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垃圾》

一张薄情脸,爱人时便露了怯。

Jumber

发表于2个月前 修改于10小时前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双性 - 狗血 - qiáng制爱 - 因缘邂逅

破镜重圆

有人平坦一生,贪图爱,谬赞,诗歌。

而他却空有一个残缺的身子任他人腥荤的眼神搜刮着。

他见他高楼起,又笑他平底陷。

双性畸异的身子盛不满爱,白靖昀每走一步便漏一点,最终如一支空空dàngdàng的沙漏——他的情与爱消逝殆尽。

两攻一受//狗血双性//HE

含qiáng制。

替身。

修罗场等;

雷点较多,请自行扫雷~

攻:陆尔风;景遥

受:白靖昀

第一章

01

顺着指甲盖大小的光dòng。

白靖昀将下巴垫在手背上,聚jīng会神地盯着玻璃外的海。

今日天气晴朗,久违的日光泼洒在微微dàng漾的海面上,如宴会名媛最喜戴的钻石饰品似的,彩光粼粼,夺人眼目。

客轮的负二层的厨房旁有一个狭小的更衣室,其他员工都不爱用,嫌杂物堆得过多,又有异味,白靖昀便捡漏似的跑进来偷偷换衣服。

他换衣服的速度很快,三两下便将T恤牛仔裤剥了下来,换上了服务生的行头。

更衣室的光线不佳,所有的光源都来自于舱面齐眉处的一块巴掌大的玻璃中透出来的阳光——夏季的落日总是要晚些,下午六七点亮得晃眼。

白靖昀将自己的两件衣物随意折了折往某个铁皮柜中一塞,便侧身趴到了那片狭小的玻璃前。

他轻轻哈了一口气,擦着薄薄的浮灰,入迷地看着dòng外的làng翻卷着làng,击到船身便成了白花花的沫。

客轮今夜将在私人海域中航行,不大的场子,缓慢地绕一夜。

在甲板上开party当服务生赚外快,好处是来钱多,坏处是难伺候,身体素质不能弱,可别嚷着晕船,客人站不稳你得立稳了。

这样的外快机会也不是常有的,筛选条件严格,面相身材嘴巴利索,样样都得挑,白靖昀被中介介绍上过好几次客轮了,大大小小,真掰着指头算,这次是第四次。

有钱人也不是天天爱在这邮轮上鬼混,夜间风大还凉,夏天还算得上海风习习,冬天那就是活受罪。

“小白!”门板被叩得咚咚响,经理来催着去工作了,“衣服换好了吗?”白靖昀急急匆匆地正了下领结,开了门:“来了哥。”

他去帮忙铺桌布摆盘子,又去吧台端香槟。

“砰!”有人拧开铁丝故意将香槟口对着他吓唬着他,白靖昀才不怕,笑骂着催促着对方赶紧的。

瓶塞松开发出不低的声响,白靖昀接了过去,给一个又一个细长的高脚杯中倒了酒,细小的气泡挤压着杯壁,有的破碎有的咕噜噜上升。

试航后客轮停靠在港口,客人开始陆陆续续地上船,男客油头粉面,女客妆容jīng致。

S市的夜色格外怡人,某位公子哥举行的小型慈善拍卖,代表家族企业,得搞点优雅隆重的,不能失了颜面。

白靖昀端着个盘子在三三两两的的宾客中小心翼翼地穿梭着,他看他人拿杯,举杯,再等待着收杯。

他听到有人娇嗔有人抱怨,有人嬉笑有人怒骂,他见到有服务生挨骂了,经理将人给拖走了。

白靖昀恰到好处地低着头,他的脖颈修长,像极了练过芭蕾的男子,或许扬起下巴来剪影犀利,成为一只高贵的天鹅。

他肤色偏白,关节处却透着嫩粉色,对外称自己身体虚弱,其实不然。

白靖昀虽瘦,却不苍白,不病态。

从小到大,邻里乡亲总是操这一口方言关切着他,还有人责问他的外婆怎么不给他弄点补药吃。

白靖昀摇头,他的“病”哪是药吃着吃着就能治好的?他身体的虚弱,不会使家人牵肠挂肚,只会令人生厌离去——他的家就是这样散的。

第二章

02

从幼年到青年,白靖昀一直和外婆居住在某个名字不好听的乡镇中。

冬日将近,炕中生着火,熊熊的火苗被包裹着高温为chuáng上的人供暖,温度透过huáng土,如暖和的斗篷护着炕上熟睡的白靖昀。

屋中常年迷茫着一股艾香,外婆喜欢将gān了的艾草放在每个门板后的角落。

正对着窗外的是一株小小的腊梅树,白靖昀趴在桌前就能嗅见淡淡的梅香,忽然身后的木门嘎吱一声,是邻居的孩子喊他去踢球。

白靖昀肚子疼,踢不动,只得趴在桌上歪着头看着对方,无力地摇了摇头。

男孩嘲笑完他的体弱和懒,便抱着球离去。

白靖昀继续转眼看向外面枝杈上的白梅,他的目光一寸一寸,如爬山虎般贪婪地攀爬着,看向那片方正狭窄的天。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