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剧一沉浮

《闹剧一沉浮》作者:BY先生

本文文案:

[沈非玉的自白]

是这样的,我是柳州沈家大公子,私生子那种,小时候得了个铃铛,长大后被骗到武林第一……好吧,也不是武林第一大派,但是武林第一在这里。

我喜欢那个武林第一。

CP:师徒年上

【小剧场】

洛闻初:我欲带非玉登山

沈非玉:何山?

洛闻初:巫山

微博:@有天绿鲤鱼说它想念驴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非玉,洛闻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喜欢那个武林第一

第一章

沈非玉有个大侠梦。

然而这个梦在他十六岁那年加入凌绝派后彻底破碎了。

今天是个一如既往的晴朗天气,没有魔教中人肆nüè中原,也没有纷飞战火,一切都平和得不像话,沈非玉扫净飞竹殿外的灰尘,开始着手准备掌门洛闻初的午膳。

火房里已经有几个师兄在做饭:一人在炤后加柴控制火候,一人对着个头小不丁点儿的土豆唉声叹气,另一人则薅着青菜叶子。三人本来jiāo谈甚欢,见沈非玉来了,谈话只是略一顿。薅青菜叶的那个说:“小师弟你走不走啊?”

沈非玉啊了一声:“为何要走?”

烧火的师兄道:“再在这么个地方呆下去,简直是làng费青chūnlàng费光yīn,小师弟,你也来两年之久了,怎么还是这么愚钝呢,一点儿都不晓得为自己谋划。瞧瞧咱们那燕师兄,一年前退出凌绝派,接下了歇花宫抛出的橄榄枝,虽然是违反弟子约,赔了不少银钱,然不过一年过去,‘狂剑’的名号就已经在江湖中传开来,身价不可同往日语。”

沈非玉打点着手上的时蔬,闻言淡淡一笑:“那很好啊。”

“好也是因为离开了凌绝派!”师兄们恨铁不成钢,“非玉啊非玉,是人非玉,你这名字起得倒是一点儿没错。”

这话两年间沈非玉不知听了多少回,当初凌绝派招收新弟子,他抱着试试的心态报名,并未被选上。可是第二天,某位被选上的弟子因为仇家追杀死于非命,这空缺的名额就落到了他身上。旁人羡他运气好,直至入了门才晓得何为天壤之别。

两年时间,有人剑法大成,有人离开自立门户,沈非玉依然是门中微不足道的一名小弟子,gān着扫地煮饭的活计,铁剑在他手中,除了重量外,与那烧火棍无甚区别。

“不过这其实也怪不得小师弟,”烧火的师兄说,“门派中剑法大成的弟子,除了大师兄陆纪明,再来就数二师兄燕林生最厉害,其他出去自立门户的,没有名声和靠山,很快就被打压得抬不起头。”

“要知道十年前凌绝派不过是一个差点被灭门的小门派,即便有人才,那也良莠不齐,要不是洛掌门接下掌门之位,并于次年再次夺得问剑大会第一,又在那年冬天率领各门各派击退魔教,震慑武林,若非如此,如今的武林江湖绝不可能这般太平。”

“退魔一战,洛掌门居功至伟,打那之后多少人慕名前来,都想一睹掌门风采。我等有幸入门,却未料到掌门竟是那般跳脱的性子,明明身负神兵洛水,平日却连剑都不佩,没事儿摇摇扇子喝喝酒,洛水都要生锈咯,想从他那里学习剑术,根本就是白日做梦。”

三人说话的声音不算小,没有避讳沈非玉的意思。

沈非玉从头听到尾,三人对洛闻初的评判他不予置评,不过说到洛闻初的跳脱性子,沈非玉倒是十分认同。

当年他上山,初见飞屏山寸草不生的荒芜样,甚至疑心自己是不是找错路,没想到名人榜第一的洛闻初执掌的凌绝派竟然在如此荒山之中。

一般江湖正派大都选在山清水秀之地,仿佛地灵就能出人杰,沈非玉站在新入门弟子队列末尾走神,前方弟子都进门了他还待在原地。

这一次的弟子招新由凌绝派二把手、洛掌门的师弟贺知萧亲自负责。

贺知萧平日最是严肃律己,看见沈非玉的呆傻模样,眉头一跳,就要发作。

洛闻初在飞竹殿内待的正烦闷,出来寻酒吃,路过此地,见门外还站着个孤零零的小弟子,止住了正欲训斥的贺知萧,嬉笑着上前。

“怎么,发现这里与自己想象中的场景出入很大,心里有落差?”

洛闻初分明长了一张如明明皎月般的脸,一束长发用天青色发带随意扎起,额前垂下两缕,摇晃身体时那两根头发也跟着摇晃,朗月清风似的气质登时被破坏了个gān净,只叫人觉得此人不羁放làng。

洛闻初并没有表明身份,沈非玉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十二年前那翩翩少年郎的模样,因此一开始,他没有把眼前人同记忆中的人联系在一起,更没想到堂堂掌门还有这等闲情逸致来逗小弟子,只以为他是门派中哪位和蔼的师兄,腼腆的笑了笑:“确实与想象中有些出入。”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