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皇》作者:一梨

正文

景德十三年,我家长姐及笄礼办得十分热闹,也是那日,长姐被当今圣上指婚给太子,一时双喜临门,府里无人不欢欣,好不风光。

我那时不过十一岁,跟着武师父学了一点儿功夫,翻墙揭瓦,溜jī逗狗,闯祸惹事十分出挑,我家父亲大人头疼得紧,可惜我作为家中幺女总是被偏疼些,他就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由着我闹腾,只要不闯出大祸来也就得过且过,对外巴不得别人永远不知道齐家还有我这棵歪苗。

我自认若不是父母这般溺爱,我这棵本就不直楞的苗儿也不至于一年比一年长得歪,以至于十一岁的我完全rǔ没了齐府的家风,文不如我长姐,舞不如我二姐,会一些三脚猫的武艺,却不如我长兄和二哥的十分之一。纵使齐家上下一看到我脑仁子就疼,但我却活得十分欢快,因为他们脑仁子虽疼,但心里却更疼我,这是我打小便深谙的道理,自然活得有恃无恐。

然而世上万事终是讲善恶有报的,齐家未能尽到的管教之责,总有那么一日会有别人替天行道。

只是我没想到,那一日竟然来得猝不及防。

长姐的及笄礼,大家都忙着往来招呼,没法顾着我,趁着没人留意,我覆面熟门熟路地溜出了齐府,猫着腰爬上了京城的城墙。今日的月亮真是好不漂亮,我得意洋洋地坐在城墙之上,微微撩起面纱啃着从席上偷来的jī翅膀,「噗吐噗吐」地往城墙之下吐着细碎的jī骨头。

「何人擅自登墙!」

一道严肃而清朗的声音猛然从我背后响起,吓得我一个趔趄直要摔下城墙去。

一个苍劲有力的手猛然拉了一把我的后背,一下便把我掼倒在地上,我啃了一半的jī翅膀被甩出了老远。

别人好歹救了我一条小命,按理说我应当心存那么一星半点的感激之情,可惜我当时可是千恩万宠着长大的齐家三小姐,世上没有什么比得上我那半块jī翅膀要紧。

我覷着前面的衣角似是闪着银光的盔甲,心想不过是一守城的小卒,「腾」地一跃而起,「啪」地一声用了十足十的力气狠狠打了对方一巴掌。

对方显然是给我这一巴掌打得一愣,定定地一动不动地瞅着我,五个手指印刷地一下红通通地映在了他懵然无辜的脸上。

我也愣了一下,倒不是惊叹自己这一巴掌打得这般响亮,而是实实在在被眼前这张俊秀的脸蛋惊艳到了,一时被这丰神俊朗的脸迷了片刻的心神。

等到我在那双灿若星河的眼里看到了腾腾的怒火的时候,为时已晚。

那少年动起来真是迅如疾风,我转身想逃的时候背上已经狠狠挨了一掌,无奈只能顺力反击一掌,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我抬腿想踢向他那张俊脸,他抓着我的手腕猛一用力,我立马疼得全身一紧,但是腿上的力丝毫未松,迎风而上直冲他的脸而去,谁知他上身迅速后探便轻巧躲过了我那一脚,而我的手腕疼得好似马上就要被折断了。

「放开我!我可是右相的女儿!我姐姐可是当今太子妃!」

手上的力果然一松,我趁机甩脱,头也不回地往前逃去。

「你等着!我爹日后必会找你算账!」

我边跑边撂下狠话,转眼就溜下了城楼,气喘吁吁地看着身后,发现并未有人追着,才松下了那颗砰砰直跳的心。

我彼时只知道这一巴掌换来了背后阵阵的隐痛和红肿了一圈的手腕,却未料到这一巴掌还能彻底改变我这一生。

新建元年,我十五岁了,大雪飘了整整三日,整个京城白得刺眼,我以罪臣之女的身份入宫为婢,身上瑟瑟,心中也冷得抖个不停。我未曾想到入宫后自己竟然被封了才人,住在了永安宫,作为最低一级的妃嫔住在最偏僻的宫殿里。但这对于一个罪臣之女来说,已经算是莫大的恩典。我更未想到的是宫中所有妃嫔中,我竟是第一个侍寝的,那日的夜十分漫长,我待在自己的宫里等着我名义上的夫君。

我想,或许我可以争一争,即使我不知当今陛下为何封我为才人,即使我实在一无所有孤身一人,但我仍旧生出了一丝妄念,既然众多妃嫔中我得以第一个侍寝承恩,那我是不是还是有一丝希望,博得皇恩救我齐家于水火?

直到我看到一身玄色攒金龙袍的皇上踏入殿内,长身玉立,眼神活活像在逗弄一只可怜兮兮的丧家犬,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诮。

「朕倒要看看你那好父亲现下如何找朕算账呢?」

我愣愣地看着他,一时陷入迷茫。

他反而有一些恼怒。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