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师尊的狐狸徒弟

《白兔师尊的狐狸徒弟》作者:小夏同学

文案

曾经救下的小徒弟一朝成为魔界至尊,与爱入骨髓的师尊,曾经的误会该如何解除…

离云飞:爱他我会默默为他承受一切,就算他不知道也没关系,因为我爱他……pi!不行!生气,气死老子了…(#‵入′ )

?

九天:我不该误会你,我不该怀疑你,我不该娶别人,我不该让你受伤,我不该让你伤心…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我发誓只对你好…不会在犯错了…不会惹你不开心了…(Q A Q)

作者表示: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两个(= ̄ω ̄=)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年下 奇幻魔幻 nüè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离云飞九天 ┃ 配角:白辰离城各位长老 ┃ 其它:年下,qiángqiáng

一句话简介:白兔师尊受×狐狸徒弟攻

立意:师尊的重要性

第1章 游玩

【商洛美景,初遇】

离云飞特别喜欢游山玩水,喜爱美景,又心怀悬壶济世之念。

“听说商洛美景是一绝呀!”。

“你呀!成天听一些有的没的!就不能好好赶路!”女人娇嗔到。

“我这不就是想跟你说说吗!”

“不用,钱都不够花,你说这有啥用!还不如去多挣俩钱的好!”

男人也就默不作声了…

离云飞听到这对正在赶路的夫妇说到商洛,又提到商洛美景一绝,离云飞瞬间提起了兴趣,不好意思的上前去问那对正忙着赶路的夫妇。

离云飞:“嗯…那个…大叔,我…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的…嗯…商洛,真的是美景一绝…吗?…”

那对赶路的夫妇看到面前这个男人,先是一惊,后细细看来可谓是一个美人呀!看他身着白衣,又是仙风侠骨之姿,心中不尽感叹,又因为他说话听起来极其害羞。让只对夫妇心生敬意。那男人到是先反应了过来说到:“少侠这是想去商洛?”。

离云飞:“嗯…听大叔您说商洛美景是…是一绝,所以我想去看看…”。

都说女人心思细腻,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那妇人一下就看出了离云飞的害羞,以及他的极其不善于人相处。

那妇人到:“少侠不要害羞嘛!我相公没有什么别的特长,就是对这什么什么地方出名呀,他最知道了”。

男人好奇到:“你怎么知道我没什么别的特长呀!再说了,那醉仙楼就跟咱家在一条街上,说书的天天说,我不记住都难呀!”。

“行行行,你有理行了吧!”

离云飞看见这对夫妻又吵了起来,心中无限的无奈与凄凉…只好鼓起勇气劝了劝架然后再问了一遍:“那个…大叔,大娘,和气生财…嗯…”。

这道真是难为离云飞了,本来就是因为不善与人jiāo流,又因为不会说话。二十一岁的他就被父亲赶出来历练了,又恰好因为他喜爱美景所以这才从门派里出来历练了。

那女人对离云飞说:“哎呀,让少侠见笑了,我们夫妻就是这么打打闹闹过来的”,转头又对男人说“快告诉少侠怎么走!”

男人埋怨的看了一下女人对离云飞说:“少侠呀,您一直往西南方向走就能到”。

离云飞:“谢谢您,告辞!”

说完,离云飞就向西南方向走去。

带他走远之后…

那妇人这时说:“哎~真是好看呀!简直比小姑娘还好看呀!”这次男人倒是没反驳她,勾起嘴唇笑了笑说,“这倒是,咱们公子这相貌连女人都比不上呀”!!!

渐行渐远,离云飞按照那对夫妇的指引又因为有武功再身,所以一路上又是走又是轻工的很快便到了商洛。

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离云飞看着商洛的美景,心中想到,那对夫妻真的没骗我呀!没想到初涉世事就遇到了一对诚实的夫妻。离云飞心中不仅感叹道。

其实那对夫妻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并没有做什么!这只是最基本的人情世故,可惜离云飞不懂。

来到了商洛。离云飞第一想到的就是赶紧找一个客栈,租一间客房住下。他在街道上走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间客栈。这时天已经半接近huáng昏。离云飞进到客栈里面。他走到了掌柜的面前。对掌柜的说道。:“给我一间客房。”掌柜的道:“好嘞客官,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开房。”离云飞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递给了掌柜的。拿到客房钥匙之后,离云飞便吩咐道小二:“给我准备洗澡的热水,还有在准备一些吃食。谢谢。”小二便去准备热水和吃食了。这时天色已经huáng昏了。离云飞心想。初到这商洛之地。我还需要赶紧熟悉一下这周边的环境!想到这里,小二已经把吃食端了上来。离云飞看着桌上的饭菜,吃了一点之后便出了客栈,赶紧去了解一下周边的环境。他走在比较昏暗的大街上。他就这样一直往前走着。一身白衣,仙风道骨。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摆,他先是一惊,而后突然反应过来。急忙去拔出身后的那柄剑。雪亮的剑锋出鞘之后,便抵在了抓住他衣摆的人的脖子之上,出于门派中的教导以及本能反应。这一套动作做下来行云流水。却不知抓住他衣摆的小孩子吓的是浑身哆嗦。等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只是对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拔出了剑。他赶紧把剑收回剑鞘中,他蹲下身来。看着那个衣衫褴褛的孩子,这个孩子很瘦很小。但是眼睛确是很亮的。那小孩子漆黑的眸子,在黑夜中看向他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光亮。红笺门少主自小便心怀济世之心。看见这个孩子如此的可怜,心中便不住伤神,他便去问小孩叫什么,这倒也是难为他了。自小便不善于人jiāo流。就更不知道与孩子怎样jiāo流了,况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如此胆小的孩子,实在无奈,他便直接问到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