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亲爱的赵先生

《致我亲爱的赵先生》作者:HT镇命

文案:

真纯情攻和假làng子受的酸甜爱情实录。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主攻视角 - ABO - 年下 - 受宠攻

【设定】

主攻视角;

年下;

纪谌×赵成歌(Lucas);非典型AB文;B变A;忠犬甜心军官A×温柔稳重医生B;治愈系小甜饼

【萌雷】

主攻视角。

受宠攻。

(再加一条吧,受有过前任,非处。)

有许多私设的非典型AB文。

真纯情攻和假làng子受的酸甜可口小故事。

【文案】

纪谌在遇到赵成歌之前没有过多少好日子。

所幸他经历过寒冬,也终于见到雪化时的阳光。

本文又名《一个绝世好攻的养成》。

楔子

亲爱的赵先生:展信佳。

首先我要向你做一个检讨。

在上次执行任务期间,我每天想你大约三分钟四十六秒(这是我从躺下到入睡大概需要的时间)。

我回顾了一下我们的相遇,当然又想起来你求婚时向我告白的场景。

你一定又会生气我提到你的糗事,但是我是认真觉得没有哪一个人比你更可爱。

我过去的二十几年实在是不堪回首,再提一次也没有意义。

但幸好在第二十四年的时候,我重新遇到了你。

你教会我许多,也给了我很多过去不敢奢望的爱。

而我实在太普通,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非要表示感谢的话,就把这颗还没来得及爱人的心送给你吧。

我还想说许多矫情肉麻的话,可是你大概又要嫌弃,那我就掐头去尾说一句我爱你吧。

——赵先生,我爱你。

爱你的纪谌

第1章

“纪谌,死到哪里去了?你哥又拉裤子了,赶紧去把他的衣服洗了!”房门被bào力地敲了几下,正趴在chuáng边写作业的纪谌停下了笔,无声地叹了口气,回了一声:“马上就来。”

他不敢耽搁,将作业本往被子下面一塞,便赶紧出门去了。

天正是冷的时候,这两天又一直在下雨。

南方的冬天简直令人难以忍受。

纪谌搓了搓冻红的手,端着一盆散发着阵阵臭味的衣裤chuáng单,走到院子西边。

那里有一个石砌的台子,是平常用来洗衣服的。

纪谌马上要十四岁了,但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个子才将将够得到石台,他先将盆子费劲的搁到台上,怕身上溅到水,又去搬了个木墩,踩在上面,这才够着水管。

他熟练地捡出脏了的裤子摊在石台上,用水管冲去上面沾着的秽物。

裤子上剩下一些不知何时沾上的大便,已经板结,牢牢地沾在裤裆里。

他妈妈节俭得过分,用多了水也是会被骂的,纪谌不敢làng费,只好停了水,用手去搓洗那片污迹。

好不容易搓去了脏污,他又拿起水管冲了冲,才将衣服泡进盆里,拿肥皂仔细搓洗起来。

那双手很快冻得通红,然而纪谌却习以为常,他的手早被冻得裂了口子,冰水里一泡,反而没那么痛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纪谌洗好了衣服,正踩着凳子往绳上晾,一个中年Beta妇女恶狠狠地骂道:“一共就那两三件衣服,你是死在外边了吗?赶紧来给你哥喂饭!你想饿死他吗!”纪谌一天只吃了一个馒头,又在yīn冷的室外冻了半个小时,又饿又冷,然而他也只能答应着:“这就来!”他快速把衣服晾好,又去洗了遍手,拿专给他备着的一个小毛巾擦了擦手,这才跑进饭屋里,“对不起,我这就去喂哥哥。”

中年妇女从灶台边回过身,一巴掌打在他头上:“我一天到晚忙着卖菜忙得脚不沾地,就让你洗个衣服都要花这么久!要你有什么用?”纪谌晃了晃,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却qiáng撑着艰难地道歉:“妈妈对不起,我错了。”

他妈冷笑了一声:“真是个废物!”说着,将一大碗滚烫的瘦肉粥塞进他手里,又叮嘱:“我去看看你弟弟睡醒了吗,你给你哥喂饭去,敢偷吃我打断你的腿。”

纪谌低着头答应:“知道了。”

他的手还没回暖,捧着滚烫的粥碗,只觉得手指关节针扎似的疼。

他刻意去忽视手上的疼痛感,低着头退了出去。

他哥跟他爸妈住一间卧室,对着的另外一间向阳的房间是他Alpha弟弟的。

弟弟纪延今年才8岁,因为是他们家唯一的Alpha,在这个并不富裕的家里却享受着小皇帝一样的待遇。

纪谌关上房门,将他妈哄纪延的温柔嗓音隔绝在房外。

屋里很宽敞,一张布帘将房间隔成两个单间。

进门是他爸妈的双人chuáng,走过帘子,在窗下放着一张单人chuáng,chuáng头靠着一个瘦弱的Omega,是比他大两岁的哥哥,纪楠。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