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坠马【CP完结】

鲜衣坠马

陆明秋

一个残废侯爷世子和一条忠犬的故事

第01章

顾剡被老仆引进门时,诸葛犀正半躺在他那破落的院子里头,去瞧那一地的残雪。 “公子,这是家主派来服侍你的。”老仆直着腰板说。

诸葛犀淡淡应了一声,听不出喜怒,便没了下文。

老仆嘱咐了顾剡一句“好生伺候”,脚下生风地走了。

见这玉砌似的少爷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顾剡大着胆子叫了一声“小公子”。

“哦。”诸葛犀被阳光晃了眼,徐徐闭目,捏了捏鼻梁,“你叫什么?”

“随您喜欢便是。”

“广成?就叫广成罢。”

“是。”

顾剡弓身站了半晌,什么也没等到。诸葛犀好似睡着了一般,没有了声息,眼睛却是睁着的。

没有诘问,没有刁难,昔日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诸葛公子,就这么静静地卧在一株枯了的海棠下头。

诸葛犀想来也不过二十三、四的年纪,再年轻的皮相,也包裹不住里边那颗老死的心。

他连头发丝都散发着油尽灯枯的味道。

老仆的唏嘘又浮上顾剡耳畔:“好好一个世子,活生生把自己折腾没了。”

人生无常啊。

顾剡忍不住出声道:“外边凉,我扶公子进屋罢。”

诸葛犀看倦残雪,允了。但他不肯让顾剡扶,非要自己下地,走得踉踉跄跄的,颇为滑稽。

据说是那时马受了惊,猝不及防把他掀翻在地,自此双腿便落下残疾。

名医使足了看家本领,才不至于瘸得太难看,好歹保全了肢体,但多走几步便熬不住了。

不过沦落到这般田地的诸葛公子,要两条好的腿,也没什么用处。

最后还是顾剡把他拦腰抱回榻上的。

“让你见笑了。”诸葛犀嘴上这么说着,面上却无甚羞赧尴尬之情,想来已成习惯,随口客套。

顾剡被刺得苦笑。诸葛犀从头到尾没问他来路。聪慧如斯,难道真会相信是定国侯诸葛宏毅大发慈悲,突然感念起这个孽子来了么?

或许他早已经猜透了罢。

第02章

两个人隔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窗户纸,不尴不尬地过起了平淡如水的生活。

诸葛犀“广成”“广成”地使唤得自然,好似顾剡打一开始就在这里陪他。

诸葛犀喜用下棋打发时间,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顾剡陪他。更多,是他对着前朝诸葛孔明的画像对棋。

通过棋局,可轻易看破一个人。

诸葛犀是真废了,庸常不过的布局,棋势锋芒尽失,哪里还有彼时“游龙”之神采?

顾剡失望之余,看者这样落魄的诸葛犀,也禁不住扼腕。

这日,棋下得晚了,顾剡挑灯去看他的困局,实在不忍心点破。

“公子, 当局者迷呀。 "诸葛犀的身子耐不了熬,无奈之下,顾剡只得隐晦地提点。

诸葛犀眨眨眼,猛然拍手顿悟。刚要去破局,却不慎打翻了棋盘。

落子一地,他脸上的欢喜凝固。转而又褪回油盐不进的漠然,垂下来的眼脸愣是藏住了所有情绪。

顾剡顾不上捡棋,慌忙去抱他。

“我连旁观者都做不得。"诸葛犀任顾郯抱起,抬手指向对面的诸葛军师,却不知是对谁说:“别这样看我。”

画上的诸葛亮仍摇着鹅毛扇,笑得诡巧。

“别看我!别看我……”

诸葛犀剧烈地喘息,顾剡好容易才把他弄上chuáng,喂了水顺气。

顾剡替他掖好被子,假装没看到他颊边的泪痕。

诸葛犀扯住顾剡,欲言又止。

“怎么了?”

诸葛犀收回手,别过脸去:“明天儿把那张画揭了罢,怪碍眼的。”

等他睡下,顾剡依言去揭。倒没敢真扔了,最后压在自己的chuáng板下面。

翌日,诸葛犀又嫌那光秀秀的墙丑,唤顾剡取了笔墨画纸。

先前的神机军师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诸葛犀仍有泼墨点星的本事,却抵不过chūn寒料峭、暗cháo汹涌,结果也只能是这样了。

顾剡侍立在侧,偷眼去看他。

只见诸葛犀略一沉吟,低头运笔,一气呵成。末了却抬头掠了一眼顾剡,轻轻“啧”了一声。

平心而论,顾剡模样周正,还带点英俊的意思。但同天生一副绝好皮相的诸葛小公子相比,想来后者大抵是看不上眼的。

是了,他画的是顾剡。

一行小舟顺水去,两处江湖浮月来。

舟上只有顾剡独酌。

“你呢?”

诸葛犀先是似笑非笑地瞧他,尔后竟真漾出了一个笑来,两个浅浅的梨涡便浮现了。

他含笑低头,复又提笔,寥寥几画添了只白雀在顾剡肩头。

白衣胜雪的诸葛犀,困囿于庙堂的诸葛犀。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