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宁》作者:知堇心m

文案:

==================

☆、第一章

“阿宁,阿宁,快来,这水一点也不凉。”景泽弦挽着裤腿袖手,袍子扎在腰间,赤脚站在小溪中央,招着手,夕阳在他脸上镀上了一层橘色的光,配合着那飞扬的神色,竟一时让人失了神。夏宁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待回过神来,早已站在小溪中。

夏宁心中暗自懊恼: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说不出拒绝他的话。“阿宁,你发什么楞啊?哈哈哈哈!”景泽弦边说着边将水泼到了他的衣服上,做出跑的姿势。

“你别跑!”夏宁将水泼向他,可景泽弦早已在他弯腰的时候跑出了好远。两人一人跑,一人追,互相泼水,打闹,溪边树木上的麻雀好似被这种氛围感染,叽叽喳喳,好不乐乎。

溪边的草地上,两人并排躺着,四肢张开。夏宁看着天空,听着耳边传来那人的呼吸声,时间好似在这一刻停止了流动。

“阿宁,我要走了,祖父辞官离京,明日就走。”平静的话语传入夏宁的耳朵,让他平静的心一下子就乱了,声调中带了一丝慌乱颤抖“为何?”

景泽弦“祖父身为镇国公,手握五万重兵,为乾帝顾忌,故为保全,祖父主动辞官,jiāo出兵权。”景雄正,随先帝创立本朝,后又在平复匈奴之乱中立下汗马功劳,故被任为镇国公,可手握兵权。

夏宁语气恢复往常“去往何地?何时启程?”

“回祖籍淮南,明早日出就走。”景泽弦侧脸看着身旁人,玩笑道“你不用来送我,省得你到时哭哭啼啼。”

夏宁闻言心中伤感被冲淡了些,道“是你做那女儿姿态吧!”

景泽弦故作娇羞“哎呀,被你看穿了!”说完,停顿了一下,“到时你真的不要来,小爷见不得离别。”

“好。”

景泽弦“回吧!”夏宁借着那人伸出的手站起来,整了整早已湿透衣袍。初chūn的风真冷,夏宁心中暗暗想到,不由得抱了抱自己的胳膊。肩头上被披上了一件袍子,“小心着凉,要不然明日又是一好顿折腾。”那人声音中不掩关心。

“嗯。”语调中带了一丝鼻音,侧脸不舍地看向那人,“我以后去淮南找你,如何?”

“好啊!小爷到时必定好生款待,扫榻相迎。”那人笑着看向夏宁,“阿宁,看我们谁先越过城门,如何!胜者规矩照旧。”

“好!”夏宁说着同时扬起鞭子,宛若一道离弦之箭向城门方向奔去。

“阿宁,你又如此!”

一白一黑两匹马争先,鞭子时不时挥起落下,终于在城门关前进了城。

“你可是输了!”夏宁抬头看向景泽弦,轻快地说道。

“你呀!”景泽弦嘴角含笑,摇了摇头,“说吧,想让小爷做什么?”

“这个嘛,我还未想好,以后到了淮南再说罢!”

“那你可要记好了,我到时不记得了就不做数了。”景泽弦看着夏宁打趣道。两人就在那儿静静地坐在马背上看着对方,谁都不想先走一步,“吱呀——”一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默。“回吧!要宵禁了。”景泽弦回头看了看即将关闭的城门,“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望君珍重。”扬起鞭子,策马离去。哒哒地马蹄声远去,夏宁看着那衣带消失在道的尽头,转身离去。

…………(分割线)

官道边,一辆古朴的马车,周围还有几匹马拴在竹子上,吃着翠绿的草,四五个人依靠着竹子,阖着眼,神色中带着疲惫。

马车中传出一道声音,“易安,还有多久到新昌城。”

一个黑色身影出现在马车一侧,微微低头说道,“如无意外,明日就可。”

新昌城城门,早已得到消息的知州率领着一众官员早已等在了城门口,等将近半日,迟迟不见钦差到来,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消息出错,“去查一下,钦差是不是今日到。”一个仆从附耳知州,耳语几句后退到一侧。

知州脸上闪过严肃,随即恢复常色。笑吟吟地对一众人说:“钦差大人已于昨日到了官驿,诸位请回吧!”一众人不禁窃窃私语,是以炎热的天气添加了一分烦躁。

“大人,此次钦差怕是来者不善。”幕僚道。

“来者不善?”知州面带冷笑,“那就去看看如何不善!”官驿分为左右两个院落,是以钦差住在左边那个院落,昨日到的新昌城,今早才到的官驿,王知州带着几个官员,侍从来到官驿左院,见一个黑衣男子来到他们面前,“烦劳小哥通禀一下,新昌知州王瑞麒前来拜会钦差大人。”

黑衣男子易安抱拳回到,“王大人,我家大人连日舟车劳顿,又以初到此地水土不服,故身染伤寒,不便见客。”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