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韶韶GL》作者:成夏

文案:

韶韶想要知道究竟是谁害死了弥笙。

虚构

瞎写

==================

☆、第 1 章

一.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信手将韶韶案前的纸扇撑开,一袭沁鼻熏香迎面而来。

细长的柳体,黑墨染上脂粉,很是别出心裁突显了李远二字,却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弥笙将诗句低低吟诵了一遍,终于还是趴在了案上,笑出了声。

能将相思写的如此直白之人,除了那位锲而不舍的李侍郎,实在找不出第二人对一个艳名远播的花魁如此的痴情。

伏在另一旁榻上的韶韶拾起褪去的衣衫,将弥笙手中的纸扇夺了过去,随手丢在了一旁。

弥笙的笑一时没有停住,只好清了清喉,道:“女子本多情,奈何最是无情亦是女子。这世间最过无情之人,舍韶韶又其谁。”

韶韶挑起弥笙的下巴,道:“瞧瞧这张利嘴,真是该打。”

弥笙复又笑倒在了榻上,榻上铺着厚厚的羊绒棉袄,说不出的柔软温暖,一时让人软了筋骨,再不愿起身。

弥笙道:“看这屋内的摆式,我们这些个女儿,加起来还不如五妈待你的三分好,姐姐可是五妈的好女儿啊。”

韶韶道:“好女儿?不过是倚门献笑,迎新送旧罢了。”

一副望尽人间冷暖之意。

弥笙在韶韶身上挠了几下,显得极其淘气,道:“我记得huáng衙内昨儿个还送来了一盒上好珠宝首饰,你啊,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啦。”

韶韶道:“居于这门户人家本就不是有福无福之事。”

弥笙道:“故不如举酒把欢,及时享乐,人生苦短啊。”

韶韶捏上弥笙的脸,道:“你这小女子想的倒是通透。”

弥笙将身上的粉红襦裙褪下,随手一掷,恰好盖在了韶韶之前的月白襦裙上,粉白相间,倒是让人无端的想起五月的渐染桃花来。

可惜如今才是一月,离那五月偏远了,屋内烧着煤炭,暖气不至于让屋里两个衣着单薄的娘子冻成冰棍。

在朝东的墙垣,开了扇天窗,光线从此开口落了进来,废气也从此关卡通了出去,随之而来的还有点点的寒气,与屋内的热流相撞,倒也渐渐的暖了起来。

韶韶道:“早说我不善画技,现偏要我为你作画,就你会作弄人。”

弥笙翻身趴在了枕头上,听韶韶如此说道,不住莞尔,道:“在这京城,哪家公子哥不知韶韶十三岁始琴棋书画,无不尽善。”

弥笙伏在韶韶的身上,纤手在韶韶的腰身处徘徊。

韶韶觉痒,往后一退,道:“且停住!不然这丹青糊了你整一后背,你不可喊我欺负你。”

一寸量,一寸画,羊毫笔端从肩胛骨启程,画出硬朗的梅花枝条及叶jīng,触感惹得身下之人觉痒,带动起一阵微颤,像极了cháo起cháo落的波làng。

弥笙道:“姐姐你啊,从小就欺负我。”

韶韶动作不停,边道:“倒是说说我何时欺负过你?”

弥笙撑起脑袋,一副回忆的模样,道:“我记得少时的你,才刚到这楼里不久。一身粗布短衫,光着脚丫,左右脚相互转换踩着彼此,低垂着头,一副瘦弱不堪的模样,简直像个小乞丐。”

韶韶道:“你记得真是清楚。”

弥笙斜了韶韶一眼,继续道:“有一次你被其他孩童欺负时,我恰巧路过帮了你,你却狠狠的推了我一把,害我掉进了后院的池子里,你可还有印象?”

韶韶低低笑出了声。

弥笙没好气道:“现今你可要承认有无欺负我?”

韶韶道:“届时我与你不相熟,自然防备心重了些。”

弥笙闷声道:“你总占理。”

在弥笙说话之际,韶韶提笔继续落画,此次便要花枝头上的花托,再是花瓣,花心,在弥笙的背上一朵又一朵的桃花争先而放。

与纸上作画的风格迥然不同,这门户人家中的人体画,要的是艳,要的是不同于清纯的媚。

天色渐黑,楼里喧嚣声渐起,窗外万家灯火逐渐亮了起来,从二楼俯视而望,甚至能看到街边乞儿手上的污泥。

弥笙身边伺候的丫鬟过来敲门,道是时辰已到,五妈来请人了。

今晚对于弥笙是一个重大的日子,韶韶将桃花的最后一笔落下。

最后,韶韶轻轻chuī着弥笙身上的桃粉颜料,直至摸上不会轻易褪色。

还未来记得穿上衣袍的弥笙转身抱住了韶韶,将脸埋在她的脖间,轻语道:“姐姐,我怕。”

莫看争相追逐的雍容,莫闻勾栏调笑的热闹,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罢了。

上一篇:旧戏下一篇:买一送一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