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同人)一起去看雷阵雨

作者:阳羡书生 阅读记录
p>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序章

表妹突然在MSN上跟我说:写篇文送我吧。

我说,好。

她说,要求由我定。

我说,好。

她说,我想想,这样好了,标准如下:

首先,要和奇犽还有月是青梅竹马。

我囧,问她,综漫?

她说,对。

然后我问,哪个月?

她说,废话,当然是夜神月。

继续囧,这得是一个综成怎样的世界才能跟这两只一起青梅竹马啊。不过我忍了,说,好,然后呢?

她说,等下!

我问,啥?

她说,这个月,外形要用电影版里藤原龙也的那个设定!但其他还是和漫画一样!

所以说这种奇怪的设定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啊……按掉额角青筋,继续问,除了青梅竹马还有啥?

她思考之,过了会跟我说,把好大人加进去,要温柔的。

我真的不太想在综漫里破坏好大人的形象,但是我忍。

然后她又说,对了,和西索有段难以忘怀的相遇。

我还生死相随咧!这个时候我真的很希望她喜欢的都是譬如窝金信长星矢桑原之流。

表妹再接再厉,说,还有还有,还有团长!绝对不能忘!

我想杀人。

她说,要生死相随那种!

结果还真的生死相随了……我想为自己的乌鸦嘴撞墙。

然后她又说,大白太可怜了,要让他从绯真的yīn影中解脱出来。

结果最后这个综漫的设定是圣母玛丽苏吗?解脱绯真yīn影的方法是给大白一个圣母yīn影?我默默内牛,问,你到底要综几个作品啊?

她说,想到几个算几个。对了,有了大白的话,还有银子和蓝染!我想想。

你别想了,再想我会哭的。

可惜我的心声传不到她的耳中,过了下她又发了行字过来,说,我知道了!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知道了什么。

但她还是继续很欢快地说,嫁给银子!

我说你到底置乱jú于何地啊……

接着又来了句更惊悚的,说,让蓝染做绝对不会为别人做的事!

我无力了,到底她是有多想破坏他们的上下级关系才会进行这种诡异的设定啊……于是我内牛满面地敲字过去,问,这下总没了吧?

她很严肃,说,等等,我再想想。

别想了,真的,再想下去你得打电话到医院找我了。

可惜偶的祈祷上帝永远都听不到,又一行字出现,说,成为杀杀最重要的人。

我真的很希望这个杀杀不是我以为的那个,然后我很快乐地问,杀猪专业户猪肉荣么?

被发了个超级bào力的表情,怒喝,杀生丸大人啊!这怎么能弄错!

其实我觉得杀殿会比较希望被弄错的。

我以为终于结束了,结果她又神来一笔地补充,说,可以的话把柯南也加进去,比较关注就行了,不需要有什么暧昧的,毕竟有小兰。

我真的想泪奔了,原来你也知道人家有小兰啊!那之前无视掉的绯真乱jú玲这些是怎么回事啊!

我想这下总该一切到此为止了,但事实证明我果然还是太天真鸟=。=

她给我作了个最后总结,我被久久地震撼以至于都失去了言语能力……她说:要用第一人称写,要有H,要有一个华丽盛大的结局。

我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别的妹妹会提这种要求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吗……

俺差点掀桌。

老子从来没写过H啊,何况还是用第一人称,结果把这个情况一说,我妹用很不屑的语气说,你这样不行,太挫了。她们寝室里的女生都写过好几篇了!这样我会让她很没面子。如果实在没有质量,那么用数量取胜也勉qiáng可以。

我石化中,决定伪装掉线。

结果刚刚把状态调整成脱机,很快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说,她手机里还有上次cos的照片,她浏览器收藏夹里还有我同学录的地址!

我想泪奔,这是什么妹妹啊……

于是不得不屈从于yín威之下(我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了),完成一篇抽风的高H并玛丽苏的综漫,内容如后文:

01 一切杯具的开端

似乎依稀听到敲门的声音。

我(我靠老子真的不喜欢用“我”这个称呼作为主角啊这让我觉得我是个变态)……我(打这个字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恶心)……我用力闭紧眼睛,将脑袋往软和的枕头深处蹭了蹭。

“阿我,起chuáng了。”兄长大人的声音在不到三米的地方响起。

我什么都没听到……

“阿我,在心里思考‘我什么都没听到’这种想法,是在欺骗自己哟。”随着兄长大人的话音,窗帘响了“哗啦”一声,隔着眼皮依然能感觉到刺目的亮光一下子充斥了房间。

我用一种恶狠狠的姿态将头在枕头上最后蹭了两下,坐起来:“对不起,兄长大人,我起晚了。”

他笑了笑:“不要紧,迟到会被老师罚站的并不是哥哥呀。”

我吓了一跳,立刻扭头往chuáng头桌上的闹钟看去。那只闹钟是从小一起长大但前段时间却全家搬到枯枯戮山去的奇犽送我的告别礼物,钟背上还贴着他们兄弟五人的合照。

“啊!”我惨叫一声:“要迟到了!”

