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接流水(出书版)

作者:箫楼 阅读记录

小说下载尽在http://https://www.25645.com---256文学【LOISE】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青山接流水

作者:箫楼

内容简介: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古往今来,这是不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愿望呢?

鹧鸪天

室人降日,以此奉寄

[元]魏初

去岁今辰却到家,今年相望又天涯。一chūn心事闲无处,两鬓秋霜细有华。

山接水,水明霞,满林残照见归鸦。几时收拾田园了,儿女团圞夜煮茶。

主角:蓝徽容┃配角:孔瑄┃其它:慕世琮,简璟辰,慕少颜,简南英,玉清娘,聂蕤,仇天行

一、惊马

五月,刚下过一场细雨,徽水河边的绿杨垂垂重重,在南风中轻摇浅摆,榴花妖艳,在道旁涌起一带红云,明媚惊心。

蓝徽容一袭天青色长袍,走在桐荫道上,她望着徽水岸边嘈嘈人群,想起去年今日,扶着母亲在这道上浅笑低诉,怅然若失。

母亲,又是一年赛舟节了,曾几何时,容儿以为您能年年带着我来这徽水边,摆脱那深宅大院的yīn霾,只有我们两个人,在那乘风阁上观棹影斡波,鼓声劈làng。母亲,您为什么舍得丢下容儿呢?

她在翠叶桥边停下脚步,望向桥对面的乘风阁,雕栏画栋,斗拱飞檐,阳光照得江心明晃晃一片,投she到那个熟悉的位置,满眼生花。

蓝徽容静立片刻,终迈步上桥,此时桥上桥下,河边岸旁,已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每年五月初一是容州城最盛大的节日赛舟节,加上今年听说有潭州小侯爷亲来参赛,引起容州轰动。此时已是巳时初,赛事即将开始,百姓们倾城而出,早早便在徽水河边抢占有利位置,只为一睹声斐朝野的小侯爷的风采。容州府衙更是在开阔处搭起了彩台凉棚,达官贵人们也耐住初夏的一丝炎热,簇拥而坐,遥望指点着江面十几条彩旗龙舟。

蓝徽容含笑望着在翠叶桥上蹦跳玩耍的几个幼童,从怀中掏出铜板,从小贩手中接过几串棉糖,弯腰递给那些小童。

“蓝哥哥,莫爷爷说你很久没到他那里去了,叫我们看见你,同你说一声,要是有时间,就过去一趟。”一个女童接过棉糖,仰头说道。

蓝徽容轻抚了一下她的额头:“小叶子乖,蓝哥哥知道了,去玩吧!”

小叶子清脆地应了一声,转身向桥那头奔去。

一阵惊呼声传来,马蹄声劲响,一道白影由桥对面官道激起一片哗然,疾驰而来,马上之人左右摇晃,大声惊呼:“让开啊!”

眼见那匹惊马就要奔上翠叶桥,马蹄就要踏到受惊倒地的小叶子身上,蓝徽容身形疾闪,如一道青烟,笼住小叶子轻滚于一旁,同时右手运力于白驹过隙间扯住马尾,清喝一声,惊马前蹄高高扬起,马上之人大声惊呼向后跃起,再向一旁倒落。

蓝徽容松开马尾,左足在桥面一点,纵身过去,抱住在空中狂叫的落马之人,右足急点上桥边石柱,青影挟着一袭绯红在桥上如一道霞光,悄然落地。

此时,桥上桥下围观群众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阵沉默过后,爆发出轰然的叫好声。

蓝徽容见引起众人围观,恐有熟人认出自己来,忙低头敛眉,将怀中落马之人松开,让她倚住桥边石柱,转身急往桥下行去。

“啪”声劲响,蓝徽容因急于脱身,猝不及防,右肩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忍不住回过头来,只见那落马之人,正手持马鞭,怒视着自己。

那是一个约十五六岁的少女,容光照人,粉嫩的脸不知是因为惊吓还是狂怒,红如榴花,她嘴唇轻颤:“你这狂徒,小贼,就想这样逃走吗?”

蓝徽容一时愕然,正待开口,十数骑由大道如风卷怒云,疾驰至桥头,有人高呼:“在这里了!”纷纷跃下马来。

那少女转头见那十几人迈上石桥,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奔过去揪住其中一人衣襟:“辰哥哥,快拿下这个小贼!”

那人一袭月白色锦袍,腰缠玉带,身形高大,蓝徽容一眼望去,正好对上他冷竣的眼神,心头一跳,只觉这青年公子气势bī人,难以直视。

那青年公子冷冷扫了蓝徽容一眼,低头道:“惠儿,怎么了?”

“辰哥哥,这小贼,害我跌下马来,又,又对我无礼,你快帮我把他拿下,好好惩治于他!”那少女惠儿仰头娇声道。

蓝徽容轻轻摇头,向桥下走去,几名锦衣大汉迅速拦在了她的身前,蓝徽容冷冷道:“怎么,想以多欺少吗?”

少女惠儿大声道:“将他拿下!”

