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药》

迟三少也不知道怀的是哪个哥哥的孩子。

海棠僧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3天前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NP

宁爱多情的戏文,不要人间的忠贞。

心机美人戏子攻x嘴pào少爷军阀受x表里不一商人攻

预警:半架空。

一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一个同父异母的。

因为作者的一念之差,它变np文了。

第二个攻第八章 出现。

第01章

方肆懿向孔七借一队山匪去劫马车时,没想过能劫到一个活弟弟。

迟家小儿子扶灵千里送母归乡,在天津大小报纸占据了一席之地。

但方肆懿识字有限,不看报纸。

假如他识许多字,看了报纸,就不会带些泥腿子随随便便去劫。

迟楠的枪口抵上他眉心那瞬间,他想。

“小方哥,搜遍了,没找到。”

孙防川一笑露出半颗金牙。

“纳了闷儿了。”

六月正午太阳大,方肆懿抽出手绢揩去脑门儿的汗,瞥见地下绑好的便宜弟弟。

刚才若不是迟楠状况不对,被下了枪,他风流漂亮的脑袋已经成了血窟窿。

“小子,你把我娘的棺材藏哪儿了。”

迟少爷的目光由下而上发出。

无论是在迟家,还是留洋在外,他都没受过这种对待。

示意拿下塞嘴的布,张嘴便说:“那是我妈。”

字正腔圆,中气十足。

方肆懿听说过,方夫人改嫁后给迟大帅生了个儿子,争辩谁的妈没什么必要。

“好,那请问我亲爱的弟弟,你把棺材藏哪儿了?”用手背拍脸,介于亲昵跟威胁之间。

迟楠别开脸,去看刺目的太阳。

“烧了。

从天津运棺到北平,这样的天气,你觉得可能吗。”

烧了,化为一缕青烟,一盆灰,真真正正的挫骨扬灰。

方肆懿攥紧衣领拎起他:“不管你爹是谁,你让咱娘连土也入不了,出去别说是她方晴衣的儿子。”

吐出一口血沫,迟楠笑了。

跟完全理解不了火葬的乡巴佬没法沟通。

“你也配说我。

我妈早跟你们家没关系了!”你也配。

上次听见,是那烟鬼爹最后的遗言:你也配姓方。

这话让方肆懿改变心意,押他上了山。

方晴衣老家在北平郊外的小村庄,汽车开不进来。

迟楠租了两辆马车,一辆探路,一辆护灵。

后面的马车见前面遭了劫,跑得比逃兵还快。

没出息的狗东西。

他被方肆懿押着,心里也窝火,后悔没把军队带出来。

偷觑这罪魁祸首,觉得单论皮囊,实在不像一名土匪,油头粉面,眉眼深邃,绸褂子gān净飘然,简直像个小戏子。

方老板的确是唱戏的。

假如迟楠早回国两个月,在平津地界玩玩看看,迟早能听说方肆懿的大名。

他的《牡丹亭》享誉京华,最出名不是那折《惊梦》,而是《寻梦》。

北平的梨园大家对他评价很高,堪比情殇于戏台之上的商小玲。

不同的是那商小玲演到生者可以死的境界,方郎却到了生可以死,死可以生,生生死死随人愿的地步。

他能在戏里魂飞天外,亦能凭两根手指勾杜丽娘回来。

麻绳绑得紧,新做的军装料子粗糙,摧残着嫩皮肉。

迟楠被召回天津才一周,是个新兵蛋子。

正走大上坡,持续颠簸,布料磨硬了rǔ尖,渗出的液体跟汗一起打湿前襟。

方肆懿在前面牵绳,麻绳越走越长,他回头上下打量。

迟楠低头,后颈走漏一抹粉红。

“中暑了?好歹是个兵,不至于吧。”

你他娘的才是兵,老子是读书人。

方肆懿半蹲下时,他没回过味儿愣住了。

“上来,麻溜儿的。

照你这走法,得走到半夜。”

莫名其妙。

“我上个屁,绑着呢。”

方肆懿瞪他,把吱哇乱叫的人扛到肩上,到山顶放下。

迟楠落了地扫两眼周围环境,山上寨子一栋稍像样的土胚房。

从缺了块釉的壶中倒茶水喝的人,是此地唯一不那么穷酸的物什。

“你们土匪就住这破房子?”方肆懿懒得和他计较。

“我不是土匪。

我什么人,你看不出来?”迟楠把他每个五官掰碎了嚼,边思考从哪儿剁省事儿边敷衍:“看不出来。”

这让方肆懿受到鼓舞。

他被戳脊梁骨说不英武已久,闹得怪伤心。

迟少爷是个见过世面的,讲话应该靠谱。

“嗳,你再仔细看看。”

他突然凑近脸。

情目长眉近了看,睫毛卷翘,更有一番风流。

方肆懿蓦地勾唇而笑,“是不是还挺英武的。”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