为什么火灵之前都不叫我!

“火灵是被阿我用枕头丢出去的啊。”

“对不起,是我不对。”立刻认错。

兄长大人摸了下我的头,走了出去:“阿我动作快点吧,稀饭会凉的。”

“是!”

换掉睡衣,拿着牙杯站到阳台上刷牙,正好遇见住在隔壁的夜神月提着一只小水壶给他阳台上的仙人掌浇水。

“早,月君。”

“早呀,阿我。又睡过头了?”他轻轻笑了一声:“麻仓先生还真是不容易啊。”

怒瞪他一眼,扭过头,咕噜咕噜,噗,吐掉水,迅速擦完脸,从书包侧袋里摸出校服领带,对着镜子开始打。

哼哼,我不和这个家伙一般见识。毕竟作为一个双重人格症患者,和他计较这种小事未免也太没有肚量了。对了,不知道今天出来放风的是表人格的“夜神月”还是里人格的“藤原龙也”,刚才忘记问了。

啊糟糕!已经没时间想这种问题了!我一点都不想被抓到迟到然后在走廊上提着两桶水罚站啊!

冲过餐厅飞快地在桌上抓了两个jī蛋:“兄长大人对不起很失礼但是我要迟到了!”

门“砰”一下在身后甩上。

电梯电梯电梯电梯电梯——

我说你倒是给我下来啊!

为什么明明只是差了五十层的高度,旁边的天空竞技场就能有二十多架电梯,我们家住的这幢天空大厦就只有四架电梯?

开发商不够资金了吗?

在心里不断腹诽着,“——叮!”电梯门终于在我跟前打开。

立刻冲进去,对挡在楼层按板前面的人说:“底层,谢谢!”

“嗯哼~”那个人移开了一点,发出很奇怪的鼻音,然后在一楼那个按钮上按了一下。

他好高。

我下意识地用目光平视的方法来测量了一下,突然觉得很自卑。

我的眼睛好像只能到他胸口下面一点。

诅咒他以后都找不到衬他身高的女朋友!

虽然有点好奇,但是直接抬头看别人似乎很失礼,兄长大人知道的话一定会不满意的。啧,长得高的人营养都到个子上去了,脸肯定很抽象,没啥好看的。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拼命用眼角余光去瞄电梯间不锈钢墙上的倒影。

但只能看清楚一头火一样的红发。

一段非常扭曲的音乐声响了起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那人摸出一只手机:“喂……难道给我也没有折扣吗~?好吧,还是那个卡号密码……嗯哼,现在吗~”

他突然笑了起来,没有拿手机的那只手突然一拳擂了出去,将不锈钢的电梯门打出了个dòng,并且直通到电梯外大厦的钢筋混泥土墙壁中,迫使电梯停了下来。

我眼睛有点发直。

然后突然一个警醒,现在是在拍一些综艺节目之类的东西吧?我一边装作什么都没猜到似地寻找安装在附近的摄像头,一边狡猾地利用能够反光的不锈钢电梯墙整理头发。

不知道哪个角度最上镜。

听月君说摄像机镜头有放大脸部的效果,万一它把我拍成一个大饼脸怎么办?

会被同学嘲笑的吧?啊啊这可真是太让人担心了!

我忍不住开始担忧起来,这时候电梯顶部突然一阵巨响,然后破了一个大dòng,一只特别粗壮长满黑毛像长在猩猩身体上一般的手臂从那里头伸了下来。

我盯着那只手看了一会,感叹着如今的电视节目制作组在化妆技术上的jīng良,突然“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很苦恼地说:“这下真的是彻底地迟到了!我不想提着水桶罚站啊!”

那个红头发的男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问我:“想知道不用罚站的办法吗?”

我终于看到了他的脸,刚才的判断是正确的。

他长得果然很抽象,基本上我只看到厚厚的白粉和奇怪的星星月亮。

他真的需要重新学习一下化妆技巧,现在比较流行luǒ妆。

阳羡书生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