锦衣大汉们齐应一声,欺身上前,蓝徽容提气纵身,在几人身形之间如穿花拂柳,青影闪动,那大汉们竟一时捕捉不到她的身形。

青年公子在旁看着,忽然轻轻‘咦’了一声,正待开口喝止,蓝徽容清笑一声,右手如风摆杨柳,在空中一一拂过,锦衣大汉们脸上肩上齐声‘啪’响,蹬蹬后退,蓝徽容已微笑着负手立于桥柱之旁。

锦衣大汉们正待再次扑上,青年公子喝道:“住手!”

他缓步走到蓝徽容身前,细细打量了她几眼:“是你对我家妹子无礼吗?”

蓝徽容直对上他的眼睛,只觉他幽邃的眼神中似有猛虎要扑将出来一般,微愣后淡然一笑:“这位兄台,你就是这样纵容令妹当街纵马,踏人行凶,忘恩负德的吗?”

青年公子不由怔住,回头望向惠儿:“惠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围观的群众有些愤慨,大声喧哗起来。

“这小姑娘也真是的,人家救了她,她还这等胡搅蛮缠!”

“就是,这种闹市纵马,伤了人可怎么办?”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野丫头,这般没教养,差点伤了小孩子,还居然对恩人这般无礼,真是世风日下啊!”

蓝徽容淡淡笑着,看着那青年公子微愠面容:“这位兄台,若是没其他的事,在下可要告辞了。”轻拂青衫,她举步下桥,向乘风阁步去。

少女惠儿被众人说得有些恼怒,见蓝徽容在眼前飘然而过,手中马鞭再度高高举起,那青年公子右手急伸,夺过她手中马鞭,冷声道:“惠儿,若再胡闹,你明天就给我回京城去!”

蓝徽容却未再理会这对兄妹,她步入乘风阁,拾级上楼,岳掌柜见她进来,忙跟了上来:“您来了,给您留着呢。唉,夫人她------”说着眼眶有些湿润。

蓝徽容心中一酸:“岳伯伯,多谢您了。”

她缓缓步到阁内正临河面的那熟悉的楠木桌前,右手轻抚着桌面,南风chuī来,薰人欲醉,蓝徽容闭目片刻,面向河面,坐于桌前,轻声道:“母亲,容儿虽不知您为何要年年赛舟节来这儿饮上几杯,但容儿以后每年都会来的,都会替您洒下一杯‘青叶酒’,会替您看赛舟节上谁拔头筹的。”

‘蹬蹬’的脚步声响起,十来个人步上乘风阁二楼,岳掌柜忙迎了上去:“各位客官,这边请!”说着将他们引向蓝徽容右首的一张桌子。

“辰哥哥,我要坐那张桌子!”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蓝徽容秀眉轻蹙,怎么又会是这对兄妹?

简璟辰望向惠儿指着的那张楠木桌,那桌子靠于窗下,正临河面,河上河边一切风景尽收眼中,一个青影坐于桌前,背对众人,持杯轻饮。那一抹天青色,衬着阁外透入的夏阳,河边轻摆的杨柳,阁前艳丽的榴花,如青烟朦胧,又似繁花泻地。

简璟辰认出背对自己之人正是先前在桥下的那个清冷如jú的青年,此刻见他身形如烟如柳,一时有些发怔。惠儿却步了上去,手中马鞭轻敲桌面:“喂,你让一下!”

蓝徽容觉这少女无礼野蛮,目光投向河面粼粼波光,并不理会。

岳掌柜忙赶了上来:“小姐,这桌子是这位公子已经订下的,您还是到这边这桌吧。”

惠儿却已看清蓝徽容面容,想起方才就是他害得自己跌落马下,还将自己抱在了怀中,羞怒再度涌上:“他出多少银子,我十倍给你,你叫他让开!”

岳掌柜陪笑道:“小姐,小店规矩,这桌子每年五月初一,由这位公子包下,不管多少银两,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坐这个位置的。”

惠儿柳眉一竖,还待再说,简璟辰步了过来,拉开惠儿,轻撩锦袍,意态潇洒地在蓝徽容身边坐下,蓝徽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位兄台,在下不喜与人同桌。”

简璟辰目光在她身上停留片刻,忽然轻笑拱手道:“这位公子,先前是舍妹不对,在下这厢赔礼,并谢过公子相救舍妹之恩。”

蓝徽容微微一愣,先前在翠叶桥上见此人冷竣威严,如腊月寒冰,眼中神光更如洪水猛shòu一般慑人心魂;此时这人忽然轻笑,软语赔礼,又似chūn回大地,冰雪消融,温雅和润。两种矛盾的气质集于一身,心中不禁暗暗警惕,知此人非一般世家公子,遂淡淡笑道:“萍水相逢,何足言谢。只是在下不喜与人同桌,还请兄台让开,不要扰了在下观舟雅兴。”说着仰起头来,将手中‘青叶酒’一饮而尽。

简璟辰见她仰头饮酒,一抹细净的白色划破眼帘,直冲心间,眼神一亮,再细细地望了蓝徽容几眼,嘴角轻勾,轻拂衣袍,飘然立起:“既是如此,在下就不扰公子雅兴了。”说着带着那惠儿在蓝徽容身侧一桌坐了下来,惠儿还待噘嘴再说,被他目光一扫,吓得低下头去。其余锦衣大汉束手立于二人身后。

箫楼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