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作者:大蛇

文案

冷清桀骜受vs帝王傲娇攻

(这是《别爱我!我无情》的支线故事,是个谈恋爱的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我无法接受你的死亡!

我无法接受我的视而不见。

我无法接受余生只我一人!

我无法接受人间余你一人。

于是我们约定:蓬莱仙药,秦始皇陵。以剑为引,望见星河。心意未绝,必然相见。

星河是我赠与你的美景,指月是我赠与你的礼物,如果你记得你我之间的情意,我们必然能够再重逢,到时候,请拿着指月剑作为我们相认的凭证。

我愿意被困在时间里,只要时间里有你。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王赵政,聂慕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没有秦始皇得不到的人!

第1章

迎雀殿又迎来了一个明亮的早晨。

聂慕跪在大殿的正中央,殿门大开着,赤红的朝阳从殿檐那jīng致的尾巴上升起,把他的后背映的一片通红,但一切仍然是冰冷的,远处的热度还没有传过来,聂慕整个人也看起来冷冷的。

红光所能及之处,是一个jīng致的小案,上面堆满了竹简,一个年轻的男人端坐在案后,却没有看竹简,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在聂慕身上,周围没掌灯,看不清他的面容,整个大殿除了他们便没有别人。

只有早起的雀在窗沿外蹦跳,本来是对着太阳唱歌,好奇地从窗沿探出头来窥探殿内,也不做声了。

半晌,直到门口来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太监露头敲了敲门,才听到年轻男人冷冷地说:“滚下去,领三十板子。”

他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并不低沉,很符合他的年龄,虽然平常刻意压着,此刻因为发怒,听起来有些清朗。

像玉盘上落下的玉珠……慕聂脑海里想起这句话,声音像玉珠滚落显然是有点前言不搭后语地不着边际了,他喝了一坛酒,又冒着冷风被抓过来跪到天亮,跪了也有两个时辰了,可面前这位在这里坐了一夜,禁卫军去花楼里抓他们的时候就说,王今天不知怎么就问起迎雀殿值守私下轮换的事,后来肖统领说去喝花酒了,王震怒,说是要彻查。

来抓人的显然也有些迷惑,王为这点事震怒显然是有点令人意外的,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郎们都很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这些人又都是王的心腹,以往有这种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领头的狠狠地拍了拍聂慕的脸,企图把他拍醒。

“大难临头了!”

聂慕缓缓地掀起眼皮看他,此时他头脑里浑浑噩噩的,脸颊有些红晕,头发也被姑娘们亲的有些散乱,姑娘们早就已经被推搡着赶下楼去,聂慕的眼珠缓缓地转了半圈,望向领头的,这么看过去,还真的挺漂亮。

聂慕平时冷漠孤僻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可大家却少为难他,反而对他好,到底是因为他生得好看。

领事的又狠狠地拍了他另一边脸,“把他们几个给我拖回去。”一副担忧的神色,重重地叹了口气“大难临头了!”

去喝酒的一共有十一个,要了姑娘的有七个,聂慕酒量差,平日也并不与这些人jiāo流,只闷闷喝酒,一坛酒下去就睡了。

若要追查这个,也轮不到他,至于今夜擅自换岗的也不是他,明天才是他值守,可被拖去迎雀殿罚跪的只有聂慕,他到的时候,一路上被冷风chuī了个透,酒醒了大半,一进殿酒气又上来了,又冷又热把脸熏得发红。

那时候,赵政已经坐着了。

为了这件事,赵政一夜没睡?聂慕脑袋里全是乱麻,浑身上下有一种无力的僵硬,木木地跪着,想不出头绪,毕竟赵政此人本来就极其难以用常理揣度,如此一想,就合理了……

赵政冷冷地审视聂慕的一头乱发和晕红的脸,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眼睛都想的冒出火光来,虽然旁人看不出来赵政是什么情绪,但伺候了他十几年的林公公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是龙颜震怒了啊!

聂慕仍垂着头,木木地跪着,许是喝了酒,连“卑职有罪”都忘记了审辨。

几个不懂事的宫人许是没见过这个情况,对聂慕有些好奇,打量起他来,被赵政冰冷的目光扫得垂头站好。

“全部退下。”

林公公松了口气,像是领了一百万俩一样藏着掖着高兴,迅速领着人小步快走退了出去。

殿里就只剩聂慕和赵政,迎雀殿不大,此时点了两盏灯,门敞开着窗户却关的严,任外面狂风怒号也灌不进来,何况这点风遇到有赵政坐阵的地方都要绕着走,聂慕觉得很暖和,也越发困顿了。

上一篇:单刷道长苦逼攻略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