睛平静的时候亮若星辰,笑起来勾人摄魄,微微眯起来里面夹杂着寒冰的时候也是威严十足。她努力把自己的胳膊从陈思佳的魔掌中解脱出来,瓮声瓮气的回答,“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陈老师,请注意气质,你现在的表现和那帮小女孩没什么区别,你已经过了花痴的年龄了。”

陈思佳丝毫不理会她的冷嘲热讽,两眼放光的盯着台上。

台上那个男人正侃侃而谈,畅快流利,好像那些话就在嘴边,信手拈来,无非是鼓励学生们好好学习,以后成为社会的栋梁。

然后便是各种奖学金得主和他们的班主任上台领奖,叶梓楠和他们挨个握手致意,并把红色包装的奖金发给学生。

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和他们的老师从台上下来,陈思佳在宿琦耳边五千、一万的数,没一会儿就上了七位数,她唏嘘了一会儿又靠过来,“宿琦啊,这都是你的钱啊,你就不心疼?”

宿琦低眉顺眼的端坐着,眼皮都不抬,这个动作做的颇得叶梓楠真传,因为他经常这么对她,她边回忆边学着叶梓楠的口气,轻描淡写地开口,“叶家家训,勤俭持家,乐于助人。”

陈思佳倪她一眼,满眼都是怀疑,“假的吧?”

真倒是真的,不过原话可能不是这样说的。叶家的家训又长又绕口又生涩难懂,还有很多生僻字,宿琦有幸见过几次。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叶家,那个时候她和叶梓楠还没有结婚,彼此了解的也不怎么深入,还没有认识到叶梓楠斯文败类的本质。叶梓楠因为新买了一辆颜色样式价格都很骚包的车,被叶父罚去抄写家训,他在听到这个处罚结果的时候,脸上难得出现很明显的不情愿,看着叶父叶母,叶父一脸威严,叶母在旁边微微的笑,最后叶梓楠拖着她去了书房。

洁白的纸,浓郁的墨香,叶梓楠站在桌前,身后的古色古香的窗户半开,窗外的那颗法国梧桐枝繁叶茂,金huáng色的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细缝照进来,调皮可爱。他当时穿了一件很宽松的格纹针织T恤,一手握笔一手捏着衣袖,低垂着眼睛,每写一句,就歪着头解释给她听,声线清冽,本来是最无聊的文字翻译却让宿琦第一次觉得时间不是那么难熬。

因为叶父的要求格外严格,字体必须是蝇头小楷,中途不能出现多余的墨点,也不能出错,否则重写,所以叶梓楠的jīng力格外集中,那双眼睛多半时间都黏在纸上,宿琦这才有机会仔细观察他。

叶梓楠那双眼睛漂亮是漂亮,可是宿琦每次和他对视的时候总觉得那里面深邃的像要把自己吸进去,所以从来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观察他。

叶梓楠的眉形很漂亮,狭长的眼睛在眼角微微上挑,因为垂着眼睛,眼皮上可以看到两道清晰的褶痕,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薄唇微抿,认真的模样格外吸引人,宿琦的视线顺着五官的位置不断往下,一边看一边在心里叹息,这个男人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

刚看到下巴就听到叶梓楠幽幽的声音,里面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好看吗?”

宿琦赶紧低下头,指着纸上的字说,“写得很好看。”

虽然是临场发挥,但是宿琦说的是事实,宿父曾经评价过叶梓楠的字,隽秀清新,苍劲俊雅,洒脱大气,可见功底,定是下过苦功夫的,见字如见人,从此便认定叶梓楠是宿琦的良人。

宿琦当时还笑嘻嘻的反驳,“世上毛笔字写得好的人那么多,难道都是你女儿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吗?”

宿父看她一眼,“那也比你qiáng!”

“……”

宿琦没话说了,小时候她也是练过字的,但是总是不肯吃苦,于是她的水平就停留在忽悠外行人的水平上。

没想到叶梓楠听到这儿,竟然真的笑出来,嘴角翘得宿琦心里痒痒的。

当宿琦带着自己班上的学生站在台上的时候,叶梓楠那双狭长漆黑的眼睛看着她,嘴角弯起,脸颊上两个酒窝若隐若现,他薄唇轻启,吐出三个字,“宿老师。”边说边伸出手,绅士十足。

宿琦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叶梓楠对她的称呼很多,至于这个称呼,还是第一次,宿琦有一种危险的感觉。但是台上台下这么多人看着,她赶紧握上叶梓楠的手,同时很恭敬的回答,“叶总。”

叶梓楠挑了挑眉,宿琦清楚的看到他眼里jīng光一闪,但是只是一瞬,他很快松开她的手,若无其事的和旁边的人寒暄。

宿琦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头重脚轻的从台上下来,她感觉自己的感冒症状好像有严重了。

陈思佳又扒在她身上,“哎,你和你家老公在台上眉目传什么情呢?”

宿琦立刻东张西望,好像gān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好在周围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台上,没人注意他们俩,她这才松了口气,“小声点,陈思佳!”

她和叶梓楠是夫妻的事情,这个学校里知道的人不多,因为陈思佳和她是大学室友兼死党,所以她恰好是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陈思佳撇撇嘴,“说嘛,你俩在台上说什么呢?”

折腾了这么半天,宿琦毫无形象的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哼哼。

最后不知道是谁的安排,竟然是自由提问时间,当然问题多半是问叶梓楠的。可能是到了找工作的时间,很多学生关注叶氏集团的招聘计划,这种问题一般都由叶梓楠身边的那几个西装革履的jīng英人士轮流回答,有条不紊,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啊。

当然也有需要他自己回答的问题。

到了后来,气氛越加火爆,竟然有个女生在一片推搡声中站起来,有些豁出去的意味问,“叶总,请问您有女朋友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叶梓楠好像很习以为常,他半开玩笑的开口,“叶总没有女朋友。”

宿琦和陈思佳对视了一眼,还没来得及发表任何评论,就看到叶梓楠伸出左手转了转,无名指上的那枚婚戒立刻折she出耀眼的光芒,紧接着就听到他清浅的声音,“叶总有老婆了。”

下面轰一声就炸开了,在一片热闹的讨论声和惋惜声中,陈思佳托着宿琦的手,摸着上面同样款式的婚戒,模仿着叶梓楠的语气,“叶总有老婆了。”

上一篇:两禽相悦下一篇:夜色妖娆

东奔西顾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