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她总想弑君

《公主她总想弑君》作者:小眼绘子

文案:

前世失足掉下高楼惨死孟梓一朝重生为朝体弱多病的皇子(女扮男装),竟冒名顶替当今皇上一登基便和番国小公主和亲,谁料那表面人畜无害,软软糯糯的小公主竟暗藏杀机,一天到晚就想桶自己夫君。

小剧场:

某天,孟梓跑到皇后(先帝的妻子,私下称皇嫂。)面前鬼哭láng嚎:“朕不管,朕积今天就是要与那只会咬人的兔子离婚,哦不,休妻,最好打入冷宫!

皇后:“别瞎说,你们很相爱,这话可千万别让旁人听了去!”

孟梓:“……”

直到有一天公主真的捅了皇上后。

皇后袖摆一挥:“来人,即日起贵妃(公主)褫夺封号,打入冷宫!”

孟梓虚弱无力的小声求饶:“算了吧,她不是故意的,是我不小心撞她刀口上的。”

皇后:“……”

主角双洁

副西皮不是,且nüè

架空历史瞎扯淡,误较真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梓,思乐(小公主) ┃ 配角:接档文(学渣的脑不是脑)求预收 ┃ 其它:甜文,沙雕

一句话简介:公主不远万里来弑君

立意:爱情

第1章

“皇上,步子迈大点,别跟个娘们似的!”

孟梓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贴身太监魏宏,心想,我不就是个娘们嘛!

魏宏嘴快失言,忘了她现在是九五至尊,讪讪地笑笑,立刻欠身恭敬道:“皇上饿了吧,奴才给您传午膳去。”

“嗯,去吧,我…朕要吃红烧肉。”

魏宏听到这句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道:“先帝生前是不喜油腻的,所以…您也别吃了吧,容易惹人起疑。”

“这什么饮食习惯啊,连肉都不吃。”孟梓嘴里嘟囔了一声,不乐意地摆摆手:“你看着办吧。”

“是。”魏宏退了出去。

寝殿内金顶,红门,地铺汉白玉,这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孟梓看着铜镜里不属于自己的脸,那是一副极好的皮囊,肤色白皙,弯弯的两条秀眉下是一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眸,水波盈盈,却又闪着凄楚的光。因为体弱多病,两片薄唇常年苍白,这副身躯透露着一股让人想摧毁的孱弱感。

孟梓的脑海里闪过自己死的那一幕,因为帮好赌的母亲驱赶追债的,失足跌下高楼惨死,她在掉下楼的那一瞬间,心想死了也好,不用再帮母亲还那还不完的债,总算是解脱了。

当身体重重砸在地面上,孟梓清楚地听到脑颅内各种骨骼碎裂的声音,她忽然想睁开眼睛看看母亲有没有在她面前嚎啕大哭,有没有一丝丝后悔当初把女儿当做提款机的丑恶行为。

而她真的睁开了眼睛,身体也轻飘飘的,像是生了一场大病,孟梓试着坐起来,映入眼帘的是几个穿着古装的年轻女子和一位端着药的中年妇人。

孟梓被灌了一碗汤药,又沉沉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到了南离国,身份是一位被皇家赶去偏远封地的落魄王爷,还是女扮男装,悠闲自得的过了两个多月吃穿不愁的日子。

再后来,皇宫派来一位蒙面男子,将孟梓接到宫里,她见到了皇后,皇祖母。然后,就被她们qiáng行推上了皇位成了当今皇上,就因为她跟皇上是龙凤胎,生的一模一样。

真正的皇上因为重欲,qiáng行跟贴身伺候的宫女合欢好几日,jīng尽人亡,宫女也被秘密赐死,而小太子才两岁,刚刚步入咿呀学语的年纪,如若担此重任,皇后怕是有心无力,江山也迟早会由权臣摆布。

“皇上,用膳了。”魏宏弓着腰进来开始为皇上布菜。

练了一上午走路,孟梓早就饿了,摸着肚子走到桌前,拿起筷子准备láng吞虎咽。

魏宏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边上还有几个传膳的小太监,故意猛烈咳了几声。

“奴才该死,奴才昨近日感染风寒,忍不住才…”

孟梓不情不愿的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嘴里咀嚼好半天才咽下去,哀怨道:“无妨。”

“皇后娘娘到。”

门口传来小太监的传唤声。

皇后身着华贵宫装,手搭在贴身太监手上,体态轻盈似羽毛,面容清丽脱俗却不失凛然。

孟梓觉得她是后宫最好看的女子,真搞不懂先帝那个大傻子为什么不宠她,偏偏去喜欢那些庸脂俗粉。

“臣妾给皇上请安。”

按理来说孟梓要称她一声皇嫂,长辈行礼,她下意识的想去扶,快步走到她面前,忽然想起皇后说过她跟皇上之间的关系不冷不热的,寡淡的很,于是收回了手,说:“免礼。”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