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林夜雪

<上林夜雪>作者:芳菲袭予

文案

纵观大熙朝,皇帝是草包,忠贤是愤青,武将是脑残,文韬武略的想谋反。

穆昀祈:“邵卿,你一天到晚满脑子谋反bī宫的,不累么?”

某人嘴角轻勾:“回陛下,习惯了就好。”

郭偕:“看看,我就说邵景珩野心昭彰,理应当诛!”

荀渺:“阿偕说得都对。”

本文双CP,如怕站错,请预习下文小剧场。

荀渺:“朝堂险恶,等我把外债还清,再攒够娶妻生子的钱,就辞官回乡卖红薯。”

郭偕:“你说什么?”

荀渺:“我……”

第二日。

穆昀祈:“荀卿,你走路为何这般怪?”

荀渺扶腰站直:“回陛下,臣昨夜不留意被狗咬了……看陛下脸色,也未歇好?”

穆昀祈低头玩着手指:“朕昨夜被……也被狗咬了……”

题外话:作者奇葩,风格自成。原装古耽,前期搞搞笑,中期谋谋反,后期打打怪,恋爱总在谈。两斤咖啡拌大蒜,一本正经吃得香。坑品保证,愿者自入,接受拍砖。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见文案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没有野心的权臣不是好jian佞

立意:自己体会

第一章

一缕晨光由窗隙she入,照在冷却的炭盆上。

四处透风的屋内闪出一条人影,紧走上前关紧窗牖——chūn寒料峭,哪怕只是一丝晨风,拂过周身也令人难忍战栗,尤其是,宿醉乍醒,一丝|未挂时。

重重一叹,郭偕坐回墙角抚着作痛的额角,不多时,忽听窗外一阵轻微的踢踏声,有人?一跃而起推窗四顾,可惜与方才一样,目可及处空空dàngdàng,连条鬼影都不见,莫说人了。然而天色,却是越来越亮。

炭早已燃尽,屋中越来越冷,周边却无一户人家,借件蔽体之衣也成奢望。要回去,须出门沿屋后河堤走上百来丈,过桥不远便到朱雀门。这一路,受尽风寒霜冻不说,朱雀门乃人来人往之闹市,这光天化日,如何能赤身前往?

迎面风来,chuī得郭偕愈发绝望,哆嗦着闭户转身,目光落在那个清冷的炭盆上,略一思索,又看向墙角的两捆稻草,顿时眼前一亮。一番拾掇后,拎着炭盆出了门。

时辰尚早,加之地处偏僻,一路沿河堤走,直至上桥,未见人迹。过桥之后,前路开阔,自便有了行人,好在皆着急赶路,无暇留意道边草木丛中那个一闪而过如鬼魅的身影。

一路躲躲闪闪,终是趁人不备钻进一辆运柴火的牛车中,在吱嘎声中行了颇长一段路,待到车停稳,人声暂去,才由柴火堆中爬出,发觉身处一处小巷。

牛车正对一户人家后门,此刻门半开,乍一眼竟见几条舞动身影,惊得郭偕急忙缩头,紧贴墙根不敢出气。然而半晌过去,却不闻门内动静,再回想那影子,似乎轻飘了些。探头再瞧,果不其然——是晾在杆上的几件衣物而已。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快步进到院中直奔衣绳而去。衣裳沾手仍湿,然也顾不得那许多,扯下条长裤便往腿上套,仓促间听身后一声轻呼,回头眼前一抹红绿闪过,但知是个人影,郭偕一惊,惶急欲走,熟料迈步竟就直直栽倒——该死,两腿套一个裤管了!

布匹的碎裂声夹杂着女子的惊呼声、狗吠声,随即闻一男声怒叱:“蟊贼,光天化日竟敢入院偷盗!”

郭偕脑中嗡嗡作响,一颗心似要自喉中跳出。用力蹬掉挂在腿上的碎布,跃起逃走。

在小巷中胡乱穿梭,不知多时,狗声终远。停下喘口气,耳中充溢喧哗声,看看前方的拐角,想出去就是闹市了,一时蹙眉。

前去有人,后退有狗,怎好?

片晌踌躇,身后狗声复起,伴着隐约的人声。郭偕一咬牙,低头理好腰间的草裙,再将炭盆顶上头遮住脸面,快步拐过墙角……

方过卯正,初起的朝暾尚不足以驱散绕城弥动的那层薄薄青雾。朱雀门外已是车马络绎,人流如织。

城门口吴家肉饼店灶间,吴老汉暂停手中活计,chuī灭案头烛火后,推开临街窗牖,没想下一刻便听“咚”一声,老汉一惊,忙探头查看,这一瞧却将他吓出一身冷汗:窗下竟坐一人,且还——一丝|未挂!

自是郭偕。

头晕眼花,郭偕一时回不过神:原是小心贴着沿街房屋的墙根前行,好在路熟,只看脚下,也还无碍。谁料这老汉忽而开窗,教他一头撞上,顿时人仰盆翻。

老汉忧心他伤着,问了句。听到人声,郭偕一震,如梦初醒般抓过炭盆复顶上头,起身疾走,留下窗内的老汉独自愣怔。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